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港口深陷危机!拥堵、运价飙涨!集运市场可能在2022年陷入混乱

2021年06月10日 13时 海运网


Vespucci Maritime分析师Lars Jensen表示,目前在盐田和华南等主要港口码头的拥堵正在给已经火热的集装箱市场带来巨大压力、更多问题以及不确定性,这种情况“显著增加”了集装箱市场严重缺乏运力的风险,这种风险将持续到2022年。

国外港口堵,美国西海岸已拥堵大半年之多;根据Sea-Intelligence海事咨询的数据,78%到美西港口的船舶均有延误,平均延误时间达到10天。Flexport表示,现在国际供应链每个交接环节都有可能出现延误,例如货物从上海装船,到进入芝加哥仓库,由疫情暴发前的35天已延长至如今的73天。欧洲最大北海港口鹿特丹港,有80艘集装箱船因运河封锁才到港不久,都在排队卸货;还有受运河事件直接影响最大的港口之一的汉堡港。再到目前国内港口,如今的盐田港和华南各大港口的拥堵。港口拥堵,意味着船舶准班率下降,可靠性降低。

马士基最新发布公告称:预计盐田港的拥堵和船舶延误将达到14天以上,盐田港作业水准只有正常水平的30%。南沙港拥堵严重,空箱提货和满箱进港需要9小时。

华南港口出现的瓶颈将进一步导致船期延误和船舶排队,这意味着船舶的往返班次可能比平时少。反过来,需要更多的船只来运输所有的货物,Jensen解释说。“目前,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全球10%的运力已经从市场上撤出。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来运输所有货主想要运输的货物。在瓶颈被解除前这个问题将无法解决。”这种瓶颈局面非但没有改善,反而会恶化,而且船公司也无能为力缓解这种影响。

Kuehne+Nagel负责海运物流的执行副总裁Otto Schacht表示,这种影响将在市场上持续至少6到9个月。谁会想到在美西港口的拥堵以及苏伊士运河大堵塞的混乱导致全球航运中断正在改善的局面下,还会出现盐田港严重延误的情况,有的船只等待超过一个星期,根据Marine Traffic的最新AIS数据,目前报告目的地为盐田的船舶共有36艘在等待,在情况没有好转迹象的情况下许多船只跳港改变航线。


Otto Schacht说:“在托运人寻求更多集装箱和舱位的时候,我们将面临更多的干扰,该影响将波及全世界以及每一个行业,所有这一切至少还会持续2-3个季度。”Kuehne+Nagel副总裁的立场与其他几家托运人的立场一致,他们预计市场上的困难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不幸的是,华南的情况似乎并没有改善。南沙受疫情影响限制范围扩大,这将加剧盐田已经出现的拥堵问题。”Scan Global首席执行官Allan Melgaard上周表示。

Norman Global Logistics Hong Kong总经理Stefan Holmqvist表示:“疫情防控和货物拥堵正在造成整个地区的运输和物流延误。严重的交通堵塞导致卡车运力不足,集装箱提货会延误10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许多货运公司需要通宵进行运输、储存和吊装,增加了成本。”

马士基、达飞轮船和地中海航运等船公司已经开始重新调整船只取消挂靠华南,预计部分船只会出现重大延误。Vespucci Maritime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表示,赫伯罗特公布的盐田港未来4周计划疏港名单已翻了两番达到16个,而几天前仅为4个。马士基昨7日发布的公告中列出了40艘受拥堵影响的船只,与三天前相比“大幅升级”,当时该航运公司表示,“有几艘”船只将受到影响,货物将转移到其他航线。


鉴于盐田港去年的吞吐量为1330万标准箱,加上马士基目前声称的生产率下降,Jensen估计,自危机开始以来,盐田港每天有约25500标准箱无法处理。“当时苏伊士运河阻塞影响了55000标准箱的日流量。但这只持续了六天。盐田现在已经14天了,而且还在继续,并且南沙和蛇口也受到了影响,”他补充道。“积压的货物每天都在增加。一旦港口恢复正常运营,我们应该预计将出现货物激增——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有船只可以处理的程度。这反过来会导致在目的港滞后两到五周时间的潜在拥堵。”

与此同时,集装箱现货价格也在飞涨。亚洲至美国西海岸运价达到8000至11000美元/40尺箱;亚洲至美国东海岸涨到11000至20000美元/40尺箱子。而在亚欧航线上,即期运价已超过10000美元/40尺箱。如果加上预定、保障等额外费用,从亚洲到北欧的运价达到14000至15000美元/40尺箱。现在中国到英国的一个40尺箱支付13000至14000美元,相信本周就会达到15000美元。运费太高,导致许多货主取消了订单,高昂的运输成本已经吃掉了本就不多的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