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堵船“蝴蝶效应”显现 上海港忙“疯”了

2021年05月21日 09时 航运界

生在2个月前的苏伊士运河堵船事件,对全球市场造成的“蝴蝶效应”仍在继续,本月以来,积压的数百条大型远洋国际航行船舶相继抵达目的港,也给上海的海港口岸带来忙碌的景象,上海港为何也发生了“堵船”,如何缓解?
  
上海洋山港吞吐量最大的盛东码头,绵延3公里的岸线,多船同靠,不少船只只好停泊在东海海域等候。不光是盛东码头,连日来,洋山港各码头泊位均处于高位运行。这也是2个月前的苏伊士运河大堵船产生的后续效应。



上港集团盛东公司营运操作部当值经理胡融融说:“现场作业进集箱忙了,那我选择在箱区里面,如果现场桥吊忙前场这边忙了,我就会选择在码头岸边,如果控制室里箱量出问题了,我就会在控制室里。”
  
每天胡融融都会开着车穿梭在码头的各个角落。中午时分,两艘来自欧洲的巨轮相继靠港,近400米长,2万多标箱,和长赐号货轮相近,胡融融要做的,是保障靠泊安全的前提下,让船只快进快出。为此,数十只岸桥不再“专一”于一条船,而是由胡融融灵活调配。
  
盛东码头承担了欧洲航线的船只靠港任务,该航线绝大部分都经过苏伊士运河,经历世纪大堵船的货轮陆续靠港,让码头作业量陡增。原本一艘船需要36个小时进行装卸作业,现如今,要求24小时内必须离港。
  
压缩靠泊时间,只能从提高码头的工作效率去弥补,盛东码头目前还需要依靠人力指挥,而在全自动码头洋山四期,则通过数据跑路,用机器替代人力,让卸箱、装箱、货物查验通关达到最大效率。



洋山海关党委委员物流监控三科科长邢之豪表示:“我们‘无侵入式’就是给集装箱拍CT,这样一个查验的手段,那么我们查验过程可以缩短到分钟以内,基本上它过检是15秒。”
  
上港集团尚东分公司总经理助理王骏说:“我们这边场地所有的轨道吊都是我们自动化的操作,所有的指令由系统统一发送,而且根据作业的服务,所有的设备的自动繁忙状态不同,先后指令的优先秩序,我们设置好逻辑,为船侧和我们路侧的集卡服务。”
  
这些天,洋山四期码头几乎每天都会呈现"四船同靠"的繁忙景象,这些欧线船原本停靠在其他码头,现在则通过片区联动的方式,调整航线,纾解其他码头的压力。
  
王骏说:“我们生产安排每周的话有27班船,相对以往来说密度增加许多。”



据洋山边检站披露,今年4月份该站共办理入出境(港)船舶710多艘次,同比增长约6.2%;集装箱吞吐量达到190万多标箱,同比增长超20%。进入5月份,大船密集进出港的态势仍在延续,日均靠船量达20余艘次。
  
洋山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副站长王志斌表示:“对国际航行船舶实施网上预检,边检行政许可网上办理,确保船舶抵港即可装卸作业。”
  
数据显示,货船靠港高峰期间,平均每天的船舶处理作业在200艘次左右,集装箱吞吐量接近历史记录。这波集中靠港船只主要来自从欧洲经苏伊士运河前往亚洲的东行航线,而伴随着前往欧洲的西行航线陆续返程,预计明天起,就将迎来第二波高峰。
  
上港集团生产业务部总经理助理说:“那两天我们吞吐量都达到过14万标准箱的日均,我们创纪录的话是14万9000多,15万不到一点。明天起陆陆续续那些万箱船,集中开始到港,开始集中到洋山港来进行装卸作业。”
  
目前,上海港各码头正在进行人员调配、机械保养,场地整理,码头前沿航道的疏浚等工作,为应对下一步的靠港高峰做准备。是否能够尽快纾解船只、维护航运秩序正常运行,这不仅考验着上海港服务能级和辐射力,同时也是上海作为国际航运中心的应有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