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 大船下水助长欧洲航线运力

2021年08月25日 10时 航运交易公报

日前,长荣海运的23992TEU型船“EVER ACE”号满载离开深圳盐田港驶往北欧。2020年以来已有26艘、61万TEU单船装载量超过20000TEU的集装箱船下水,投运欧洲航线

8月14日,长荣海运投运的23992TEU型船“EVER ACE”号满载离开深圳盐田港驶往北欧。据了解,这艘创造了最新装载纪录的集装箱船是长荣海运于2019年订造的10艘24000TEU型船的首制船,已配置在北欧航线的AEU5服务上。

这并不是新下水超大型集装箱船投运欧洲航线的个案:地中海航运23656TEU型船“MSC Diletta”号已配置在AE55服务上,并于8月5日驶离深圳盐田港;达飞轮船“CMA CGM SORBONNE”号于7月10日驶离沪东中华造船长兴岛基地,并开启在AEU2服务上的首航之旅。

事实上,2020年以来,共有26艘、61万TEU单船装载量超过20000TEU的集装箱船下水,投运欧洲航线。某业内专家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导致集运效率大幅下降,这些超大型集装箱船的投运则促进了欧洲航线运力供给的增长。

根据Alphaliner的统计数据,7月初欧洲航线投入运力525万TEU,较疫情暴发前的2020年初增长13.4%。对比其他几个重要时点,包括停航规模最大的2020年4月初、适应需求变化停航逐步恢复的2020年7月初和停航已基本恢复的2020年10月初。当前欧洲航线投入运力水平均已显著增长(见表1)。


 

 
其中,北欧航线上的集装箱船运力几乎完全由三大班轮联盟配置。2020年以来,THE联盟通过大船下水获得了最明显的运力增长。

THE联盟迎来HMM大船投运

THE联盟原本有12艘超大型集装箱船投运欧洲航线,分别是赫伯罗特通过其收购的阿拉伯联合航运获取的6艘21000TEU型船(4艘2015年下水、2艘2016年下水);海洋网联通过商船三井获取的6艘21000TEU型船(5艘2017年下水、1艘2018年下水)。2020年4月HMM加入THE联盟后,其在2018年订造的12艘24000TEU型船相继下水,并投运欧洲航线。

某市场人士认为:“HMM超大型集装箱船的相继投运,不但促使THE联盟在北欧航线上的FE2服务以20000TEU型船进行常态化运营,也使得FE4服务由双周班增频至周班,单船平均运能增至约21000TEU。”

与此同时,HMM在2018年订造的8艘16000TEU型船也将于2021年下水,并被配置到北欧航线;赫伯罗特租赁的3艘15000TEU型船于3月份下水后,被配置在地中海航线的MD2服务上。

由于新下水大型集装箱船的投运,THE联盟在欧洲航线上可常规提供8个周班服务,配置集装箱船100艘、149万TEU(见表2)。



此后,THE联盟提升其在欧洲航线运能的时间窗口将是2023—2025年,届时将有海洋网联订造的6艘24000TEU型船和赫伯罗特订造的12艘24000TEU型船下水投运。

海洋联盟多成员贡献运力

海洋联盟最早有11艘超大型集装箱船投运欧洲航线,分别是中远海控通过原中海集运获取的5艘19000TEU型船(2艘2014年下水、3艘2015年下水)和通过东方海外获取的6艘21500TEU型船(5艘2017年下水、1艘2018年下水)。2018—2019年,海洋联盟的大船集中下水,包括中远海控旗下中远海运集运的17艘20000TEU型船、达飞轮船的3艘21000TEU型船和长荣海运通过正荣汽船等订造的11艘20000TEU型船。

2020年以来,达飞轮船有9艘23000TEU型船下水,长荣海运有1艘24000TEU型船下水,促使海洋联盟的北欧航线运力配置升级。根据“容易船期”与Alphaliner数据,海洋联盟的AEU1、AEU2、AEU3与AEU5服务均已完全配置超大型集装箱船。此外,自2020年9月—2021年4月,达飞轮船有3艘15000TEU型船交付,并配置在地中海航线的AEM2服务上。

大船的投运促进运能有所提升。目前,尽管海洋联盟在欧洲航线上仍旧提供11个服务,但其运力配置已经达到119艘、192万TEU,单船平均运能为16109TEU(见表3)。

四季度,海洋联盟将迎来长荣海运另外2艘24000TEU型船交付,2022年还将迎来7艘同类型集装箱船交付。2023—2025年,海洋联盟的欧洲航线大船阵营还将迎来13艘24000TEU型船,包括长荣海运的2艘和东方海外的11艘。

2M联盟运力增长倚靠地中海航运

2M联盟成员中,马士基是2010年代超大型集装箱船建造的引领者。2013—2015年,马士基已有20艘18000TEU 3E级I代集装箱船下水,2017—2019年,又有11艘20000TEU 3E级II代集装箱船下水。2M联盟另一成员地中海航运多年来也在不遗余力订造大船,2015—2019年,该班轮公司有26艘20000TEU型船下水。如无意外,以上两大班轮公司花费巨资订造的超大型集装箱船将全部投运欧洲航线。

以这些大船为基础,疫情暴发前,2M联盟在欧洲航线提供10个服务,其中北欧航线上的AE2、AE5和AE10服务和地中海航线上的AE11服务均配置超大型集装箱船。

由于疫情暴发初期货运需求大幅减少,2M联盟北欧航线上的AE2服务和地中海航线上的AE20服务停航。在货运需求恢复后,该联盟新增AE55服务(挂靠港口:上海,宁波,盐田,新加坡,丹戎帕拉帕斯,塞得,鹿特丹,安特卫普,费利克斯托),兼顾地中海和北欧航线的货运需求。

2020年以来,地中海航运有4艘24000TEU型船下水。其中,2艘配置在AE55服务上;1艘配置在北欧航线AE1服务上;1艘配置在地中海航线AE11服务上。

通过运力升级,目前2M联盟在欧洲航线上的9个服务共配置185万TEU运力,其中5个服务的单船平均运能超过18000TEU(见表4)。



2021年,地中海航运还将有2艘24000TEU型船下水,2M联盟AE55服务的运力或将继续升级。2022—2023年,2M联盟还会迎来地中海航运的14艘24000TEU型船投运。

不过,尽管大船的相继投运带来欧洲航线运力的大幅增长,却仍难以满足该航线上旺盛的货运需求。万般无奈之下,相关班轮公司2021年以来普遍削减欧洲航线各服务航程中段港口的挂靠,而在全球港口几乎全面拥堵的状况下,这一重大举措仍显收效不足。因此,业界观察到“跳港”已成为班轮公司提升船舶流转速度的另一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