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航运界 > 航运专栏 > 正文

大承运商们遇上麻烦了:定期公布提价意向=蓄意串通?

发布时间:2014-02-24 09:41:19  来源:航运界     专家:徐剑华 访问个人主页
 
 
徐剑华 杨玉爽
 
欧盟委员会聚光灯下的14家承运人公司
2013年11月,欧盟委员会宣布已正式启动对14家集装箱航运公司启动正式的反垄断法律程序,来调查他们是否通过相互之间商定价格而违反欧盟竞争规则。

检查这几家航运公司是否具有协同行为的布鲁塞尔欧盟当局认为,自2009年以来这些公司已经通过在其网站上和专业贸易媒体上发布公开声明来定期公示他们的涨价意向。

这14家航运公司是:中海集运、达飞轮船、中远集运、长荣海运、赫伯罗特航运、韩进海运、现代商船、马士基航运、商船三井、地中海航运、东方海外、日本邮船、阿拉伯联合国家轮船公司和以星航运。令人意外的是,除了美国总统轮船和川崎汽船以外,几乎所有的全球承运人都被列入了这张名单。

律师们说,他们已经获得指示为这些航运公司进行辩护。

法律程序遵循来自事务监察委员会在2011年5月对全球12家最大集装箱航运公司的欧洲办事处的突击搜查。

布鲁塞尔的官员和律师认为,当时,委员会决定是否采取行动之前,可能至少需要一两年时间。

该委员会说,自2009年以来这些公司一直在做提价意向定期公布。所有公司宣布的消息总体上是相似的,这些公告一年几次,包含提价的幅度和实施的日期。公告通常在公司实施涨价的日期前持续几个星期宣布。

该委员会说,这种做法可能让公司互相之间将它们未来价格的意图告诉对方,通过对来往欧洲的航线集装箱服务航线进行提价,来损害竞争和损害他们的客户。委员会现在将调查这种行为是否构成协同行为,是否违反欧盟职能条约第101条和欧洲经济区协议的第53条的规定。

它补充说,反垄断调查没有结束的法定期限,调查的持续时间取决于几个因素,其中包括案件的复杂程度,以及与欧盟委员会承诺的合作和辩护权的实施。该委员会已通知有关航运公司以及各会员国的竞争主管部门,已启动对本案例调查程序。
在2011年,欧盟委员会突袭主动自行调查集装箱航运公司时,拒绝透露这么做的意图。

在过去的一年里,集装箱航运公司宣布了一系列普遍增加费率的建议,但是这些很少成功。最近,他们推出了一套对从亚洲到欧洲航线的每TEU运价提高750 到 800美元之间的提价方案,于十二月中旬生效。  
                                                                              
价格公告可能导致监管者的怀疑
Alphaliner的一份研究报告说,初步证据表明,布鲁塞尔可能掌握有承运商进行价格商定的案例。

Alphaliner的报告说:“从2009年以来,远东-欧洲航线的承运商至少已经宣布34次涨价。在大多数情况下,所有主要的承运商涨价的时间和幅度大致相同,且他们会在几天之内先后都做出公告。虽然承运商在特定日期以每TEU增加25至100美元不等的增加幅度涨价,但它作为暗中勾结仍然是属于欧盟委员会的广义协同行为——它不需要一个明确的协议来固定价格。有几次,已经宣布较少提价幅度的承运商随后调整了其涨价的幅度,以与大多数承运商公布的平均水平相匹配。这提供了进一步的证据表明,价格商定有效地促成承运商的涨价决定。”

本次调查最终可能导致显著的罚款,以及由托运人发起侵权调查,以证明他们已经支付超过赔率引起的潜在的损害赔偿诉讼。从近年来航空公司和货运代理公司的案例可以发现,这些调查的累计成本是非常巨大的。

该程序遵循2011年5月进行的“黎明突袭”,但特别重要的是涉嫌侵权的性质。这些航运公司原来以“航运公会”的形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反垄断豁免权的保护。2008年10月,欧盟委员会取缔了航运公会。现在,欧盟委员会正在对这些航运公司采取行动,集中调查他们在运价变更前通过媒体发布的新闻公告,调查结果难以预料。

2010年7月16日,伦敦的一名竞争法律师伊恩·贾尔斯在“劳氏日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醒过这些航运公司,价格公告可能导致监管者的怀疑。但在缺乏基本的证据表明这些航运公司通过这些公告恶意串通定价的情况下,该委员会破解这个案件面临着一个严峻的法律考验。

在航运报业,有关定价意向的公告司空见惯。关于航运公司的计划给消费者一种迹象,即航运公司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应对,包括与相竞争的航运公司交换业务。

竞争的航运公司可以通过匹配的价格,或更低的价格接受来赢得市场占有率。该委员会显然认为,这些公告构成了一种“协同行为”的价格信号传递,例如,可以认为航运公司一直在用公告的模式协调提价,损害托运人的利益。

该委员会的这种相对新颖的调查重点显示,他们的黎明突袭并没有发现关于勾结的更直接的证据。尽管航运公司的价格匹配可能给客户带来明显的伤害,但破解该案例,布鲁塞尔仍面临一个证据方面的严峻挑战。

虽然它的指引明确指出,价格信号可能违反竞争规则,但是该委员会受欧洲法院(1993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木浆案例)驳回“价格并行”的指控的先例约束,他们认为,如果串通是对并联定价行为唯一合理的解释,那么这才是违反规则。

如果委员会没有获得关于串通的直接证据,例如从在行动缴获的内部档,那么这些航运公司可以名正言顺地认为,提前公告价格变动,可以帮助客户规划,是非常宝贵的现货市场贸易商,即串通并不是对该行为唯一合理的解释。

这些公告的公共性非常关键——如果打算涨价的意愿只在航运公司之间私密传送,那就将是一个简单的卡特尔案件,将引致严重的制裁。

荷兰移动通信行业的前车之鉴
虽然这些先例可以给这些航运公司一些安慰,但是最近荷兰竞争管理局(ACM)的一项公布可以让他们静下心来想一想。在结束关于移动通信的调查中,ACM认为,由三家移动提供商(KPN,T-Mobile和沃达丰)公布的有关计划提价的声明,如果竞争者注意到并按照该声明调整行为,则违反竞争规则。

ACM给了两个这样的公开声明的例子:一个高级经理会议上的讲话,或者由某贸易杂志社的采访。

虽然调查已经结束,没有发现侵权,但三大移动提供商响应了ACM的关注,承诺作出避免因未来的公开声明导致串通行为,并承诺在其内部合规计划解决这一问题。

荷兰监管机构处理移动提供商的案例,与欧盟委员会重点关注航运公司的公开宣布价格一起,给大家一个明确的消息:竞争法可以管治甚至公布在外的秘密通信。

在未来的几个月(甚至几年),这些航运公司可能在与这些指控的斗争中获胜。但是即使如此,参与到调查之中的成本是巨大的。而不利的发现可能引发在其它司法管辖区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调查和接踵而至的托运人的损害赔偿。

但一个不同的沟通策略能否避免这一切?现实的情景是,在整个经济危机的影响下,运价一直不稳定。并且超过需求的新船订单意味着未来运力过剩的状况还将继续制约运价的上升。

这种情况对航运公司最大的诱惑显然是避免价格战,但他们同样承担不起封存船舶的巨大成本。作为最低要求,本次调查可能导致的变化是价格变化如何被公布。但更严重的潜在后果是警告航运公司:你们仍牢牢地暴露在监管的聚光灯下。

0
 
社区登录
社区热点 更多>>
迷你博客 查看更多>>
王清三无阶级~加油!(回复)
陈国卿船舶保险条款 PICC86 & PICC96的比较 分类:船壳保(回复)
钟晓乐方舟子戳破几个常识性的谎言,就被满网抄斩,逼得逃往平时他(回复)
钟晓乐看了渣浪的所谓的对话直播,只播出官员们的说话,学生的话,连(回复)
钟晓乐拳王阿里,除了是体育人物,还是宗教人物和政治人物.在拒绝接(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爱船网-航运信息港(www.aiship.cn)加微信有惊喜哦 微信号(回复)
钟晓乐刚看完了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大概是一个讲一个邪(回复)
周建芳(回复)
周建芳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回复)
朱胤峰我司专业日本航线十年,欢迎同行询价、合作。 我司优势有很(回复)
武嘉璐现在CI已经没有了么?竟然消失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