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航运交易所2021(年中)水运形势报告——中国沿海散货市场

2021年07月28日 15时 上海航运交易所

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2021(年中)水运形势报告》分为集装箱、中国外贸油轮、中国沿海散货、中国液货危险品和远东干散货五大市场形势报告。上海航运交易所微信公众号(微信号:wx_sse)分期予以刊登。

中国沿海散货水运形势报告

一、上半年市场回顾

1. 市场总体行情向好

上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成效突出,促进了中国经济稳步向好,内生动力强劲。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4.93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8.3%,增速较2020年同期提升25.1个百分点,预计二季度GDP增幅将保持在8%以上。中国经济运行基本走出疫情阴霾,主要经济指标明显提升。前5月,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15.4%,较2020年同期提升21.7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7.8%,增速较2020年同期提升20.6个百分点。

上半年,工业生产保持高开工率,下游采购热情高涨,大宗散货需求旺盛,沿海散运需求增长明显。据交通运输部统计,前5月,全国水路货运量完成32.2亿吨,同比增长16.4%;货物运输周转量完成45836亿吨公里,同比增长15.8%。港口方面,前5月,沿海规模以上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41.0亿吨,同比增长12.4%(见图1)。

 
上半年,沿海散运市场行情火热,即便3—5月为传统淡季,运输需求依旧表现较好。工业生产需要叠加主流大宗散货价格攀升,持续刺激下游采购热情。此外,国际散运市场回暖导致不少内外贸兼营船舶“外出”,国内散运市场运力供给进一步趋紧。除去春节前后的一波“休假行情 ”,沿海散货运价基本在高位运行。6月18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中国沿海(散货)综合运价指数报收1231.61点;上半年(截至6月18日,下同)均值为1258.76点,同比上涨29.3%(见图2)。


2. 煤炭运输市场特征

上半年,中国沿海煤运市场主要有六大特点:

需求较快增长

上半年,国民经济稳步复苏,固定资产、房地产开发、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均呈较大幅度增长,拉动煤炭需求。前4月,商品煤累计消费14.2亿吨,同比增长14.3%;电力、钢铁、建材、化工四大行业煤炭消费量分别为8.0亿、2.4亿、1.4亿和0.96亿吨,同比分别增长19.0%、8.5%、25.4%和8.4%。
由于工业用电表现强势,即便3月后民用电季节性回落,整体用电水平依旧保持高位,“淡季不淡”特征明显。前5月,中国全社会用电量为3230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7.7%。其中,工业用电量增长18.5%,增速较2020年同期提升22.4个百分点;制造业用电量增长20.5%,增速较2020年同期提升25.2个百分点。
反观水电,同比增速仅为3.8%,难以填补需求增长空缺,火力发电迎来较大增长空间。前5月,全国规模以上电厂火力发电量为2341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6.0%,增速较2020年同期提升19.1个百分点。截至6月11日,广东、福建、广西、江苏、浙江、山东、上海等沿海七省(区市)电厂平均用电负荷率分别为82%、66%、58%、79%、66%、76%和70%,同比涨跌分别为12%、3%、28%、1%、-2%、3%和1%。高负荷运行状态下,煤炭采购需求明显提升。

供应仍然偏紧

面对超预期增长的煤炭需求,2021年以来国家相关部委积极推进煤炭增产保供工作,先进产能有序释放,供应结构持续优化,产量保持稳步增长。前5月,全国累计原煤产量为16.2亿吨,同比增长10.5%。铁路部门努力推进煤炭运输结构性改革,确保煤炭运输保障。前4月,全国铁路累计发运煤炭8.6亿吨,同比增长17.8%。

然而,产地煤矿安全生产专项整治持续推进,环保检查以及土地执法也在严格执行,煤炭新增产能不及预期。3—5月,全国原煤产量增幅分别为1.0%、0.0%和2.3%,加上进口煤大幅缩减,煤炭供需呈紧平衡态势,且更偏向于“紧”。

进口煤炭骤减

2021年以来,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逐渐减弱,各国纷纷重启经济并实行一系列刺激措施,全球对包括煤炭在内的大宗散货需求明显提升。一方面,进口煤与国内煤之间价差缩小,国内电厂对进口煤的采购热情也随之下降;另一方面,由于中澳两国间的贸易阻力不断加大,曾占中国煤炭进口量1/4的澳煤2021年以来进口量基本为零,也是中国煤炭进口缩减的主要原因之一。前5月,中国累计进口煤炭11116.6万吨,同比下降25.2%,增速较2020年同期减少52.1个百分点。煤炭需求超预期增长以及煤炭进口超预期缩减,是造成上半年中国煤炭供需形势紧张的主要原因。

煤炭价格冲高

上半年,国内煤价波动剧烈,呈“M”型走势。春节前,煤炭市场延续2020年四季度特征,冬季民用电需求提升叠加工业用电增长迅猛,煤炭供不应求,环渤海5500大卡现货动力煤价格一度突破1000元/吨。随后春节长假效应开始显现,下跌行情如期而至。经历一个月的下跌后,3月开始工业生产恢复正常,且在多重利好带动下,主要用煤行业均有不俗表现,煤炭需求淡季不淡。而产地新增产能受环保、安检限制,加上进口煤大幅缩减,煤价又一次迎来高峰。5月,现货煤价再次站上900元/吨的大关。截至5月28日,环渤海5500大卡现货动力煤价格报收838元/吨;上半年均价为756.2元/吨,同比上涨40.1%。

北方港运量高

上半年,工业生产旺盛带动北方港口内贸煤发运量大幅增长。前5月,全国主要港口内贸煤发运3.36亿吨,同比增长24.4%,其中沿海港口内贸煤发运3.25亿吨,增长23.5%。

上半年,由于煤炭市场较为火热,加上国家相关部委不断加大煤炭流通环节保障力度,提升港口效率,主要港口内贸煤发运量均迎来较大幅度增长,其中唐山港、黄骅港成为内贸煤发运量第一、第二大港口,前5月发运量同比分别增长35.0%和22.1%。受港口转型及业务分流影响,秦皇岛港、天津港内贸煤发运量增长相对平稳,前5月同比分别增长13.6%和13.9%。

运价高位运行

上半年,由于煤运需求较为火热,运力持续供不应求,沿海煤运市场迎来难得一见的高位行情,并呈“V”型波动。前2月,受春节长假影响,上游矿山、下游工厂陆续停工停产,煤炭市场开启“休假模式”,运价从2020年四季度的高位快速滑落。2月26日之后,工业生产恢复程度远超预期,煤运需求得到提振,丝毫不逊于2020年的冬季旺季。加上国际经济形势逐步转好,全球运输需求回暖,外贸航线运价大幅反弹,吸引不少兼营船舶“外出”。国内运力供给持续紧张,运价一路震荡走高。然而,5月中旬开始煤炭调控力度加码,长协煤“压舱底”作用显现,市场逐渐回归理性,运价有所回落。

截至6月18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中国沿海煤炭运价指数均值为1083.54点,同比上涨91.5%;秦皇岛至广州(6万~7万DWT)和秦皇岛至上海(4万~5万DWT)两条航线的平均运价分别为59.0元和43.7元/吨,同比分别上涨30.1元和23.4元/吨(见图3)。



3. 铁矿石运输市场特征

上半年,中国沿海金属铁矿石运输市场主要有五大特点:

下游行业表现较好

上半年,中国经济回暖背景下主要用钢行业稳定向好,钢材需求保持旺盛。前5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11.8%,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8.3%,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增长6.9%,通用设备、专用设备制造业以及汽车、船舶等制造业增加值均呈现较好增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前5月,中国铁矿石原矿产量为4.06亿吨,同比增长17.9%;粗钢、生铁和钢材产量分别为4.73亿、3.80亿和5.77亿吨,同比分别增长13.9%、16.8%和5.4%,产量均创出新高(见表)。



进口接卸平稳增长

上半年,由于下游钢材需求旺盛,且吨钢利润较好,钢厂普遍保持高开工率,铁矿石进口需求稳步增长。前5月,中国铁矿石进口量达44531万吨,同比增加约2500万吨,增长6.0%。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前5月,沿海主要港口外贸铁矿石接卸量总计3.82亿吨,同比增长5.1%。具体来看,唐山钢铁限产严格,腹地钢厂生产受限,唐山港外贸进口矿接卸量同比下降7.7%。伴随上海港干散货接卸业务基本退出,长江沿线进口矿接卸需求进一步向宁波舟山港聚集,前5月该港进口矿接卸量同比增长24.2%。其它主要港口如天津港、青岛港和日照港外贸进口矿接卸量同比分别增长2.8%、8.7%和5.7%。

港口库存平稳运行

上半年,面对较好的铁矿石需求,铁矿石进口量基本保持同步增长,港口库存水平总体平稳。截至6月18日,国内铁矿石港口库存为1.21亿吨左右,较年初下降2.6%;上半年库存呈先扬后抑走势,均值为1.27亿吨,同比增长8.9%。目前,港口铁矿石资源结构性短缺问题依然存在,高品矿资源抢手,部分矿种存在严重紧缺现象。

中转需求稳中向好

上半年,铁矿石需求较为旺盛,进口矿中转需求稳中向好。由于功能定位不同,主要港口铁矿石内贸出港量涨跌不一。分区域来看,国际疫情尚未平息,2021年以来华东沿海港口中转服务功能凸显。前5月,宁波舟山港和连云港港铁矿石内贸发运量同比分别增长10.5%和20.1%。山东及北方港口进口铁矿石更多由腹地钢厂消化,前5月,青岛港和日照港铁矿石内贸发运量同比分别下跌8.1%和30.3%。

市场运价大幅上涨

上半年,沿海金属铁矿石运输需求稳中向好,受煤运市场走势影响,运价大起大落。6月18日,中国沿海(散货)金属矿石货种运价指数报收于1203.66点;上半年指数均值为1199.86点,同比上涨22.1%(见图4)。


 

上半年,沿海铁矿石运价基本与煤炭运价走势同步。2月26日之前,由于春节长假影响,钢厂生产逐步停滞,高炉开工率持续下滑,铁矿石需求疲弱,运输市场货盘短缺,运价高位滑落,随后市场发生明显转变。不同于往年简单的复工复产,节后工业生产可谓强势复苏,煤炭、矿石、矿建材料运输需求同步提振,运价短期内回归至2020年冬储煤旺季期间的高位水平。直至5月中旬,随着国家相关部门介入大宗散货价格调控,遏制过度投机,运价才开启震荡回落走势。

4. 石油运输市场特征

2021年以来,受新冠疫苗持续接种、全球疫情形势整体向好推动,国际经济缓慢复苏,中国经济加速向好,能源需求总体增加。中国炼油行业产能呈现扩张趋势,原油生产保持平稳,民营炼厂占比进一步增加;受国内炼厂检修大年影响,原油加工量和表观消费量增速小幅回落。

中国原油产量继续稳步增长,前5月,完成8265万吨,同比增长2.2%,增幅较2020年同期提升0.3个百分点;原油加工量完成29274万吨,同比增长12.0%,增幅较2020年同期减少2.2个百分点;原油表观消费量完成30316万吨,同比增长2.3%,增幅较2020年同期减少2.1个百分点。

上半年,中国沿海石油运输市场主要有四大特点:

成品油价大幅上涨

上半年,在新冠疫苗广泛接种的助力下,全球主要经济体管控放松,生产和出行活跃,提振了能源需求,而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友对增加供应保持谨慎,油价维持强势。6月16日,布伦特原油价格升至每桶75美元,为2018年10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且有望继续走高。受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影响,中国成品油价格上半年进行了11次调整(其中上涨8次),累计上调汽油1180元/吨、柴油1140元/吨。

进出口增幅均缩减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原油进口近几年保持稳步增长。2021年以来,受油价高企影响,国内企业继续消耗前期存货,原油进口规模呈收窄趋势。5月,全国进口原油4097万吨,同比下降14.6%;前5月,全国进口原油22054万吨,同比增长2.3%,增幅较2020年同期回落2.9个百分点。

上半年,海外市场油品需求明显低于预期,在国内汽柴油价格高企的背景下,企业出口积极性一般。据统计, 前5月,全国出口成品油3002万吨,同比增长0.5%,增幅较2020年同期回落9.9个百分点。截至5月底,在商务部首批下发的2950万吨成品油出口配额中,企业共完成2164万吨,占比仅为73%,且4、5月的出口量呈逐月下滑趋势。而主营炼厂的出口转内销意味着沿海成品油海运量增加,虽利好国内成品油运输市场,但也引发船东对堵港滞期的担忧。

主要港口吞吐增长

受原油加工和储备需求增长带动,前5月中国主要港口进口原油接卸量完成1.56亿吨,同比增长7.4%。
上半年,受港口大型储运设施和保税政策、距离中东原油主要产地海上运输距离最近、产品辐射国内核心市场和东南亚区位等优势因素影响,广西石化炼化一体化升级转型项目表现亮眼,前5月离广西较近的湛江港原油吞吐量同比增长69.9%。山东地炼产能整合转移及原油运输网络升级初步完成,综合竞争能力提升,港口吞吐量延续较快增长。前5月,青岛港、日照港和烟台港原油吞吐量同比分别增长3.0%、10.4%和13.0%。新型民营炼化一体化炼厂于近年陆续投产并继续发力原油进口市场,前5月,宁波舟山港原油吞吐量在浙江石化原油进口量提升拉动下同比增长8.6%。大连恒力炼厂受大连地区疫情影响,上半年吞吐量同比下降8.6%。

运价:原油总体平稳,成油震荡回暖

前5月,中国沿海原油运输行情总体稳定,6月18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中国沿海原油货种运价指数报收1541.72点,与年初持平;截至6月18日,指数均值为1541.72点,同比下跌1.0%。

上半年,中国沿海成品油下海量先跌后涨。具体来看,前2月,冬季能源需求旺盛,南方各地基建项目春节假期前赶工拉动柴油消费,直接提升国内下海油运量。春节过后,国际疫情继续扩散,国内汽油消费尚可而柴油疲软,故3月份运量出现低谷。4—5月,国际原油期货价格节节攀升,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多次上调,“清明”“五一”假期提振汽油市场消费,气温回升导致工矿基建项目开工增加且小幅利好柴油,市场运量在5月份迎来小高峰。总体而言,上半年,国内成品油消费疲软且库存始终处于高位,海运量未有较大增长,特别是东北/华北至华南地区长航线货运量明显减少,而华东地区中短航线货运量增加抑制运价上涨。同时,中化能源推出海运竞价平台,在指导价格基础上鼓励船东理性竞争,市场回涨氛围被抑制。6月18日,中国沿海成品油运价指数报收1464.43点,较年初下跌6.8%;截至6月18日,指数均值为1477.19点,同比下跌1.7%。

二、下半年市场展望

1. 宏观经济持续向好

下半年,中国经济将继续保持较好发展态势,全球经济持续恢复,有利于内外需的增长。目前,支持企业发展的政策还会继续发挥作用,2020年出台的一系列制度性减税降费政策有利于降低企业负担,2021年以来的结构性减税政策也会给企业生产和发展带来新的机遇。从拉动煤炭需求的基本动力看,房地产开发投资韧性依然较强,制造业投资仍有提升空间,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存在支撑因素,出口仍有韧性,今后一段时间对煤炭需求仍有一定支撑力度。

2. 煤炭运输市场

下半年,影响沿海煤运市场走势的五大主要因素:

用电需求继续扩大

受“十二五”期间煤电装机高增速影响,中国“十三五”期间均处于电力供给相对过剩的状态,但受严格控制煤电新增装机影响,电力供需边际趋紧,至2020年已基本平衡。2021年以来,在用电高增速、限制煤电出力、高煤价影响煤炭发电积极性等多方因素影响下,部分省(区、市)出现限电现象。

上半年,国内企业发展良好,工业用电一直处于高位,日耗煤量屡创近几年新高。下半年,将迎来两个煤炭消费旺季,即“迎峰度夏”和“冬储煤”,民用电叠加工业用电,预计用电需求将继续扩大,但发电企业的成本压力也将进一步增大,煤电双方在电煤长期合同谈判过程中的博弈不可避免。

供需格局依旧偏紧

煤炭需求自2020年四季度以来就处于环比增长的趋势中,并呈现供给偏紧的格局。尽管 “保供”等政策效果已有所体现,但前期累积的供给缺口依然难在短期内弥补,低库存的状态还在持续。内蒙古煤炭产量继续受到影响、山西省和陕西省继续增产的潜力不足、进口煤炭继续受限等因素将制约煤炭供给的增加。2021年,港口动力煤市场供求关系将继续呈现紧平衡局面,尤其下半年夏冬季传统消费旺季发生供应偏紧的可能性较大。

煤价或将继续上升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也是中国“双碳”行动的元年,供给与需求存在矛盾。自“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出以来,环保与能源需求问题显现,动力煤价格也出现较大波动。环保限制下相继停产、限量的煤炭供应,与下游“淡季不淡”的需求增量形成的供需矛盾令煤价持续走高。在供应紧张、需求增长的局面下,短期内动力煤价格或依旧呈上升趋势。

煤炭进口保持低位

在经济“双循环”的背景下,减少对进口煤的依存度将会是较长一段时期市场调控的重要导向。前5月,中国煤炭进口量同比继续大幅下降,全年煤炭进口可能保持相对低位。随着沿海地区用能用电企业开工率提升,预计沿海电厂煤耗水平将有所提高,电煤消费将继续呈现“淡季不淡”特征,预计煤炭需求量将保持增长。而清洁能源发电增加以及东部省(区市)能源双控等因素将制约沿海地区煤炭需求增幅。在煤炭需求旺盛局面下,由于澳煤进口继续受限,加上进口煤价格偏高,下半年中国煤炭进口量可能继续保持相对低位。

不确定性因素尚存

随着各地高温天气的出现,“迎峰度夏”用煤旺季临近,政策性稳价增供的消息频出。5月中下旬,国务院常务会议接连三次(5月12日、5月19日和5月26日)关注大宗商品和原材料价格问题,煤炭期货价格应声下跌。6月10日,国家五部委(交通运输部、市场监管部、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应急管理部)赴曹妃甸港口调研,重点关注高温、长时间堆存、场存多的客户。为保障峰期用电安全,后期政策调控力度或将加大,尤其是限价政策出台与否将影响电厂是否开启大规模采购补库,对运输市场行情产生影响。

综上,电力需求继续增大,叠加煤炭消费旺季来临,市场需求较上半年继续增长。供应方面,限价预期使得坑口价格与港口价格产生倒挂,发运动力不足。同时,安监和环保力度不断趋严,煤炭产量受到阶段性影响,下半年煤炭供需继续呈现紧平衡态势。

上半年,沿海煤运市场“淡季不淡”;下半年,在外贸市场行情持续向好、内贸需求不断释放的情况下,煤炭运价或将再创新高,沿海煤炭运价“旺季更旺”。

3. 铁矿石运输市场

下半年,影响沿海铁矿石运输市场走势的四大主要因素:

钢材需求稳定向好

下半年,钢材需求基本面向好。基建仍有加速空间,制造业增速稳中有升,出口需求支撑国内钢价。房地产方面,开发商拿地意愿减弱,商品房持续去库存,考虑“以稳为主”“房住不炒”的政策基调和个人贷款利率微升,预计下半年房地产市场销售平稳。基建方面,前期较慢的专项债发行进度为后期提速预留空间,预计下半年基建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仍然偏强。制造业方面,预计下半年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稳中向好,工程机械、汽车用钢需求增速放缓,家电用钢需求增速仍保持较高水平。出口方面,随着疫情好转,海外旺盛的需求将支撑国内钢价与钢企盈利。

粗钢减产压缩需求

2021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开展去产能“回头看”工作,将重点压减环保绩效水平差、耗能高、工艺装备水平相对落后企业的粗钢产量,全国粗钢产量或将下降。同时,钢材出口退税和关税调整有利于促进钢铁出口产品回流,适度缓和国内钢铁供给紧缺格局。

总体来看,上半年粗钢产量快速上涨,下半年钢厂产量预计收紧。钢厂环保限产力度的加大,以及钢厂新增产能投入的推迟将压缩部分铁矿石需求。

价格或有上涨空间

巴西、印度等国受疫情和自然灾害等影响,一季度铁矿石出货量下降。在需求上涨的背景下,自4月开始国际铁矿石价格一路上涨,后在政策调控下涨势放缓,但仍处高位。由于中国铁矿石进口需求增加,进口价格快速拉升,5月份铁矿石期货连续合约成交价格达1250元,突破历史新高。预计下半年铁矿石价格仍有上涨的空间。

运需或呈收紧态势

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预计2021年政策面持续偏紧。三季度开始,粗钢产量可能下降,全年产量预计在10.55亿吨左右,同比略降,降幅取决于限产执行情况与钢材出口量。随着供给端的调控,钢材的供求基本面将趋于平衡,2020年因疫情而大幅增长的钢材库存将获得缓解。在国内钢厂主动压减产量的情况下,下半年中国沿海金属矿石运需将呈收紧态势,运价走势与煤炭运价保持同步,总体水平或将略低于2020年同期。

4. 石油运输市场

下半年,影响沿海石油运输市场走势的两大主要因素:

国际市场需求上升

随着全球经济逐渐复苏,下半年国际石油市场需求回升,“OPEC+”联合技术委员会预计过剩石油库存将加速消耗,从9—12月库存将降低至少200万桶/日。

在欧美等地解除疫情封锁的同时,亚洲局部地区疫情的影响依然不容忽视,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成为阻碍石油需求复苏的重要因素。产油国方面,伊朗出口被制裁的情势将给供应端带来较大影响。

国内原油进口增加

随着近两年中国新增炼油能力的释放及经济形势的进一步好转,2021年原油加工量预计将进一步增加,原油进口量或将达到5.3亿吨左右。2021年,中国预计新增炼油能力约3850万吨,包括中石化荆门石化450万吨、盛虹炼化1600万吨、河北鑫海800万吨和辽宁宝来1000万吨。同时,中国炼油行业将加快“由大做强”转型升级步伐,进一步淘汰落后产能。2021年,山东省计划淘汰13家200万吨/年以下炼油产能,合计将淘汰落后产能395万吨/年。综合考虑,预计2021年国内炼油能力将达9.3亿吨/年。

综上,下半年中国港口外贸原油进港量将继续保持增长。一方面,中国控制疫情得力,经济快速复苏,原油需求稳中有升;另一方面,由于原油价格较高、成本增加,以及节能减排力度不断加大,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占比增加,预计原油进口增速将继续放缓。

成品油市场方面,夏季是柴油的需求淡季,短期市场需求仍将疲软,从长期来看,政策方面对于市场的影响将继续加强。2021年以来,各省(区市)政府整治成品油税票问题,平抑市场物流价格,沿海成品油运量波动小于往年。同时,5月12日,财政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对部分成品油征收进口环节消费税的公告》,将混合芳烃、轻质循环油及稀释沥青三种产品纳入消费税征收环节,增加非国标成品油进口成本,意在提升国内炼厂汽柴油产品销量。由于此前华南市场贸易商对以上三种油品进口量占全国50%以上,此举或可增加该地区内贸成品油消费需求,利好“北油南下”,带动沿海成品油运输市场行情的回暖。

(执笔:上海航运交易所信息部 周杰 丁雨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