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题供应链 海运业寻变

2022年06月29日 09时 中国水运网

全球化的今天,我们在家门口就能选购新鲜的热带水果;在美国的商超,顾客心仪商品或许是“外国制造”;在非洲,年轻人开始迷上了来自亚洲的手机……这些场景似乎已经变得稀松平常,但一切便利的背后都离不开全球供应链的正常运转。

在全球不同的防疫政策以及俄乌冲突的影响下,如何让产品顺畅无阻快速地跨越山海到达世界各地?在这中间可能出现的行业风险有哪些?航运业该如何应对?近日,记者采访了行业专家。
 


现状:响应不确定性事件的韧性不足
美国著名供应链管理专家克里斯多夫曾说过:“21世纪的竞争不再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供应链与供应链之间的竞争。”

大连海事大学教授李振福则表示,“供应链与供应链的竞争,已上升到全球供应链的竞争。作为全球供应链前沿的航运供应链,则是航运相关企业角逐的主战场。”

根据世界交通研究机构克拉克森统计,如果按重量计算,2020年全球贸易量为130亿吨,其中,海运贸易占比达89%,达115亿吨。如果按商品价值维度计算,海运贸易量的比重也在70%以上。

但目前,由于疫情导致的封控、俄乌冲突和其他一些不确定性事件的影响,导致港口延误时间更长,并进一步推高航运成本。加拿大皇家银行(RBC)表示,过多的问题正在“对各个市场产生多米诺骨牌式的负面复合效应”。

例如,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黑海领域成了高危地带,这使得保险公司也将保险费从船舶价值的0.25%提升为1%—5%;几个主要的欧洲国家也禁止悬挂俄罗斯国旗的船只进入其港口;欧洲三大集装箱港口鹿特丹、安特卫普和汉堡的总周转时间(ToT)分别比五年来正常水平高8%、30%和21%……

“目前海运供应链响应不确定性事件的韧性还不足。”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兼港口研究所所长赵楠表示,除了外部因素导致的航运成本上升之外,港口集疏运体系也需强化。

“以上海为例,腹地货源的公路运输占比过半,疫情封控期间,上海港就要及时调整集疏运比例,增加水路和铁路运输能力,分担一些公路的转运压力。”赵楠介绍,也就是说,港口在一种集疏运体系出现问题的时候,就要有其他两种集疏运的方式来及时做补充,这样响应不确定性事件的能力就会好很多。

警惕:需求萎缩带来的运力过剩
航运业目前普遍的看法认为,疫情也给航运带来了特殊的机遇。在过去的两年中,供应链的拥堵导致运输时间显着延长,这不仅与海运延误有关,还与内陆拥堵和延误有关。供应链中的问题越大,对海运的需求就越大。

部分航运业人士将这一现象描述为航运业的"结构性繁荣",并由此推测,一旦疫情带来的阶段性问题结束,一部分需求也将自然地“消失”,届时航运业可能要面对运力过剩的挑战。

在采访中,赵楠和李振福也一致认为,运力剧增或许会带来新一轮危机。“消费需求比去年可能会有一定萎缩,由此拥堵问题得以缓解,但更值得我们去关注的是运力过剩问题。”赵楠介绍。她表示,随着货运需求的萎缩,集运业运力也可能会出现阶段性的相对过剩问题。

航运数据情报公司Sea-Intelligence此前发布了一份关于全球运力供给情况的报告,印证了以上专家的观点。

该机构分析称,在过去的两年中,供应链的拥堵导致运输时间和船舶航线周期显著延长。当供应链变得更长时,每个集装箱受困于供应链中的时间也更长,结构性的短缺,使得市场需要更多的集装箱来满足局部需求。这也意味着随着塞港情况的缓解、运输时间的缩短,一旦供应链正常化,将会释放大量不再需要的集装箱运力。

为将可能出现的过剩运力进行量化,该机构以德国航运巨头赫伯罗特为样本,通过该公司在较长时间内提供的数据,调查和分析了全球可能出现的运力过剩情况。该报告认为,如果供应链瓶颈现在就能消除,与目前相比,赫伯罗特在其集装箱船队中所需的集装箱数量将减少17%。

解决:提高供应链效率降低物流成本
航运供应链涉及范围广泛,包括上游的有形产品、下游的无形服务,以及不断变动的由国际贸易派生出的航运需求,其不确定性大大增加,进而加重了整个航运供应链的压力。李振福认为,对此航运业需要“缩短”供应链。

“这里说的‘缩短’,并不是要切掉航运供应链的某些环节,而是要求某个环节的企业整合供应链,使航运供应链的步长和路径变短,进而提高整个航运供应链的效率。”李振福福表示。

他举例,货代企业是货主和船公司间的桥梁。以前由于信息环境实现不了船公司和货主的便捷交互,必须有货代企业参与进来,但目前的信息环境和互联网环境,已经为船公司和货主的便捷交互提供了充分的技术支撑,因此货代环节或许可以省去,航运供应链相应“缩短”。同样,货代企业也可以考虑把船公司整合。

“不过,航运供应链中的企业,为了更好地整合资源,还需要做两件事。”李振福表示,一是航运供应链中的企业,不仅要在业务信息上实现共享,还要在硬件设施和发展策略上,实行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航运供应链中的企业之间,通过舱位互租、舱位互换、船舶共享等形式,既可以提高舱位利用率、降低成本、实现利润最大化,又可以提高班期稳定性,改变传统的运营方式。

二是进行航运供应链的标准化,实现全产业链的标准统一。在整个航运供应链内推行标准化,使用统一的预测方法与原始数据,执行相同的服务标准,实行一定差价范围内的定价原则,是解决航运供应链混沌现状的根本措施。

赵楠针对港口和船公司提出了建议,“从港口来说,关键是如何强化应对不确定性事件的韧性水平。例如,保障码头能力适度超前,提升衔接作业效率;优化集疏运体系的结构,实现多种运输方式共同发展等。”

“从船公司的角度来看,关键是怎样应对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和挑战。”赵楠表示,随着需求下滑,船公司可能面临部分航线运力过剩,如何调整航线配置、降低运营成本的压力是目前需要重视的事情。

值得欣慰的是,降低物流成本、提升运输效率的一系列“政策礼包”在不断加码,例如为物流企业减税降费、降低交通领域收费、通过简政放权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优化服务促进物流提质增效等等。当然,提高供应链效率、降低物流成本是一项长远的系统工程,海运业寻变也将成为一个长远的命题。

来源:中国水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