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企业的“回岸”计划及其对航运业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8-10-24 14:11:11  来源:航运界     专家:徐剑华 访问个人主页

白的《蜀道难》云:锦城虽云乐 不如早还家。佛家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然而,对美国制造业界的某些企业来说,现在更合适的也许是“越洋有期,回头是岸”。
 
跟踪就业岗位变化状况
 
近几年来,“回岸”(reshoring,即制造业回归)成了美国企业界的热门词。以“回岸”为卖点的机构层出不穷,比如“回岸倡议”(Reshoring Initiative)、“回岸协会”(Reshoring Institute)等等。
 
美国政府在税收和监管方面的削减促进了回岸潮流,但不断上升的关税可能会降低美国制造业的吸引力。
 
现在说美国提高关税对制造商决定生产地点的影响有多大还为时过早,但近年来,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的回岸以及在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出现了增长。
 
一个名为“回岸倡议”(Reshoring Initiative)的研究机构说,自2010年以来,通过回岸或外国直接投资将57.6万个工作机会从离岸市场转移到美国。其中包括2017年的17.1万份,该机构说,与2016年的名单相比,2017年的数字增加了52%。
 
 
在考虑回岸时,应该把FDI的就业效果也包括在内,因为这两者之间唯一的区别在于母公司是在美国还是在其他地方。如果通用汽车开始把原来在中国生产的引擎或车壳搬迁到美国制造,那就是“回岸”;如果丰田汽车开始把原来在其他国家生产的汽车搬迁到美国制造,那就是FDI。所以基本上在这两种情况下公司都给美国带来了制造业的工作机会。
 
近几年来,美国就业岗位的大幅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对美国竞争力增强的预期,因为预计2016年大选后将削减企业税和放松监管。早几年,就新增就业总量而言,FDI继续超过回岸,但自2015年以来,回岸填补了大部分缺口。
 
“回岸倡议”的总裁哈里·莫泽(Harry Moser)在2009年创立了该公司,因为他对将制造业重新带回美国产生了兴趣。“回岸倡议”跟踪企业的新设施和新投资。
 
回岸现象
 
美国加征关税可能会导致更多的制造业在美国建厂。对于一个小国来说,提高关税可能会毁掉经济。然而价值以万亿美元计的美国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因此,当关税提高使进口商品变得更加昂贵时,企业的自然反应是在这里生产那些过去常常进口的东西。据估计,美国人的消费品中,大约77%依赖于进口。
 
当然,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相反的方向。比如,哈雷·戴维森公司(Harley-Davidson)今年6月宣布,计划将部分生产转移至欧洲,以避免欧盟征收关税。
 
另一个组织“回岸协会”(Reshoring Institute)的执行董事罗斯玛丽•科茨引用了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在2015年对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该公司发现,17%的公司积极回岸,37%的公司计划或考虑回岸。
 
是什么因素促使公司在美国生产?“回岸倡议”表示,大约60%的公司决定通过比较海外制造商的工厂或仓库的工资水平或商品价格,选择离岸。“回岸倡议”认为,回岸趋势之所以强劲,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企业逐渐熟悉了此前忽视的一系列因素(成本和风险)。了解其他公司提出的回岸原因有助于公司确定这些原因是否也适用于它们。
 
“回岸协会”的科茨说:“我们不希望在美国生产23美分每小时的T恤,因为这样覆盖不了基本生活工资,我们将不得不用福利来补充人们的收入。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先进的制造业。这是一种需要技能的制造业,包括自动化和技术的进步。这是我们在制造业中从未见过的。我总是说,‘这不是你祖父的制造。我们不会再回到1950年那种把钉子钉进洞里之类的事情。我们真正想要的是能够操作机器人、能够处理物联网(IOT)或能够理解复杂机床工作原理的人。”
 
科茨和莫泽都表示,企业希望在更短的周期内拥有更灵敏的供应链,这是企业回岸的主要动力。
 
外商直接投资更在意政府激励措施的力度和劳动力的熟练程度。回岸企业和外商直接投资企业在迁移过程中付出的成本是不同的。由于回岸几乎都是来自低工资国家,所以回岸企业必须自己弥补国内较高的小时人工成本。而大多数外商直接投资主要来自其他发达国家的企业,所以“美国制造”的销售理由就不那么有力了。
 
回岸对航运业的影响
 
专门向航运业提供贷款的丹麦船舶融资公司(Danish Ship Finance)表示,回岸或近外包(near-shoring)可能以不同方式影响集装箱航运业的各个领域。
 
今年5月版的《航运市场评论》(Shipping Market Review)指出:“机器人和3 D打印技术减少劳动力在生产过程中的作用,使生产更接近市场,缩短供应链,减少集装箱运输,这可能对船公司长距离运输货物产生负面影响。但是另一方面,更多的区域化生产可能会增强短距离海运,并支撑对支线船舶的需求。”
 
加州圣何塞市(San Jose)专业从事电子制造的代工制造商Piranha EMS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沃卡普质疑当今关于生产地点的决策在多大程度上与贸易和税收政策有关。沃卡普相信人们已经习惯了把制造基地设在海外。他质疑一些公司是否真的知道他们产品的实际到达成本。他认为一些会计系统没有正确地认识到这些成本。
 
《供应链管理评论》(Supply Chain Management Review) 2009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质疑:“离岸外包仍然有意义吗?”它认为人们感受到低成本国家的生产价格比在岸生产产品的价格低25%至40%。但是它得出的结论是:“人们认为离岸外包的优势可能从未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显著。”
 
这篇论文说:“当考虑到采用稳健的总成本模型计算离岸外包的‘全成本’时,实际成本优势可能从来都不会超过15%。对于某些产品而言,甚至只有5%。”
 
沃卡普说,美国“仍然是世界上生产产品最有效、最高效的地方之一。中国大陆制造商把劳动力当作一种资源,并把制造业分解成许多小步骤。”
 
自由贸易区是回岸企业合法的“避税天堂”
 
美国国家外贸协会(NAFTZ)主席艾力克·奥特表示,虽然该组织没有专门追踪回岸数据,但在某些行业已经出现了回岸趋势,而自贸区对那些考虑回岸业务的人来说,可能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工具。
 
他说:“与美国以外地区的制造业相比,在某些情况下,自贸区项目的关税优惠大大降低了美国区内制造业的成本。如果出口是制造业的一部分,那么如果你从自贸区出口,就可以享受额外的关税优惠。”
 
自贸区是回岸、制造业或整个贸易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为外资企业建立设施,像日本和德国的汽车制造商一样,他们也在进行外国直接投资。许多进入自贸区的材料实际上是在美国生产的,并在制造过程中与进口材料结合在一起。
 
美国对外贸易区委员会(U.S. Foreign Trade Zones Board)编制了一份年度报告,对自贸区内的仓库分销和生产活动进行了统计审查。它根据输入的货物是外国的还是国内的,列出了进入该区域的货物的价值。委员会注意到,国内商品既包括国内原产商品,也包括在进入自贸区前已缴纳关税的外国原产商品。
 
奥特说,特朗普让关税事情变得复杂。特别是在钢铁和铝等投入量大的行业,关税确实提高了美国制造业的成本,也包括自贸区内。这是因为钢铁和铝在3月份征收的第232条关税(分别为25%和10%)中仍然适用于进入自贸区的货物。
 
奥特表示,如果出口,企业可以免除关税或要求退税,但是区域不能提供各种关税的安全港,包括第232条关税。
 
例如,在自贸区的制造商之一宝马汽车,为了保护中国大陆市场,它可能不得不将部分生产从南卡罗来纳州转移至中国大陆,以避免美国对钢铁和铝征收关税,以及中国大陆对美国出口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
 
这里有一个例子可以诠释特朗普发起关税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假设一个301关税纳税对象的产品是在自贸区中生产的。该产品可能有30个部件,一些在美国制造,一些在国外制造。但当该产品离开自贸区进入美国市场时,制造商需要填写一份输入文件,列出最高价值输入的原产国。
 
令企业担忧的是,这可能意味着某种产品仅仅因为最高价值的输入部件碰巧来自中国大陆,即使它不是301关税纳税对象,或者只是自贸区最终产品价值的一小部分,这件产品必须缴纳301条款关税。 
 
奥特说:“我们正在努力纠正这种情况。我们认为国会或其他任何人都不会打算对美国制造的产品征收关税。”
 
注:
1.本文作者徐剑华创建并管理微信公众号“阿法牛AlphaBull”,敬请关注。
2.本文为航运界网独家专栏稿件,转载请事先经过原作者和航运界网的共同授权,缺一不可,否则视为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