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航运界 > 航运专栏 > 正文

中资船舶特案免税登记政策怎么啦?

发布时间:2015-04-17 10:33:33  来源:航运界     专家:陈继红 访问个人主页
 
自2007年特案免税登记政策实施以来,这项政策在国务院2009年19号以及交通运输部文件进行两次延期,目前已经延期至十二五末,到目前这项政策已经快坚持8年了。政策两次延期的时间也快到了,这项政策未来何去何从?业界讨论热烈,后期是否有新的相关制度创新或政策出台更是引起业界关注。

1、这一政策解决不了问题
长期以来,我国方便旗船情况严重,而我国并不能也难以实施像美国那样特有的海运政策来控制本国所有的船队。美国作为货主大国长期以来对国际船舶实施“有效控制政策”,即利用其强大的政治与经济影响力,对方便旗船舶实际所有人是美国公民、并在方便旗国家登记的船舶,实行国家控制。我们作为航运大国,不具备美国那样的控制实力,面临这样问题能够实施和推行的政策已经不多。特案免税作为一项船舶登记特殊政策,是不同部门利益权衡的结果,政策的初衷很好,但没有触及问题的核心,实施效果远远达不到理想目标,对目前的船舶登记问题的解决是杯水车薪。从具体的实施结果看,“五星旗”国际航行船舶的登记艘次和船舶吨位有所增加,但航运公司船舶移籍的积极性普遍不高,政策实施效果极不理想。

2、这项政策到底怎么啦?
政策设计方面,存在一些问题。特案免税登记政策仅适用转籍船舶,对船龄的静态限制,无法让这项政策继续实施,移籍后船舶经营范围以及转让也都受到限制,船舶的回国登记仍视为进口,遵守有关进口货物的管理规定。

政策执行环节不畅。特案免税登记手续涉及几个部委审批,要求极其严格。同时,特案免税登记仅是在进口环节给予适用船舶以税收方面的优惠,在程序按照进口审批流程走,程序繁琐,费用也高,对航运企业来说很是折腾。

即使按照这项政策,航运企业“回国”的船舶的便利营运绝非易事。对于中资方便旗回国登记船舶来说,进入国内登记的后续问题给航运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困扰。例如船籍改变后企业运营税负大幅加重,融资环境使船舶转籍无所适从,转籍后航运保险服务难以便利开展,转籍后船舶处理和转让监管受限等等。特案免税登记政策根本不足以吸引中资国际航行船舶由“方便旗”转回“五星旗”,目前还能做些什么呢?

3、未来的方向在哪?也许没有未来
国务院“上海自贸区总体方案”中,明确规定在上海自贸区探索实施国际船舶登记制度。相关政府部门和业界很多专家也因此信心十足,建议参照国际相关航运大国的经验,实施中国的国际船舶登记制度。然而这项制度的实施并不容易,在前期论证和设计推行阶段就遭到了不同部门的质疑与“不支持”。

国际船舶登记制度的产生和设计,实质上是一种利弊权衡的结果,是一种在严格登记制度和开放登记制度之间所作的妥协。国际船舶登记制度体现了海运自由化、便利化、国际化的要求,保持了船舶经营人对利润的追求和对风险的规避之间的平衡。各国实施国际船舶登记制度的原因有其相似性,这些国家都是根据自己国家的特点,有针对性地灵活地设计符合自身需要的国际船舶登记制度,如挪威海运业竞争力不足的重要原因在于严格登记制度下的船员工资过高,故其国际船舶登记制度就在这方面作了放宽,以弥补严格登记制度的不足。国内目前有些观点,在质疑一项制度,但未考虑怎么创新设计一项制度。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国际船舶登记制度并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国际典范或案例,各国均是从自身的航运业的问题来设置这项制度,至于这项制度是否成功,可能要结合各国实施这项制度的想突破什么障碍,各国的情况不尽相同,无法用一种眼光和标准去检验到底一项制度成不成功。但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白,那些海运发达国家为什么一直在坚持实施他们国际船舶登记制度呢?为什么不断有更多国家纷纷建立自己的国际船舶登记制度?

中国有必要或者能够实施这项制度吗?这项制度能够解决中国的问题吗?这项制度对中国目前的利益格局、相关产业会带来冲击吗?这不是简单的“YES”或“NO”来回答的,这要看我们期待从这项制度真正解决航运业的什么问题,要看我们怎么去设计一项全新的制度体系。如果仅仅是想方设法让船舶“回归”,而没有国际化的视野、国际化的理念和国际化的制度环境,那根本就没有必要讨论和研究了。我们也没必要对这项制度寄予过高的期望。我们说国际船舶登记制度的制度及其配套政策和效果存在滞后性。国际船舶登记制度在实施过程中能起到一定的效果,可能实施效果不能马上显示,具有一定的滞后性,这种效果由于国内现有条件的制约不可能及时跟进等原因不能立刻显现或被暂时阻滞。因此,在评价国际船舶登记制度效果时应考虑这个因素。同时,国际船舶登记也需要大量政策制度的配套,必须对国内的相关制约进行系统改革。

但一说到改革,就要突破现有的制约,就会有困难,就需要很大的魄力和勇气。但从目前来看,这项制度的实施还真需要力量。事实上,我们并不指望一项制度能够有效解决目前的航运问题,但我们不能失去制度改革和创新的勇气。我们也想问:这项制度政策未来的方向在哪?能否通过制度创新推动中国的国际航运业真正具备“国际”特质吗?还有未来吗?答案可能是不确定的,也许没有未来,到此结束;也许还有希望,我们仍在路上。


航运界网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


0
 
社区登录
社区热点 更多>>
迷你博客 查看更多>>
王清三无阶级~加油!(回复)
陈国卿船舶保险条款 PICC86 & PICC96的比较 分类:船壳保(回复)
钟晓乐方舟子戳破几个常识性的谎言,就被满网抄斩,逼得逃往平时他(回复)
钟晓乐看了渣浪的所谓的对话直播,只播出官员们的说话,学生的话,连(回复)
钟晓乐拳王阿里,除了是体育人物,还是宗教人物和政治人物.在拒绝接(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爱船网-航运信息港(www.aiship.cn)加微信有惊喜哦 微信号(回复)
钟晓乐刚看完了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大概是一个讲一个邪(回复)
周建芳(回复)
周建芳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回复)
朱胤峰我司专业日本航线十年,欢迎同行询价、合作。 我司优势有很(回复)
武嘉璐现在CI已经没有了么?竟然消失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