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的“蝴蝶效应” 舟山修船业直接损失超15亿元

2021年06月09日 11时 每日经济新闻



下降,订单数急剧下降。

“现在整个舟山的外轮修理厂每天都在和船东解释,为什么船不让进。”舟山一修船厂生产计划科主管张志涛告诉记者,最近这短短二十多天内,据19个规模以上企业初步统计,已经约有240个修船订单被取消。

4月底,舟山,在一条途经孟加拉、印度、新加坡等国港口的货船上,11名船员核酸检测呈阳性;5月底,山东日照港区新增2例海港输入病例,均来自印度货船;同是5月底,深圳盐田港区排查出7例无症状感染者,均与国际货轮作业有关,6月,仍不断有零星病例出现。
  
海上“围城”、境外输入、本土新增,进一步加重了国内各地做好港口码头防控疫情的压力。舟山市政府也早在4月底做出相应的应急预案。5月下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舟山多个码头了解到,修船业成为本次印度疫情冲击下的重灾区。
  
“如果疫情持续到6月底,(这段时间)修船接不到新订单,那么一直到8月份,我们都会是停工或半停工的状态。”张志涛心急如焚。

“现在7月份的单子都取消了。”舟山五船厂人事部经理叶维刚刚开完内部讨论会,下一步,等现有的船舶修完,公司将不得不安排自有员工轮流休假,如果这个状况持续下去,外包工也需要减半。

与舟山六船厂长期合作的工程外包工头傅海告诉记者,6月1日他要带着手下100多名工人去福建找活儿干。
  
“这些成熟的产业工人一旦流失,疫情之后再想重新组织,就有困难了。”叶维十分担忧,“因为船厂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必须比别的地区价格高,工人才会回来,对后期的成本、订单影响都很大。”
  
记者从船厂周边的旅馆了解到,其主要的住客都来自于外来的船舶维修工,餐饮业、交通业等生活配套的商户收入也主要来源于此,一旦修船量大幅下降,将直接牵动周边的经济活动。“不过目前还没有感受到,可能得再过些日子。”有旅馆老板娘说。
  
而从企业性质来看,民营修船厂的生存状况更为严峻,甚至有船厂已经直接通知放假。
  
“外轮修不了,国轮维修的占比又少,连人工工资都撑不起。”张志涛认为,形势刻不容缓,一些央企、国企或者兄弟公司的修船厂现阶段还可以撑一撑,相互调配一下,但对本身实力较弱的民营企业来说,就算给工人休假发放最低生活保障,对减少船厂的运营成本也只是杯水车薪。

中国修船业占据了全球近40%的份额,已形成了以大连、舟山、广州为中心的三大区域竞争格局。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因当前国外疫情形势复杂严峻,同时,入夏升温也给船舶修理作业防护带来了新的考验。为了切实把牢修理国际航行船舶境外疫情输入关口,舟山市经信局结合市防办有关系列要求,制定了最新的防疫政策。
  
“通俗来说,并不是把港口都封掉,而是会选择性开放。”舟山市外宣部门负责人在谈起防疫政策时向记者表示,“防疫是头等大事,符合条件的船舶就可以审批通过,来自高风险地区或人员换班不满足要求则不能停靠,需要根据每艘船的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舟山市经信局分管船舶修造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听取记者带来的行业声音后说道:“目前正处于防范疫情反复的特殊时期,作为执行部门必须严格按照市政府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要求落实到位。”
  
有接近指挥部的相关政府部门人士告诉记者,舟山的防控原则是有序进港。“去年舟山修船产业兴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脱硫塔业务的火爆,二是舟山有序开放船员换班。”据他透露,这种“有序”对地方政府是一种无形的压力,由于地方的医疗条件、防疫设施设备有限,所以当疫情形势紧张时,舟山秉承“有条件地进港”策略,就像今年受印度疫情影响,舟山将管理标准有所提高。
  
地方政府有地方政府的巨大现实压力和全局把控要求,企业有企业的难处。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关部门也正在想法设法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我们在执行防疫政策的前提下,也正积极向上级提供建议,尽量能够让一些符合条件的国际船舶到舟山来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