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航运界 > 航运专栏 > 正文

海上保险被保险人告知“道德风险”的义务

发布时间:2013-12-16 09:05:11  来源:航运界     专家:郑睿 访问个人主页
 
英国1906年《海上保险法》第18条规定,在签订合同之前,被保险人必须向保险人告知其所知晓的一切重要情况。我国《海商法》第222条规定,合同订立前,被保险人应当将其知道的或者在通常业务中应当知道的有关影响保险人据以确定保险费率或者确定是否同意承保的重要情况,如实告知保险人。

上述两个法条中的提到的“重要情况”,理论上一般将其分为两类,一类叫做物质风险,一类叫做道德风险。所谓物质风险,是指保险标的本身或者与其相关的可能导致损失的风险,例如船舶的状况(如船龄,船籍),船舶当前的用途或者未来可能的用途,船舶即将履行的航次,装货港,货物本身的特殊属性,等等。所谓道德风险,关注的是被保险人以及与保险标的有关的人的道德品质,尤其是这些人是否存在欺诈或者不诚信的历史而使得损失发生的可能性增大。常见的道德风险包括但不限于:
(1)被保险人是否有刑事犯罪记录;
(2)被保险人是否面临或者已经被卷入了不诚信的指控或者诉讼中;
(3)被保险人损失和索赔的历史,尤其是他是否有重大损失或被拒赔的历史;
(4)被保险人的经济状况,他是否面临着资金周转困难等经济危机问题; 
(5)被保险人是否先前有过被拒绝承保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在海上保险案件中,考虑到海上保险的特殊性,大量海上保险的保险人只对某一类特定的风险有承保兴趣,所以,被保险人先前被拒绝承保的情况并不是一个重要情况;但是非海上保险案件中,被保险人先前被拒绝承保的情况被认为是一个重要情况而需要告知)。

近10年来,英国高等法院和上诉法院连续判决了几个有关道德风险的告知问题,争议焦点都在于如果被保险人面临的或者被卷入的诉讼对他的品质问题的报道或者指控可能是不确实的,那么这种情况是否需要告知?有两个上诉法院判决的重要案例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详尽分析。

第一个案例是Brotherton v Aseguradora Colseguros [2003] Lloyd’s Rep. IR 758。
在这个案件中,Colseguros作为保险人为一家哥伦比亚的银行承保若干风险,但是保险合同把银行雇员的欺诈行为明确列为了除外责任。而原告Brotherton是Colseguros的责任再保险人。在签订再保险合同后,在哥伦比亚的一家媒体就有报道称银行董事会主席存在利用职权向一些个人和公司提供不正常的贷款的情况。再保险人Brotherton以Colseguros在签订保险合同时知晓这个事实而没有告知为由解除再保险合同。值得注意的是,保险人Colseguros在保险合同签订时没有办法确认这个报道是否准确。但是无论如何,这个报道对于再保险人评估再保险合同的风险应该会有影响,属于重要情况。保险人辩称,报道之后的所有调查都是对银行董事会主席有利的,这个报道很有可能是一个不实报道,所以它不能是重要情况。保险人进一步辩称,因为再保险人并没有因为这个没有告知的情况而遭受任何损失,所以再保险人不能够解除合同。如果再保险人知道这个报道,但是同时知道这是一个不实报道,再保险人仍然会签订同样条款的合同,所以这个情况不是一个重要情况。但是,上诉法院没有认同保险人的辩论意见,三位大法官一致认为对道德风险的指控,即使在签订保险合同的时候没有核实,也是需要告知的。

第二个案件是North Star Shipping Ltd v Sphere Drake Insurance Plc [2006] Lloyd’s Rep. IR 519。
在这个案件中,船舶North Star有单船公司North Star Shipping所有,该单船公司由Kent Trading Corporation管理,而Kent Trading Corporation的利益所有人是H和M两兄弟。船舶投保了价值四百万美元的战争险。保险单并入了1983年协会战争险保险条款,其中规定,如果爆炸是由恐怖分子或者其他外来者为了恶意破坏船舶而安放的爆炸装置所造成的,那么合同将承保此风险。投保两个月后,船舶由于爆炸而推定全损。保险人拒绝索赔,其中的一个理由是,被保险人船舶所有权人在合同成立前没有告知在希腊法院正在审理的四个刑事诉讼中,H均被列为被告,而M也被列为其中一案的被告。双方争议焦点是以上事实是否是能够影响谨慎保险人做出判断的重要情况。被保险人船舶所有权人争辩说以上事实不是重要情况,并举证说H的律师从伦敦的严重诈骗罪案办公室(Serious Fraud Office)得到了一封证明信,信上说,H实际上是欺诈犯罪的受害人。被保险人认为,一个谨慎的保险人根据这封信是不会把针对H的诉讼视为重要情况的。另外,希腊法院在此后一年内驳回了针对H和M的所有起诉。被保险人认为,和风险没有关系并在此后被证明为错误的诉讼不应该被认为是重要情况。而保险人认为,关于重要情况的法律检验标准已经很明确,不应该对于这类事件有特殊对待。高等法院判决被保险人败诉,Colman大法官认为针对H和M的诉讼毫无疑问会影响一个谨慎的保险人对于风险的判断,即使有其他证据证明被保险人可能是无辜的,该情况也应该被认为是重要情况,而且在本案中,希腊法院的刑事诉讼还正在进行中。高等法院的判决得到了上诉法院的支持,被保险人的上诉被驳回。不过,上诉法院也认为,现行法对于该问题的处理还需要再三斟酌,并建议法律改革委员会(Law Commission)对此做出评论:是否对于道德风险的透露应该被限制在被保险人可能损坏保险标的物的相关事实内;是否重要情况的判断标准应该是“合理被保险人标准”;是否保险人解除合同且效力溯及既往的绝对权利应该受到限制;怎么做才能防止要求告知被保险人正面临错误的起诉而带来的不公平而同时也保护需要评估风险的保险人?

尽管英国上诉法院对于道德风险的告知问题是持有一定保留意见的, 但是,  近两年来, 英国高等法院对于保险人以被保险人存在道德风险为由提出的抗辩普遍持有支持态度。两个案件可以说明这个情况:第一个案件是Joseph Fielding Properties (Blackpool) Limited v Aviva Insurance Limited [2010] EWHC 2192 (QB)。
在这个案件中,被保险人(公司)的财产遭受火灾损失,保险人拒绝赔付并提出要解除合同。理由之一就是公司的经理之前对其他的保险人存在虚假称述和未告知的行为。被保险人的抗辩理由是这些虚假称述和未告知的情况,分开来看,都是不重要的,所以总体而言,他们都不是重要情况,不需要告知。这个抗辩理由被法院拒绝接受,法院认为,虽然单个的不实事实不重要也不足以成为诱因,但是这些事实多次出现,就足以使得保险人对被保险人的诚实度和信用产生怀疑。多数保险人在怀疑即将和他签订合同的当事人的信用之时,都会最终倾向于不与此人达成交易。道德风险问题对于每一个谨慎的保险人而言,即使与问题有关的事实不是大事,保险人也会将此纳入考虑范围之内。第二个案件是Sharon’s Bakery (Europe) Ltd v AXA Insurance UK Plc and Aviva Insurance Ltd [2011] EWHC 210 (Comm)。
在这个案件中,被保险人在向银行申请贷款打算开展新业务时,要求第三方出具了虚假资料并向银行提供了这些虚假资料以支持自己的贷款申请,而被保险人之后投保时,没有将其提供虚假资料的行为告知保险人。英国高等法院的Blair大法官认为道德风险是指被保险人投保前不诚实的情况而给保险人带来的被保险人在报告损失和提出索赔之时同样也会不诚实的担忧,并同时认为在这个案件中被保险人的作假行为属于道德风险,必须告知。在保险人证明了诱因存在的情况下,法院支持了保险人解除合同的抗辩请求。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道德风险问题已经成为保险案件中保险人抗辩的重要理由。在一个缺乏诚信的社会环境下,保险人也许更加可以以这个理由保护自己的利益。

航运界网专稿,请勿转载。


0
 
社区登录
社区热点 更多>>
迷你博客 查看更多>>
王清三无阶级~加油!(回复)
陈国卿船舶保险条款 PICC86 & PICC96的比较 分类:船壳保(回复)
钟晓乐方舟子戳破几个常识性的谎言,就被满网抄斩,逼得逃往平时他(回复)
钟晓乐看了渣浪的所谓的对话直播,只播出官员们的说话,学生的话,连(回复)
钟晓乐拳王阿里,除了是体育人物,还是宗教人物和政治人物.在拒绝接(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爱船网-航运信息港(www.aiship.cn)加微信有惊喜哦 微信号(回复)
钟晓乐刚看完了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大概是一个讲一个邪(回复)
周建芳(回复)
周建芳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回复)
朱胤峰我司专业日本航线十年,欢迎同行询价、合作。 我司优势有很(回复)
武嘉璐现在CI已经没有了么?竟然消失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