西霞口船厂管辖权胜诉案简评(下)

发布时间:2012-12-21 09:18:40  来源:航运界     专家:郑睿 访问个人主页

编者注:西霞口船厂管辖权胜诉案简评(上)请点击:http://www.ship.sh/column_article.php?id=33

案件的启示
    西霞口船厂赢得管辖权纠纷自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这仅仅是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程序法纠纷尘埃落定而实体法纠纷还有待进一步争论。所以,西霞口船厂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要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仍旧不可松懈。笔者在希望西霞口船厂最终赢得官司的同时,想就本案中媒体的态度和案件报道的写法说一点额外的话,谈一谈案件带给我们的启示。
很多媒体在报道案件的过程中都提到,“据了解,目前我国涉外纠纷基本上都是到国外仲裁机构接受仲裁,由于对国际仲裁规则不熟悉,往往处于被动地位,‘胜诉的几乎为零’”。这样的说法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认为国外仲裁一定会对中国当事人不利。笔者对这种说法提出以下两点质疑:第一,对国外仲裁规则不熟悉并不能构成中国当事人惧怕并逃避国外仲裁的理由。对国外仲裁规则现在不熟悉不代表永远不要去熟悉。航运业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国际性行业,固步自封闭门造车是一定不会有出路的。中国造船企业和其他航运企业要想在国际上立足,就一定要对包括仲裁规则在内的国际通行规则了解、熟悉并合理运用。试问,规则都不懂,怎能玩好游戏?第二,中国造船企业在国际仲裁中处于被动地位的原因不仅仅是不熟悉程序规则,很多企业在履行合约的过程中,甚至是在订立合约的过程中,就出现了种种问题,导致败诉成为必然。这些问题,有的是由于中国企业自己不遵守合同约定,肆意妄为导致,有的则是由于中国企业不熟悉合同法规则,在订约和履约的过程中不慎落入了对方的陷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话语权的思考
    此外,媒体几乎都提到:“造船规则一直由国外把持,我国缺乏话语权,缺乏一个运用法律公正解决争议的平台。”上述说法似乎会让人觉得外国法律就是不公正的,中国企业一出门就会遭受不公正待遇,而这种说法显然有失偏颇。伦敦海事仲裁享誉世界上百年,绝非浪得虚名。伦敦的海事仲裁员也不只是某些报道所言的一群退休的对法律理解有余而对航运技术问题理解不足法官。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个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如果中国企业能够理解并运用外国法律保护自身权益,据理力争,这何尝不可为之?用对方的规则击败对方,岂不是一件更有成就感的事?

    说到话语权问题,2011年中国造船业的一件大事就是标准造船合同“上海格式”发布。一定程度上,“上海格式”有助于提升中国在国际造船市场上的话语权,但是中国企业切不可盲目乐观。首先,世界各国的相关机构发布的标准航运格式合同不胜枚举,但是很多都处在“睡美人”的状态,从未被唤醒过,“上海格式”是否会成为又一个“睡美人”,还有待市场的检验。其次,对方当事人是否愿意使用“上海格式”,不仅仅取决于中方的谈判力量,而且还取决于对方当事人是否对”上海格式“规定的争议解决机制运作具有足够信心。中国的海事仲裁机构和海事法院,在得到国外当事人尊重的道路上,正漫步前行,还需些许时日才能到达终点。最后,中方当事人选用“上海格式”并不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如果中方当事人对”上海格式“不加以学习理解,那么在出现纠纷之时,仍旧不能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要知道,选用“上海格式”并不代表出现纠纷,适用中国法而中国海事仲裁机构和海事法院具有管辖权时,他们就一定会偏向中方当事人。如果中国的海事仲裁机构和海事法院如此作为,那么他们只会在得到国外当事人尊重的道路上逆向而行,渐行渐远。

    代表中国企业处理过多起国际贸易纠纷案件的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蒲凌尘律师就曾分析道:“西方企业的经营理念是法律先行,先搞懂、搞通国际贸易的法律、法规,在法律的框架下制定商业模式,开展商业经营和竞争;而中国企业往往是商业为先,商业竞争先行,先制定商业战略和商业模式,一股脑儿开展经营和商业竞争,等出了问题、遇到麻烦后再临时抱佛脚,找法律‘救火’”。蒲律师强调,“中国企业要向西方企业学习,把竞争程序调过来,用法律武装头脑,才能防患于未然。” 以国际反倾销诉讼为例,中国企业在早些年的美国或欧盟反倾销诉讼中经常落败,理由不仅仅是对反倾销规则的不熟悉,很多企业甚至连抗辩的勇气都没有。结果就是被美国或欧盟苛以巨额反倾销税,企业也因此一蹶不振。但是,入世十年,现在的境况已然好转很多。很多企业认真学习了WTO的反倾销规则和争议解决机制,建立了相机制,积极应诉。在国际上不断赢得反倾销诉讼,保护了企业和中国的对外贸易形象。笔者认为,这种态度值得中国造船企业和其他航运企业积极学习并实践:涉外纠纷并不是一个泥潭,就算是,如果准备充分,有理有据,有信心有勇气,也会坚强地从其中爬出来。

    杨良宜先生将国内外合同法和仲裁法称为“软科学 ”,并认为,中国船厂一天不掌握软科学,中国造船业就无法成为千秋基业。中方当事人能否签订一份对自己有利的合同,关键还是取决于他如何理解和运用“软科学”。虽然现在造船业整体形势不好,但是,“知识本身不会因为市场而有所改变的”。笔者对杨先生的上述论断表示无条件的赞成,并衷心希望中国造船企业和其他航运企业能够充分践行。

(感谢华诚律师事务所的张宇霞律师,中国船东互保协会的李易先生,上海市仲裁委员会的浦臻浩先生就本文的文法和观点提供的若干意见。不过,本文的所有错误自然应由笔者一人承担)


航运界网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