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鲅鱼圈到广州,扒一扒“北材南运”背后的数据秘密

发布时间:2018-09-27 09:25:11  来源:航运界     专家:亿海蓝

每到四季度,“北材南运”这个话题就会在“黑色圈”引起广泛关注。尽管笔者 “登陆”互联网大数据行业已久,但毕竟在“黑色圈”还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因此总免不了被一群小伙伴们问:价格怎么样,市场怎么走,数据怎么样?
 
 
要回答这些问题,就要好好扒扒“北材南运”这点事儿了。
 
遥想当年,笔者以分析师新手身份初入黑色圈内时,授业恩师反复强调的就是:“什么数据对应什么价格“的基本面分析。然而说是这么说,真的要实践起来,绝非易事。只要是做过市场分析的人就都能明白,获得有效数据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数据是贸易和物流的客观反映,对于每一个关注大宗商品的市场分析师来说,物流与海运都是一个无法绕开的关键环节。幸运的是,在笔者的职业生涯刚刚开始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数据神器: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国际海事组织主导全球推出,由岸基(基站)设施和船载设备共同组成,是一种新型的集网络技术、现代通讯技术、计算机技术、电子信息显示技术为一体的数字助航系统和设备。
 
借助这个神器,人们就能对全球的航运动向实时进行把控。当笔者在电脑上盯着船讯网上的一个个三角形的船舶图标时,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能对全球船舶进行实时监控不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监控大宗商品的流量么?船讯网能提供全球实时的船舶监控,如果又能满足市场上监控大宗商品的流动的需求,不就是创新应用么?
 

 
这样的想法如火山岩浆般在脑海里翻滚:曾经有那么多的数据不忍直视,用起来漏洞百出、造成无数的错误……如果这个想法可以实现,有了客观的、实时的数据来监控大宗商品的流量和流向,那么……
 
每一个梦想,都不应被耽搁。为了能用一种更可靠的方式去获取数据,笔者决定从传统分析领域抽身,毅然加入了互联网大数据圈。
 
……
 
四年磨一剑,在一众程序员无数夜以继日的辛苦和奉献之下,这个想法终于从梦想照进了现实:亿海蓝,这家致力于海上船舶、海运货物的数据采集和挖掘的大数据公司已初具规模。
 
让我们再度把话题回到“北材南运”。受季节性因素影响,我国北方钢厂资源自港口通过海运或陆运向南发运,称之为“北材南下”。海运由于运量大、成本低,在运量上占据绝大多数。从资源流动区域来看,主要分为:河北资源南下长/珠三角地区,东北资源南下上海、广州市场。其中东北资源南下总量最多,具有周期短、体量大的特点,对于冬季南方市场影响最为明显。
 
在“北材南运”的过程中,鲅鱼圈是个关键的点。为什么呢?鲅鱼圈是辽宁省营口市的一个辖区,位于营口市南58公里。中国沿海著名港口营口港坐落于本区,是东北距离腹地最近、最便捷的出海通道。自1984年建区以来,鲅鱼圈成为东北地区经济及社会发展最快的地区,是营口市及辽东湾经济区对外开放的门户。
 
鲅鱼圈之于钢材,类似秦皇岛之于煤炭,是环渤海地区重要的资源输出港;其中,最为重要的输出钢材位置,笔者称之为“鲅鱼圈钢材产品码头”和“鞍钢钢材码头”。
 
“鲅鱼圈钢材码头”
“鞍钢钢材码头”
 
在弄清楚发货地后,现在让我们通过大数据将所有收货地的钢材码头进行匹配,来跟踪物流动向。通过亿海蓝,我们能够实时地监控钢材流向,并进行总量统计——关于“北材南运”的流量数据(笔者注:局部统计模型),就能轻松得到了。
 
珠江钢铁码头
 
需注意的是,这个模型中监控的“北材南运”的“南”系指福建、广东、广西等地34个港口的几十个码头泊位,“北材南运”的量就是按照上面阐释的原理得出的实际到达量。
 
为了显示观感强一些,笔者对上表中的数据做了适当平滑处理。于是,跨越近三年的“北材南运”状况就清晰地呈现出来了。
 
 
通过上述分析模型,我们还能够直观的了解到“南材北运”与南北价差的关系。本文所称的南北价差,取广州、北京两地20mmHRB400螺纹钢价差,以“北材南运”周度数据对比产生。上图显示,今年6月中,南北价差未完全拉开时,北材就南下了不少,在一定程度上也证实了今年南方消费能力强劲;至7月,南下货量有所减少,价差快速回升;八、九月份,随着南下货量再度增加,价差又出现下滑。那么,四季度的南北价差会不会被这“钢铁洪流”给“压死”?关注亿海蓝数据,或许能给您答案。
 
 
本文是亿海蓝在航运界网的专栏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亿海蓝是一家致力于海上船舶、海运货物的数据采集和挖掘的大数据公司,擅长将零散的动态数据沉淀、搜集、整理、建模后形成多维基础大数据模型,为铁矿石、原油、煤炭、天然气等大宗商品贸易商提供物流动态和行业情报。
 
作者简介:林书来,拥有多年物流、航运及金融企业从业经验,是国内少有的跨界航运、金融与互联网大数据行业的实践型专家;目前就职于亿海蓝,是公司航运大数据业务的开创人及主要负责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