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行业新布局

发布时间:2015-03-12 10:12:51  来源:航运界     专家:Richard Clayton

 
买房子的时候,相对于大小、通勤时间这些因素,地理位置被认为是最关键的选择指标。然而,英国劳氏船级社新建的科技大厦却不在伦敦,引来了居住在泰晤士河以北员工的不满。取而代之,新全球科技中心(GTC)建于拥有着自己的世界级海事血统的南安普顿。毋庸置疑,南安普顿港是英国最重要的海洋产业聚集地,英劳的驻扎更强化了它的重要性。
 
“可以肯定的是,科技服务业的入驻为这里呈现出更大发展蓝图。”
 
邻近南安普顿大学使得GTC更加精彩。以往学者们常常被控诉居住在象牙塔里,想着一些遥远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如今的大学面对着拮据经费的环境,工程学和实验性科学不得不具备商业应用前景。
 
英国奥林匹克选手运用南安普顿大学设计的RJ米切尔风洞,来帮助骑车、帆船和雪橇运动员提高N分之一秒的成绩。新的140米拖曳水池能帮助船体在一系列的波浪模式中进行测试,并根据收集数据深入分析。
 
南安普顿大学与壳牌、BP等商业巨头间也有着长期的关系,壳牌曾为教授募集资金,BP也同样赞助过一位博士生。从低成本的本科学习到帮助他们实验新建造船产品,这一系列举措正在进行。
 
这个地理位置使得英劳新家变得有点特殊。深藏在大学中的知识库正等待着合适的问题,发布解决方案。在伦敦,英劳是一个船级社;而在学术界工程师和科学家挤的水泄不通的南安普顿,英劳是一个技术服务企业。这样的一个地方,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呢?
 
行业的关键驱动力是商业竞争、技术的迅速革新和监管要求,这些要求似乎更多来自于“政治”,而不是他们致力于管理的“行业”。
 
工程师和科学家们拥有足够时间与空间精确的去实验、分析和改良,因为他们不需要面对航运无情的商业压力。一所学校的工作是教育,运用的外部资金来自于那些往往不能立刻看到研究效益的纳税人。
 
分类/技术服务业的工作是保证效率提高,同时管理技术风险。但令人担心的是技术成为了我们的目标,而这一目标又成为我们的教育基础
 
近期,英劳正与客户合作设计一艘25,000TEU的集装箱船。它是对现有18000-19000TEU船型模板的一次演进,也是一次对自身低容量船舶设计的调整。
 
随着工程业和教育的融合,除了暂不能为18,000TEU船舶提供舒适的的食宿之外,流体力学原理已经被人们所理解,抗风能力已经能够测量,发动机的输出功率也可以实现计算。
 
集装箱港口拥挤,内陆运输网络持续挣扎,卡车司机等待数日着搬运箱子。这个行业从没渴求更大的庞然大物,除了期望现在闲置的船舶更大之外。
 
船级社们告诉我们,尽管他们当前能够保证建造中每个元素都能满足要求的标准,但他们从来不提倡20,000TEU的船。然而,这里不是一个船级社告诉客户怎么工作的行业,它是与学术相关的技术服务业,是来告诉他们如何将科技融合到更大蓝图中。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STEM课程(尤其是技术和工程学)一直不能激励下一代航运企业家。
 
来源:IHS Maritime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查阅:www.ihsmaritime36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