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投资者关心的热门话题,中远海控高管这样说

2021年04月09日 09时 航运界

4月7日,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海控”)(上交所股票代码:601919;港交所股票代码:1919)召开2020年度业绩说明会。
 
中远海运集团董事长、中远海控董事长许立荣,中远海控执行董事总经理杨志坚、执行董事冯波鸣、副总经理叶建平、总会计师张铭文、副总经理陈帅及董事会秘书郭华伟出席会议并回答广大投资者问题。

 
 
据航运界网长期跟踪了解,中远海控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达到1,712.59亿元,同比增长13.3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9.27亿元,同比增长46.76%。2021年第一季度,该公司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54.5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154.06亿元。

 
 
许立荣表示,中远海控自2016年重组以来取得积极成效。主要有几个因素:一是重组整合收购使公司实现跨越发展,集装箱运力与港口运营规模都保持在世界第一梯队,实现规模效益,为未来可持续发展打下了夯实的基础。二是统筹抓好疫情防控和生产经营成效显著。公司坚持以人为本,抓好境内外疫情防控,集团率先复工复产,落实六稳六保,保障供应链畅通,赢得了市场的先机。三是坚持以客户为中心,运用数字化持续提升服务品质。公司坚持把为客户服务作为发展的魂和本,不断拓展端到端服务,通过提升企业服务内涵提升企业竞争力。四是充分运用市场化的机制,激励海内外员工恪尽职守勤奋工作。公司积极推行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推进职工持股,通过多种激励手段激发职工工作热情,员工对未来充满信心。
 
1. 中远海控“十四五”发展规划以及是否有新造船计划?
 
杨志坚:中远海控“十四五”规划的战略目标,一是致力于成为在资本市场上具有最高品牌价值的头部企业,二是致力于成为集装箱班轮运输和码头运营商具有综合竞争力最强的跨国企业。为了实现这些战略目标,公司将通过以下路径来实现:一是升级全球航线运输网络。截至去年底,中远海控双品牌总体运力规模是307万TEU,同时手持订单包括12 艘23,000TEU 型集装箱船舶。未来五年,我们将继续践行规模化、全球化战略,以确保公司运力规模处于行业第一梯队。如有进一步船舶订造计划,将会及时对外公布。值得指出的是,“十四五”期间新增运力将重点投放在东西主干线,并拓展新兴市场。二是升级全球端对端服务网络,重点聚焦平台化资源整合,加强全球布点、陆基建设,全球布点,连点成线,丰富端对端服务内容,增强为客户提供端对端服务的能力。未来五年,端对端服务占比从现在的18%增加至30%以上。三是升级全球数字化、信息化网络,进一步拓宽供应链服务能力,发挥内外贸电商平台作用,加快GSBN平台实体化运作。四是升级双品牌协同价值,加强两个品牌中后台的深度融合,形成三网合一、五位一体新的格局,但在资本运作方面,仍然保持两个独立的上市实体,为资本运作提供灵活性。
 
许立荣:从市场趋势来看,增加新船订单是符合市场规律的。此前,东方海外也公告了12艘23,000TEU集装箱船。请投资者放心,在班轮行业,我们一定是成为规模领先者之一,将现在的规模效益继续延续到未来的市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2、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目前欧洲航线运价和运量的情况如何?
 
陈帅:从亚欧航线运量来看,去年7月份开始逐渐走出低谷,运价自2020年10月份开始逐渐走高。这期间,运量一直相对稳定,保持了一定的增速。2021年一季度,亚欧航线运量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了8.2%,相对可观。随着欧洲各国疫情得到控制以及疫苗推广,欧洲主要国家的港口拥堵情况得到有效控制,物流链开始恢复正常,运价从1月初的高位有所下滑,目前仍在高位震荡。
 
3、中欧贸易投资协定的不确定性以及欧盟制裁中国等因素,对公司今年的运量有何影响,将采取哪些应对措施?
 
陈帅:作为亚欧航线的主要承运商,我们希望这项协议能够进签署,相信会进一步促进中欧双方的人员往来,给当前比较旺盛的亚欧航线 带来进一步增长的空间和机会。之于企业本身,将立足于当下,重点关注已经较为繁荣的欧亚航线,为客户提供全面稳定的服务。我们将持续关注这项协定的进展,了解客户未来在供应链需求端的规划情况,并提前做好相应的规划。

 
 
4、今年3月美国签署1.9万亿美元新冠纾困救助方案,这将对美洲的运价和运量产生哪些积极影响?
 
陈帅:我们认为,这将大概率带动美国进出口持续增长。目前,美国零售库存仍处于低位,经济刺激计划将进一步促使美国进口商增补库存,美国消费市场将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因此,1.9万亿美元纾困计划,将使太平洋航线的需求持续旺盛,大概率将持续到2021年第三季度甚至更长时间。中远海控双品牌,作为在太平洋航线上份额长久保持第一的运输品牌,市场需求保持旺盛,将给中远海控带来更多的市场发展机会,也从中受益。
 
5、公司将如何提高航运数字化建设的差异化发展?
 
叶建平:数字化及数字化转型是为客户提供及时、高效、稳定、可靠服务的关键保障。在过去两年,公司发布外贸电商平台SynconHub和Freightsmart,主要是把报价、订舱、结算等结合在一起,为客户提供全流程、在线数字化服务,客户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进行操作。内部操作系统向着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进一步发展,目前公司的核心运营和操作已经基本实现数字化管控,例如全球空箱调运计划已经有超过50%以上由智能调运系统来完成。今年,在空箱修理方面,也将逐步实现AI技术改造,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在货物中转和预计抵达时间方面,我们都运用了AI技术,来帮助我们更好地管理客户的货运计划,提前发现问题,寻找解决方案。3月17日,GSBN区块链平台在香港成功组建并正式营运,成为公司数字化转型过程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目前已经开发了区块链技术的进口放货和报关,下一步将开发区块链提单。
 
6、公司未来在增强投资回报方面,有什么打算?
 
张铭文:我们将积极推动“十四五”发展规划,增加运力,保障供箱,提升服务。2020年度,公司建议向全体股东通过资本公积转增股本的方式,每10股转增3股,将在今年的年度股东大会批准后进行实施。下一步,公司将加强经营管理,做强做优,努力提升经营效益,进一步研究提升资本结构的相关方案。
 
许立荣:我们的宗旨是一定要让股东的投资回报最大化。我们希望效益做好,也让投资者有信心,有更好的回报。
 
7、疫情对集装箱行业和公司的业务产生了哪些影响?中远海运集团采取了哪些措施应对全球疫情?
 
许立荣:疫情导致欧美复工复产能力非常脆弱,但快消品的需求增长比较大,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增长势头旺盛,特别是鞋帽、衣服、电器、居家办公用品等,这就造成去年冰火两重天的情况——上半年无货可运,下半年一箱难求。在复杂的市场情况下,一是坚持以人为本,做好海内外14万员工的疫情防控,尤其是船员方面。二是率先复工复产。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在重点物资运输方面承担了很多工作。三是去年后期稳外贸稳供应链。在一舱难求、一箱难求的情况下,我们努力增加运力供应,增加了40艘船舶,加开20多个主干线航次,为稳外贸发挥作用。四是坚持客户为导向。目前来看,海外疫情还没有完全控制的迹象,因此,这样的市场趋势还将维持一段时间,我们将秉持去年实施的一系列措施,为客户提供最好的服务,为稳外贸、为稳供应链做好本职工作。
 
8、中远海控自营船舶,融资租赁船舶,经营租赁船舶在总运力中占比各是多少?另公司对于船舶短期租赁租金暴涨是如何看待的?
 
郭华伟:重组整合以来,公司积极践行全球化战略,自营船队结构得到持续优化,自有及租赁船舶比重保持在较合理水平。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远海控旗下自营集装箱船队运力超过307万标准箱,其中49%为自有船舶,19%为中远海发租入船舶,32%为其他外部租入船舶。船舶市场租金水平,受市场货运需求与供给侧关系变化等因素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