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价格一片惨淡的背后是大宗商品海运费的持续走高

2021年09月22日 12时 航运界

铁矿石价格“蚌埠住了”?全球最大矿企淡水河谷:明年减产3000万吨!

近期,铁矿石价格已经显著降温,早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普氏62%铁矿石指数一度突破了230美元/吨的关卡,国际市场内的铁矿石价格出现了明显的下跌,总计下跌41%,已经跌至9月9日的129.6美元/干吨。上周五9月17日美股盘前十几分钟时,10月交割的新加坡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跌破100美元/吨,日内跌超7%,创2020年7月以来的14个月最低水平。铁矿石期货跌逾22%,自今年5月触顶以来已经跌价了逾一半,分析师表示这是该期货有史以来最差的单周表现。
 


受此影响,铁矿石概念股与钢铁类股普跌,必和必拓美股一度跌超6%,力拓美股和淡水河谷美股均最深跌4.7%。同时,必和必拓伦敦股价跌超5%,力拓伦敦股价跌超4%。淡水河谷接近1月末以来最低,力拓接近去年11月来最低,必和必拓接近去年12月中旬以来最低。

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产商,淡水河谷高调宣布,2022年该公司的铁矿石产能可能只有3.7亿吨,较原本的4亿吨预期目标减少3000万吨。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巨头,淡水河谷减产,可能会影响到2022年全球的铁矿石供应,进而推高铁矿石价格。

而之所以产能会出现巨额缩减,淡水河谷表示主要是因为该公司在巴西北部地区的铁矿石产能预期将从2.3亿吨下调至2.05亿吨。该司在巴西北岭地区的铁矿石项目审批出现了问题,导致不能按时开工,对其总体的铁矿石产能造成了较大的影响。据悉,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产商,淡水河谷在全球铁矿石供应链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如今其产能下跌,较大可能会影响到明年全球的铁矿石供需关系。

必和必拓:算我一个

分析称,铁矿石价格自去年7月来首次跌至两位数将令钢铁生产商感到欣慰,但对于在上半年价格上涨期间获利丰厚的全球顶级矿业公司构成打击,对澳大利亚等主要铁矿石生产国也是坏消息。今年1至7月铁矿石在澳大利亚出口收入中的占比超过40%,预计铁矿石每跌价10美元,该国财政收入将损失30亿至35亿澳元。

根据必和必拓7月份的预测,2022财年(2021年7月1日至次年6月30日),必和必拓的铁矿石产能预计将在2.49-2.59亿吨区间内,与上一财年产能水平差不多。如此看来,受到淡水河谷铁矿石产能的影响,明年全球铁矿石市场的供应或许会有所缩紧。相关预测数据显示:未来铁矿石价格总体还是将保持下跌了趋势。必和必拓此前也曾表示:由于铁矿石主要买家的需求下降,铁矿石的价格未来很难再出现上涨了。

瑞信分析师也认同这一观点,还将2022年的铁矿石均价预测值攀升至144美元/千吨,较此前预期上调了20%。不过,瑞信还是认为,未来铁矿石价格总体还是维持下行趋势,2024年甚至有望跌至80美元/干吨的低位。

散货船东:你们跌,我们涨,市场平衡这很合理
与之相对,美国干散货船运公司Genco Shipping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ohn Wobensmith认为,由于船舶运力有限且需求强劲,散装船运能吃紧,散装船运费用有望继续走高。海岬型散装船运费周一曾创下2008年来最大单日涨幅,平均日租金达每艘船近5.3万美元。Drewry的数据显示,制成品现货运价已连续20周飙升,较过去5年的季节性水平平均值高731%。

Wobensmith表示,需求快速增长,远超供应。第一季度的货运协议高于2万美元,这是十年来未见的季节性水平。他表示,今年运价大幅上涨,在船舶数量有限且难以满足货运需求的情况下,未来几年可能出现类似周期。

此外,目前散装船仍供不应求,由于船厂订单多以货柜船为主,Wobensmith预计散装船供应将在未来数年保持低迷。散装航运费率最近数月涨势强劲,Wobensmith表示,散装运费可能出现“抛物线成长”。当利用率达到一定程度时,运价会开始呈抛物线走势,而我们正接近这种状态。

每年有超过50亿吨的商品如煤炭、钢铁和谷物通过散货船运往世界各地。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 (BDI) 走高表明主要航线的商品需求增加。Wobensmith预计,散货船运价要到明年初才会出现重大逆转。他认为,只有需求增长放缓,运费价格飙升的涨幅才有望下降。

另外,全球最大货柜航运运输集团马士基认为,航运市况今年并无降温迹象。尽管此前马士基等头部航运运输公司集体声明运费不涨价,但是仓位和集装箱都紧缺,供应始终是缺口。大宗商品运输费用高升,价格承压,加剧了通货膨胀。但Wobensmith预计,随著季节性需求的下滑,情况将于明年初趋稳。

部分资料援引央视财经、新浪财经、TradeWi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