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全球120多个港,堵得一抹黑!

2021年07月28日 13时 CNSS

自2021年以来,航运业的黑天鹅事件一桩接一桩,各种天灾人祸,像一个个塞子似的,结结实实堵住了航运业的一根根大动脉,当前除了疫情这个“钉子户”持续作祟,亚洲、美西、欧洲等地区的港口继续积压外,还不断有其他“塞子”涌进航运业大动脉。
  • Delta变种病毒摧毁东南亚港口秩序,港口近乎“窒息”;
  • 美国西海岸港口“久病不愈”,拥堵变本加厉;
  • 中国上海港、舟山港等受台风“烟花”影响一度关闭; 
  • 南非开普敦、德班等主要集装箱港口遭到网络攻击陷入混乱;
  • 阿根廷重要谷物海运命脉水位报警;
一个个“塞子”,将全球港口堵得一抹黑,它们“齐心协力”推动世界物流供应链走向崩溃......


物流巨头Kuehne+Nagel创建的集装箱运输平台Seaexplore显示,目前,世界各大洲超过120个港口集体陷入拥堵,主要航运公司的310多艘船舶徘徊在这些港口外等待进港。

从图上看出,拥堵港口,密密麻麻。

美国南加州港

33艘船在港外焦急徘徊

在美国南加州,港口当局称航运危机不会消失,还会加剧,因为当前33艘货船漂浮在洛杉矶海岸外,等待漫长的停靠。

洛杉矶港和长滩港约占美国进口货物量的三分之一。这些港口是从中国进口的主要来源,几个月来一直严重拥堵。


南加州海洋交易所执行董事Kip Louttit表示,南加州港口面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重的拥堵,一些集装箱船已经在岸边等待了数周,其中一半是运载能力10,000TEU以上的巨型集装箱船,这推迟了交货日期并推高了运输成本。

越南港

国内重启封锁,港口陷入拥堵混乱

受印度、印尼影响,越南爆发最新一轮的Covid-19危机,7月25日胡志明市(HCMC)和该国南部地区的其他19个城市和省份预计将再面临两周的封锁期。

管理胡志明市Tan Cang Cat Lai内城河码头的西贡新港(SNP)7月26日上午通知客户,Covid-19已经“严重影响”了港口运营,港口拥堵正在加剧恶化。

西贡新港(SNP)补充说:“这对Tan Cang Cat Lai码头的运营产生了不利影响,由于进口集装箱的提货或放行缓慢,积压的可能性很大。”


此外,越南港口当局还警告称,受主要港口拥堵的压力影响,吉莱和毗邻的深海港口之间的流通性和过境能力也将减弱。

而在港口堆场,同样面临巨大的转运集装箱的压力,西贡新港(SNP)报告说,在越南各省之间穿越的司机必须持有3到7天内的Covid-19阴性测试结果,否则不能作业;而马士基报告说,Cai MepC的货物截止时间已缩短至72小时,进一步降低了可用的卡车运力。

中国上海港、宁波港

“海上台风+陆上暴雨”双向夹击,海陆运输一片“泥泞”


 
“烟花”袭击,上海港、宁波港紧急关闭

台风“烟花”在上周末开始北上,迫使中国上海港和宁波舟山港都关闭,预计本周中国将出现更多货运延误。

据悉,受台风“烟花”的影响,港口的仓库也已停止集装箱装载和向码头交货,40余艘外轮取消靠泊洋山港的计划,7月26日晚8点30分许,洋山港迎来了台风“烟花”过境后的第一艘靠港外轮——“中海之秋”号。
据一家货代称,上海港和舟山港码头和仓库均于昨天开始恢复,预计每个港口的船舶停泊时间都会延迟4到6天。”

在陆路方面,由于河南地区连日遭受降雨和洪水,公路运输受到洪水影响,集装箱物流中断,给港口运营和空运再填一颗“塞子”。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由于Delta侵袭东南亚,受此影响,东南亚、印度、缅甸等地区的制造业大受冲击,部分订单流向中国,一系列因素,都加剧了中国港口的拥堵压力。

中国港口协会近日表示,船舶运力将继续吃紧。

印度港口

Covid-19摧毁正常秩序,港口严重积压拥堵


 
近日,由于印度港口运营陷入僵局,集装箱船流通严重滞期,相关方已经开始纷纷取消从印度装运货物,因为港口集装箱严重堆积,没有可以使用的任何空集装箱,导致货物在多个港口停留长达数周之久。

集装箱的不可用,改变了海运的游戏规则,不少船只开始纷纷绕过印度港口,因为没有集装箱装运货物。
由于集装箱短缺,出口商无法接受新订单,确认的订单也因延误而取消,这也对现金流造成沉重打击,并造成严重的损失,整个行业都面临着出货量的大幅下降。

南非主要港口

开普敦港、德班港,因网络攻击而瘫痪


 

南非开普敦港

上周,南非国有港口和货运铁路公司Transnet SOC Ltd .因受到网络攻击造成中断后,宣布该国主要集装箱码头发生不可抗力。

根据Transnet发送给客户的通知,由于7月22日的网络袭击,德班港、库哈港Ngqura、伊丽莎白港和开普敦港均受影响。

通知中说,这些问题的影响将“继续存在”,不可抗力是一种意外或无法控制的事件,它使公司无法履行合同义务。

“此次网络攻击、安全入侵和破坏行为,导致TPT正常流程和功能中断或设备或信息损坏,调查人员正在确定入侵的确切来源以及ICT数据安全漏洞或破坏的程度。”

这进一步打击了南非自Covid-19大流行以来一系列封锁中脆弱的复苏。Transnet正在采取“所有可用和合理的缓解措施”来降低中断的影响。

为了降低影响,集装箱码头采用了手动移动集装箱系统,但速度较慢。

卫星跟踪数据显示,在德班港和伊丽莎白港停靠的船只数量都达到了两位数,开普敦码头外也开始排起长队。
 
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港口一个接一个陷入拥堵,目前已经超过120个。这些港口各有“不幸”,或Covid-19C重创,或遭遇天灾,或遭遇人祸,但殊途同归,结果都是一个“堵”。

据业内人士称,全球港口正在遭受几十年来从未见过的僵局,加上当前不断飙涨的海运费,全球供应链即将被摧毁,已经有很多地区消费品物价飞涨、民众囤货;也有制造企业“无米下锅”,关停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