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好政策如何变现?

发布时间:2013-09-18 13:30:01  来源:航运界     专家:刘巽良 访问个人主页

去年,面对水深火热的中国造船市场,我在一期中国新造船市场评论中呼吁,“只有中国的银行为世界船东解决了融资,中国船厂才能继续为世界造船。我们与其买美国的国债,不如造中国的大船!”。

 

去年底今年初,在中国金融机构的支持下,上半年中国主流船厂的接单量明显放大,而且在技术不如日韩的条件下,按修正总吨计算的新接订单仍然保持了世界第一的地位,换言之,按载重吨计算的数字更加庞大:上半年中国新造船完工量2,060万载重吨,同比下降36%;六月底手持订单10,898万载重吨,同比下降13.4%,但比2012年底增加1.9%;原因是新接订单达2,290万载重吨,同比猛增113.2%

 

 

2012年中日韩造船份额态势图(数据来源:中国船舶工业协会网站)

   

 

2013年上半年中日韩造船份额态势图(单位:修正总吨,数据来源:中国船舶工业协会网站)

除了金融扶持政策外,财政部经济建设司722日提出,要实施有利于提升产业竞争力的贸易政策,通过适度提高船舶、纺织业附加值较高产品出口退税率,降低企业成本。造船企业有望获得更多出口退税额,新政将进一步提升中国船厂的竞争力。

 

中国新造船价格指数CNPI自去年年底跌至856点谷底后,于今年年初开始反弹,至830日已经收复了23点的失地,恢复到2012715日的水平。从两年的走势图来看,反弹幅度还不到半山腰。

 

 

                                     数据来源:CNPI

虽然主流船厂的订单已经排到2016年,但刚刚经历过重大挫折的主流船厂面对新订单,明显缺乏涨价的底气,而二三线船厂仍然在为订单枯竭而挣扎。中国造船工业总体并不十分健康,产能结构性过剩依然严重,所以政府理应及时通过财政政策、产业政策予以调节,令市场机能得以恢复,令产业健康发展。

 

就在这样的关键时刻,731日国务院发布了《船舶工业加快结构调整促进转型升级实施方案(2013-2015年)》,受此利好影响,A股船企股全线上涨。此方案改变了以往追求产量的目标,转而强调需求引导、鼓励技术创新、控制新增产能、加快老旧船舶淘汰步伐、推进军民融合发展、加快公务船更新换代等等。在金融方面,鼓励金融机构做好对在国内订造船舶及主要船用设备在国内采购的船东的融资服务,加大对船舶企业兼并重组、海外并购以及中小船厂业务转型和产品结构调整的信贷融资支持;研究开展骨干船舶企业贷款证券化业务,积极引导和支持骨干船舶企业发行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企业债券等,积极利用出口信用保险支持船舶出口,优化船舶出口买方信贷保险政策,创新担保方式,简化办理流程,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开展船舶融资租赁试点。

 

然而,光有中央的宏观政策还不够,“四万亿”的教训不能不引以为戒,否则一个动机良好的方案很可能误入歧途,对产业毫无帮助不算,甚至还可能助长了垄断、扶持了落后、打击了先进、扭曲了市场、妨碍了公平。国家的财政扶持好比是给病人进补,补错了对象,营养全给癌细胞吃去了,病情不但不会好转,而且死得更快。那么,如何让方案成为一个真正振兴中国造船业的贤政? 

 

首先,应摆脱一切由政府管理部门包办的传统做法,而是以购买服务的方式,通过独立的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对需要扶持或限制的项目或企业做出科学和公正的评价。至于什么才算独立的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大有文章可做,目前绝大多数的资产评估公司不懂航运和造船,而懂航运和造船的经纪公司、咨询公司往往又没有所谓的资质,因此在这个领域也需要做一些改革,以适应行政机构改革的新形势。

 

第二,在充分发挥独立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作用的基础上,把宏观的“方案”细化为可操作的实施办法,引导产业走向更合理的布局。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中国的散货船建造比例正在缩小,油轮和集装箱船则有所增加,产业结构更加均衡。至于“方案”中特别强调的海工,则应避免“大跃进”。海工设备确实有较高的技术含量,但不是所有船厂都适合制造海工设备,也不是所有金融机构都能够提供融资服务。单项目所需的巨额资金、较差的变现能力、专业人才的缺乏,海工的效益是否如传说中的那么好有待科学论证。另外,“方案”还有不少不着边际的地方,应在制定实施细则中予以删除,例如:“加强船员人才队伍建设,建立严格的船员培养、选拔、考核、退出机制,提高船员综合素质”。

 

第三,应强调公平原则,民企和国企应享受同等待遇、获得同等机会,让真正有生命力、具发展潜力的企业发展壮大,从而提高中国造船工业的整体竞争力。

 

最后,应建立公开的审计制度,对扶持或限制的项目或企业有严格的事后审计,以保证公开、公正,杜绝浪费和腐败,把纳税人的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把好事办好。

 

然而,即使国务院新政完全变现,并对产业结构和产能比例起到良好的调节作用,这也仅仅是改善了中国造船工业的结构,提振了中国造船工业的竞争力,而造船业是否能真正步入复苏,关键还是要看外围航运市场的兴衰。

 

 

刘巽良、范双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