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舶推定全损之认定

发布时间:2016-07-15 12:50:13  来源:航运界     专家:郑睿 访问个人主页

船舶推定全损之认定
——1906年海上保险法》第60条第2ii项和第62条第3款解读
 
与实际全损不同,推定全损(Constructive Total Loss)是保险标的在法律上被视为全损。除《1906年海上保险法》(以下简称MIA1906)第62条第7款和第8款规定的情况之外,被保险人必须依据法律的规定向保险人提交委付通知(Notice of Abandonment)后,才能以保险标的全损为由提出索赔。如果委付通知提交不合法,被保险人只能向保险人索赔部分损失。
根据MIA1906第62条第3款的规定,被保险人必须在收到可靠的保险标的损失信息后,合理而谨慎地尽快提交委付通知。如果被保险人对信息存疑,或者信息内容并不能明确他是否一定可以委付,他有权在合理时间内进行查询,或等待有关损失性质和程度的进一步精确的消息。如果被保险人在收到了所有信息之后,而这些信息已足够让他做出选择,但是他却没有在合理时间内做出索赔推定全损的选择并提交委付通知,他可能会失去索赔推定全损的权利。被保险人也不能在收到了信息之后,观望市场之变化,看委付是否对其有利。

在2016年7月1日英国高等法院判决的The Renos [2016] EWHC 1580 (Comm)案中,Knowles法官就对上述法律条文在具体情况中的适用进行了分析。
 
2012年8月23日,船舶在埃及红海海岸停靠时,机舱发生火灾,船舶受损严重。事故由保单承保的风险造成,保险人对此没有异议。被保险人于2013年2月1日向保险人提交了委付通知,并提出推定全损索赔。保险人主张,被保险人仅能向其索赔部分损失,因为从事故发生到委付通知的提交之间间隔了五个多月,被保险人没有按照MIA1906第62条第3款的规定及时提交委付通知。

保险人的主张没有得到法院支持。法院认为,事故的性质决定了被保险人需要时间才能获得可靠的损失信息。而且,在事故发生到委付通知提交这段期间内,被保险人还从不同的消息来源处接收了相冲突的修理费用估算数据。

2012年8月31日,在受损船舶抵达苏伊士运河后,Mr Moraitis,一位独立查勘人,同时也是一位海洋工程师,对船舶受损情况进行查勘。9月3日,查勘报告初步认定船舶构成推定全损。但是,报告也指出,查勘之时,机舱依旧烟雾弥漫、照明不足,所以,查勘人还需要更详细的检查才能最终确定推定全损是否成立。

同时,应保险人邀请,另外两位查勘人同时也分别对船舶受损情况进行了检查。两位查勘人的结论都是:船舶推定全损不能成立。

9月14日,船舶管理公司的技术主管也给出了自己的评估报告。该报告对于船舶受损情况的估计要高于船舶人邀请的查勘人的估计,但是低于Mr Moraitis的估计。

2012年10月24日,被保险人拟定完毕详细的船舶修理说明并提交给保险人,保险人根据说明再次对受损情况进行了评估,而保险人的查勘人在12月4日作出的评论仍然认定船舶推定全损不能成立。

从2012年12月底到2013年1月初,被保险人收到了船厂的多个修理报价。一些报价认为船舶推定全损有很大可能成立,但一些报价不这么认为。2013年1月21号,被保险人聘请了另外一位独立查勘人评估损失,该查勘人认为现有不同来源的数据间存在巨大分歧,并在1月25日给出了自己的评估报告。保险人此时已经拒绝对此报告进行进一步评论。最终,2月1日,被保险人正式向保险人提交了委付通知。
 
保险人主张,如果所有相关事实都是清楚的,被保险人不能仅仅因为存在波动的不同意见就迟延做出提交委付通知的选择。但是,法院没有支持保险人的上述主张。而且,法院还认为,在当前案件中,保险人的查勘人不断摆出与被保险人的查勘人相冲突的数据的做法,使得定损工作更加复杂和耗时。保险人还向被保险人提出过警告:如果被保险人选择了未经保险人同意的修理报价,被保险人将要承担负面的经济后果。总体上看,保险人的做法更像是要迫使被保险人接受按照部分损失索赔的结果。

法院强调,在考虑第62条第3款的适用时,关键是判断被保险人何时接收到了可靠的保险标的损失信息。在当前案件中,当不同来源的损失信息持续处于矛盾状态时,被保险人合理地尝试了解决这些矛盾;而且,当有冲突的调查结果持续时,他们及时提交了委付通知。
 
根据第60条第2款ii项,在船舶受损的情况下,如果修理船舶的费用超过了船舶修理之后的价值,船舶推定全损成立。这一类推定全损的认定关键之一是,修理费用如何估计,应该包含哪些内容?
在当前案件中,被保险人和保险人争议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委付通知提交之前产生的修理费用是否应当被计入推定全损的认定中。

当前案件的保险合同并入了1983年协会定期船舶保险条款(ITCH1983)。第19.2条规定:“基于保险船舶的恢复和/或修理费用的推定全损索赔不应得到赔偿,除非此费用会超过保险价值”。

法院认为,首先,从文义上看,不论是法律条文还是保险条款,都没有将修理费用限定为委付通知之后产生的费用。其次,MIA1906第62条第7款规定,如果被保险人在得到损失消息而向保险人提交委付通知时,保险人已经没有获得委付利益的可能,则委付通知无需提交。第62条第8款规定,保险人可以放弃接受委付通知的权利(waiver)。这意味着,被保险人主张保险标的成立推定全损并不必然与委付通知的提交相关联。第三,尽管第60条第2款ii项有一部分规定:“估计修理费用时……要将将来的救助费用和船舶如经修理船方应负担的共同海损分摊额计算在内”,但是该条款并没有排除并非将来产生的救助费用和共同海损分摊。

保险人主张,上述观点将会导致重复计算的问题。在损失发生之时和委付通知提交这段时间,被保险人可将部分费用计入推定全损的认定中,并且以该部分费用构成施救费用为由主张额外赔偿。法院回应认为,保险人的主张实际上混淆了两件性质不同的事情:推定全损的构成认定,是根据既定规则计算修理船舶的费用,而施救费用的索赔权利则源于保单其他条款的规定。

综上所述,法院认为,根据第60条第2ii项和ITCH198319.2条的规定,委付通知提交之前产生的修理费用也应当被计入推定全损的认定中。在当前案件中,船舶出险后的救助费用(包括双方提起救助仲裁确定救助报酬的合理法律费用)和被保险人雇佣拖轮的合理费用都属于广义上的法律允许的修理费用。
 
中国《海商法》第246条规定:船舶发生保险事故后,为避免发生实际全损所需支付的费用超过保险价值的,为推定全损。第249条第1句规定:保险标的发生推定全损,被保险人要求保险人按照全部损失赔偿的,应当向保险人委付保险标的。英国法院的上述判决,可以为中国法院解释《海商法》的上述条文提供比较法上的借鉴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