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航运界 > 航运专栏 > 正文

国际货物买卖合同违约损害赔偿:出口禁令、过错条款和补偿原则

发布时间:2015-07-06 09:01:35  来源:航运界     专家:郑睿 访问个人主页
 
国际货物买卖合同违约损害赔偿:出口禁令、过错条款和补偿原则
——英国最高法院Bunge SA v Nidera SA [2015] UKSC 43
 
违约损害赔偿,是合同法最核心的问题,也是最复杂、涉及争议最多的问题。在英国法下,违约损害赔偿的计算所坚守的原则为“补偿原则”(compensatory principle),即非违约方获得赔偿之后所处于的经济地位不能优于假定合同被正常履行之后他所能处于的地位。2014年,我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以补偿为名:英国合同法损害赔偿原则的新发展》(有兴趣的读者可百度检索找到文章阅读)。在这篇文章里,我对补偿原则的适用,尤其是2007年英国上议院判决的极富争议的案件The Golden Victory,进行了详尽解读。
 
The Golden Victory是一个定期租船合同下承租人毁约(wrongful repudiation)的案件。租船合同中有一个战争条款,赋予了合同任一当事人在某些特定国家和地区之间爆发战争或武装冲突时解除合同的权利。2001年12月承租人毁约时,定期租船合同还剩余约四年的履行期。在当时,一个消息灵通的理性人会认为美国和伊拉克之间可能爆发武装冲突。事实上,2003年3月,第二次海湾战争爆发。2004年10月,仲裁员在裁决书中认定船东在2003年3月之后就不再存在经济损失,因为即使合同被正常履行,它也会因战争爆发而在2003年3月被解除。英国高等法院、上诉法院和上议院都支持了仲裁员的裁决。The Golden Victory强调了补偿原则的指引地位(lodestar),在计算违约损害赔偿时,如果违约之后发生的事件会对计算产生影响,那么这种影响必须被加以考虑。
 
但是,我的文章里也提到,The Golden Victory案所强调的补偿原则是一个普通法原则,也就是说,该原则在合同双方当事人没有明确约定损害赔偿计算方法时将作为默示规则适用。而且,The Golden Victory确立的原则是否能够适用到一次性履行的货物买卖合同中,也是一个未知数。
 
2015年7月1号,英国最高法院就备受国际贸易商人和法律人关注的Bunge SA v Nidera SA [2015] UKSC 43一案做出了判决,就The Golden Victory确立的原则是否能够适用到一次性履行的货物买卖合同中进行了权威解答。而且,最高法院还对国际贸易中被广泛使用的谷物和饲料贸易协会(GAFTA)的标准格式买卖合同中的过错条款(Default Clause)是否能够排除违约损害赔偿的普通法计算规则的适用进行了分析。本文以下,就对这个案件的案情和最高法院的判决进行梳理和解读。
 
案情
2010年6月10日,卖方和买方签订了一个FOB国际货物买卖合同,标的物是25,000吨俄罗斯制粉小麦,装货港为俄罗斯的新罗西斯克港(Novorossiysk)。买卖合同适用谷物和饲料贸易协会的标准格式买卖合同GAFTA Form 49。合同约定的装运期为2010年8月23日至8月30日。
 
2010年8月5日,买方指定船舶前往装货港装货。同日,俄罗斯政府发布了一道贸易限制令:从2010年8月15日至2010年12月31日临时性禁止从俄罗斯出口若干农产品,其中就包括制粉小麦。2010年8月9日,货物卖方就出口限制令的适用情况向买方做出了通知,并同时宣称:根据GAFTA Form 49第13条的规定,卖方解除合同。8月11日,买方视卖方解除合同的行为为毁约行为(repudiation of the contract),随即接受毁约,提起仲裁,根据GAFTA Form 49第20条索赔损失:即货物合同价格与2010年8月11日货物市场价格的差额共3,062,500美元。
 
GAFTA Form 49所涉条款
(1) GAFTA Form 49第13条(禁令条款)规定如下:
“PROHIBITION - In the case of prohibition of export, blockade or hostilities or in case of any
 executive or legislative act done by or on behalf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country of origin
 of the goods, or of the country from which the goods are to be shipped, restricting export, 
whether partially or otherwise, any such restriction shall be deemed by both parties to apply 
to this contract and to the extent of such total or partial restriction to prevent fulfillment whether
 by shipment or by any other means whatsoever and to that extent this contract or any unfulfilled
 portion thereof shall be cancelled. Sellers shall advise Buyers without delay with the reasons
 therefore and, if required, Sellers must produce proof to justify the cancellation.”
 
(2) GAFTA Form 49第20条(过错条款)规定如下:
DEFAULT - In default of fulfilment of contract by either party, the following provisions shall apply:
(a) The party other than the defaulter shall, at their discretion have the right, after serving notice
 on the defaulter, to sell or purchase, as the case may be, against the defaulter, and such sale or 
purchase shall establish the default price.
(b) If either party be dissatisfied with such default price or if the right at (a) above is not exercised 
and damages cannot be mutually agreed, then the assessment of damages shall be settled by arbitration.
(c) The damages payable shall be based on, but not limited to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contract price
 and either the default price established under (a) above or upon the actual or estimated value of the
goods on the date of default established under (b) above.
(d) In all cases the damages shall, in addition, include any proven additional expenses which would directly
 and naturally result in the ordinary course of events from the defaulter's breach of contract, but shall in 
no case include loss of profit on any sub-contracts made by the party defaulted against or others unless the arbitrator(s) or board of appeal, 
having regard to special circumstances, shall in his/their sole and absolute discretion think fit.
(e) Damages, if any, shall be computed on the quantity called for, but if no such quantity has been 
declared then on the mean contract quantity and any option available to either party shall be deemed 
to have been exercised accordingly in favour of the mean contract quantity.”
 
诉讼经历
在将案件提交仲裁前,双方就损害赔偿的计算基础达成如下一致意见:(i)合同第20条适用于预期违约的情况(anticipatory repudiation);(ii)买方没有根据第20条(a)项的要求在卖方违约的情况下去市场上购买替代的货物;(iii)第20条(c)项中的违约日应该是买方接受卖方毁约行为的日期,即2010年8月11日;(iv)违约日当天货物的合同价格和市场价格的差价为3,062,500美元。
 
就买方违约损害赔偿的诉求,卖方提出的抗辩理由很简单:首先,当俄罗斯政府宣布出口禁令时,他们就有权根据第13条解除合同;其次,即使卖方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行使了解除权,买方也不能索赔损失,因为当合同约定的装运期届至时,装运无论如何都将因出口禁令而受限,买方不会有任何损失。
 
2011年11月1日,谷物和饲料贸易协会第一级仲裁庭(first-tier arbitration tribunal)发布裁决书,认为卖方确实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行使了合同解除权,该行为构成毁约,因为在8月底装运期到来之前,俄罗斯政府有可能撤销出口禁令。所以,卖方不能宣称当其行使合同解除权时货物装运必然会受到出口禁令的限制。但是,仲裁庭没有认同买方的3,062,500美元的损害赔偿请求。因为,事实上,装运期届至时,出口禁令并没有撤销,届时,合同无论如何都将被解除,买方并不会遭受任何损失。
 
买方根据谷物和饲料贸易协会仲裁规则提出上诉。2012年6月22日,谷物和饲料贸易协会上诉仲裁庭(GAFTA Appeal Board)做出裁决,在认为卖方行为构成毁约的前提下,还认为买方有权获得3,062,500美元的违约损害赔偿。上诉仲裁庭的主要理由是:第一,普通法下根据The Golden Victory一案的判决,在计算违约损害赔偿时,要考虑违约后续事件带来的影响。但是,该规则是否能够适用到一次性履行(one-off trade)的货物买卖合同的情况还存在疑问;第二,当前案件中,普通法规则并没有适用空间,因为违约损害赔偿应当完全由合同第20条进行规范,而第20条(c)项已经就损害赔偿的计算提供了一个便捷的公式。按照第20条计算损害赔偿,买方应当获得3,062,500美元。
 
2012年10月10日,英国高等法院根据英国《1996年仲裁法》第69条,允许卖方就四个事项提出上诉,其中最主要的两个(也是最终上诉到英国最高法院的待决事项)是:第一,The Golden Victory一案确立的补偿原则是否适用于一次性履行的买卖合同?第二,GAFTA Form 49第20条是否排除了普通法违约损害赔偿计算规则的适用?
 
英国高等法院和上诉法院双双驳回了卖方的上诉请求,案件最终来到英国最高法院。卖方咸鱼翻身。英国最高法院五位勋爵一致推翻了上诉仲裁庭的裁决、高等法院和上诉法院的判决,支持了第一级仲裁庭的裁决,判决买方没有遭受实际损失,只能获得5美元的名义损失赔偿(nominal damages)。Lord Sumption主笔了最高法院的判决,Lord Toulson撰写了协同意见。Lord Neuberger,Lord Mance和Lord Clarke对上述两位勋爵的意见均表示赞同。(这个合议庭的阵容,应该是英国最高法院最强的商事案件审判阵容了)
 
最高法院的判决
1. The Golden Victory在一次性履行的买卖合同中的适用
首先,Lord Sumption就普通法下违约损害赔偿的计算规则进行了阐述,这就是著名的补偿原则:违约方支付的金钱赔偿,要能够使得非违约方尽可能被回复到假定合同被正常适当履行之后他所能处于的经济地位。在货物买卖合同案件中,如果货物有现成市场(available market),那么通过比较货物的合同价格和现成市场上以相同条件购买/出卖货物的价格(一个抽象的、观念上的替代买卖合同notional substitute contract),就可以计算出货物买卖合同的非违约方能够获得的违约损害赔偿的数额。但是,以这种方法计算预期违约的损害赔偿时还需要额外考虑两个问题:第一,应该以哪一天的货物现成市场价格为比较基础来计算违约损害赔偿?第二,违约之后发生的事件,如果会减少非违约方在合同顺利履行的情况下能够获得的利益,该事件的影响是否应该在计算违约损害赔偿时予以考虑。例如,当履行期届至时,合同非违约方也将无法履行合同;或者,当履行期届至时,因合同受阻事件的发生(frustration)或合同明示条款的规定,违约方将无需履行合同。
 
针对第一个问题,Lord Sumption认为:在卖方违约的情况下,当存在货物的现成市场时,市场价应由合同约定的交付日(contractual date of delivery)确定,除非买方应当以减少损失为目的而在更早阶段到市场上订立替代买卖合同。在实践中,当卖方预期违约而又存在货物现成市场的情况下,买方通常都会以购买替代货物的方式来减少额外损失的发生。所以,货物现成市场的价格确定日通常不是合同约定的货物交付日,而是买方购买替代货物之日。而且,一旦货物的市场价格确定,该价格之后的变化就与损害赔偿的计算无关了。
 
针对第二个问题,在The Golden Victory一案中,上议院以微弱多数判决,在实际计算非违约方的损害赔偿之时(通常是仲裁或判决之时),仲裁庭或法院应当酌情考虑违约之后发生的事件对计算的影响。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强调损害赔偿的补偿性质,如果这些事件会减少非违约方所受损失,甚至会使得非违约方根本不会遭受损失,那么计算结果必须对此有所反映。在当前案件中,上诉仲裁庭和高等法院都认为,The Golden Victory确立的原则不应当适用到一次性履行的买卖合同中,因为Lord Scott在The Golden Victory的判决书中曾指出,使用违约日规则来计算一次性履行的货物买卖合同的违约损害赔偿是非常恰当的。但是当货物买卖不是一次性履行,而是在一段时间内持续供货的交易,那么情况就会变得复杂,而违约日规则的适用也可能不再恰当,因为“违约受害方就合同利益的丧失提出的赔偿请求不能避开未来不确定性的影响”。但是,Lord Sumption并不认为Lord Scott的判决是在建议补偿原则的适用在一次性买卖的案件中会有任何不同。当案件涉及的唯一问题是确定决定市场价格的相关日期时,违约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能可以在那天变得明朗而具体(crystallise)。但是,当那一天之后发生的一些事件会证明,原合同(假设它被继续履行)和抽象的替代合同都不会因这些事件再得到履行,则通过违约日之确定而使违约经济损失明朗而具体的做法也就不会有任何帮助。即使合同没有被错误地解除,也不论相关市场价值为何,这些事件的发生将会减损合同的履行利益,甚至将利益减损到零。问题的本质不会因合同下的履行是一次性还是持续性而有所不同(在协同意见中,Lord Toulson认为,The Golden Victory确立的原则适用的标准不是合同履行是一次性还是持续性,而是原来的合同能否在一个容易确定的市场价格下被一个替代合同合理取代)。在这个问题上,一次性履行的合同和持续履行的合同的不同可能仅仅会在案件事实上有所体现。例如,当非违约方为了减少损失,确实在现成市场上签订了替代买卖合同,则本会影响原来的买卖合同的意外事件可能将不会对替代买卖合同有必然影响。Lord Sumption最终认为,虽然The Golden Victory所确立的原则受到了大量的学术批评,但是这些批评都不具有正当性。不考虑违约日之后发生的事件对于损害赔偿计算的影响,虽然会带来商业确定性,但是,确定性的要求并不能使得本不应该获得任何赔偿的当事人获得实质性赔偿,这不具有任何法律上的正当性。所以,The Golden Victory彰显的补偿原则仍将具有统领地位,既可以适用于持续性履行的合同(如定期租船合同,持续供货合同),又可以适用于一次性履行的合同(大多数买卖合同)。
 
2. GAFTA Form 49第20条的效力
The Golden Victory所确立的原则是普通法原则,当事人可以通过合同中明确的约定将该原则的适用排除。在当前案件中,英国最高法院需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就是GAFTA Form 49第20条是否排除了普通法的适用?
 
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损害赔偿条款是非常常见的情况。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避免在将来发生损害赔偿计算方面的争议。具体方法有二:第一,明确违约后损害赔偿的数额,在合同中写入议定赔偿条款(liquidated damages clause);第二,明确违约后损害赔偿的计算方法,来取代普通法的计算方法。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条款并不必然构成计算损害赔偿的完整准则(complete code)。条款是否构成计算损害赔偿的完整准则,从而默示地排除其他考虑因素的适用,是一个条款解释的问题。
 
Lord Sumption对于GAFTA Form 49第20条的适用情况进行了简要的总结:
第一, 该条款适用于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合同义务(in default of fulfilment of contract by either party)的情况,而不论违约是实际违约还是预期违约。
第二, 第20条第(a)至(c)项结合起来适用的效果就是提供了一个在两方面不同于普通法的违约损害赔偿计算规则。第一,合同非违约方并没有被要求在一方违约的情况下,以减少损失为目的,进入市场购买或出卖货物。非违约方可自行决定是否进行替代买卖。第二,如果非违约方没有在现成市场上完成替代买卖,则为了计算损害赔偿而需要进行比较的就不再是货物合同价和市场价的差额,而是货物合同价和货物“实际或估计价值”的差额,而“实际或估计价值”是通过比较不同但具有可比性的货物的市场价确定的,如不同原产地或不同装运日期的货物。
 
Lord Sumption认为,第20条不能被认为构成了当前案件中计算损害赔偿的完全准则。因为首先,该条款没有规定(或假定)违约损害赔偿的计算仅能取决于货物合同价和市场价或实际或估计价值的差额。该条款的措辞是损害赔偿的计算“应当基于”这个差额,而这样的措辞并没有将所有其他确定非违约方实际损失的因素都排除在外。其次,第20条规范的问题本身就是有限的。该条款没有涉及非基于抽象替代合同或货物市场价的损失的计算,例如买方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产生的费用,这些费用并非因卖方违约而产生,但却因违约而被浪费。又如,第20条只规定了一种非违约方减损的方法,即在现成市场上订立替代合同的方法,而没有规定其他减损的方法,如接受违约方合理的新要约。所以,同样可以认为的是,第20条既没有规定也没有排除违约后发生的事件对违约损害赔偿计算造成的影响。而第20条没有规定和排除的领域,普通法自然将填补适用。(在协同意见中,Lord Toulson同样认为,对第20条的措辞最合理的解释是该条款仅涉及了合同如果可以履行,如何确定货物准确价值的问题。这样的措辞并不意图排除也没有足够清楚到可以排除体现在The Golden Victory案件之中的普通法原则适用。)
 
结论
综上所述,在当前案件中,卖方过早行动(jumped the gun),在预计俄罗斯出口禁令将会在装运期届至时限制装运(但事实上是否会有限制还不清楚)的情况下就解除了合同,构成预期违约。但是卖方比较幸运,他们的假定最终被认为是正确的,出口禁令确实阻止了货物的装运。买方在合同被解除后没有到现成市场上购买替代货物,所以,买方没有遭受任何实际损失。英国最高法院明确,The Golden Victory确立的补偿原则适用于一次性履行的买卖合同,损害赔偿的计算必须在计算之时(仲裁或判决之时)已经明确的事实上进行,违约之后发生的事件对损害赔偿的计算产生的影响应当被纳入考量范围之内。
 
简评
尽管The Golden Victory案的判决受到了诸多的学术批评,但是在当前案件中,最高法院还是毫不犹豫地对判决做出了明确支持。而且,还将The Golden Victory案确立的原则从持续性履行的合同明确扩展到一次性履行的合同。至此,The Golden Victory案所彰显的补偿原则可谓一统整个合同法下的违约损害赔偿,真正成为基础性的最重要原则,成为思考违约损害赔偿计算问题的起点。
 
虽然补偿原则可以通过当事人明确约定加以排除,但是从当前案件的判决可以看出,最高法院认为补偿原则的适用是非常广泛的,条款的起草人要写出一个能将该原则的适用完全排除的“完全准则”(complete code),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如果当事人想要在计算违约损害赔偿时排除违约后发生的相关事件的影响,即排除The Golden Victory一案确立的原则,而简单地使用违约日规则,就必须使用清楚明确的措辞。
 
p.s. 在英国最高法院对Bunge SA v Nidera SA [2015] UKSC 43一案做出判决后,前述我的文章《以补偿为名:英国合同法损害赔偿原则的新发展》的第四部分“The Golden Victory案适用的例外”的大多数内容都不再具有参考价值,而被本文取代。特此提醒有兴趣的读者注意。

注:本文为航运界网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


0
 
社区登录
社区热点 更多>>
迷你博客 查看更多>>
王清三无阶级~加油!(回复)
陈国卿船舶保险条款 PICC86 & PICC96的比较 分类:船壳保(回复)
钟晓乐方舟子戳破几个常识性的谎言,就被满网抄斩,逼得逃往平时他(回复)
钟晓乐看了渣浪的所谓的对话直播,只播出官员们的说话,学生的话,连(回复)
钟晓乐拳王阿里,除了是体育人物,还是宗教人物和政治人物.在拒绝接(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爱船网-航运信息港(www.aiship.cn)加微信有惊喜哦 微信号(回复)
钟晓乐刚看完了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大概是一个讲一个邪(回复)
周建芳(回复)
周建芳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回复)
朱胤峰我司专业日本航线十年,欢迎同行询价、合作。 我司优势有很(回复)
武嘉璐现在CI已经没有了么?竟然消失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