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防务:重整无凭 天海飘零

2021年02月02日 09时 航运界

作为2020年下半年的大牛股,天海防务年后日渐消沉。即使利好加身,也难改颓势。刚刚重整完毕,消除终止上市的风险,公司就突遭监管层立案调查,麻烦事接连不断。

 

 

被立案调查 重整屡遭监管问询

2021年1月25日晚间,天海防务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违反证券期货相关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告中,天海防务未披露具体因何事涉嫌违规,市场关注的焦点一致指向此前的重整事宜。

 

2019年3月21日,天海防务收到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应诉通知书》,债权人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〇四研究所以公司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2020年12月31日,天海防务表示公司已取得《民事裁定书》,裁定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公司股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消除。不过,天海防务在实施重整计划期间,曾多次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董事长也因为敏感期交易收到监管函。

 

2020年6月,天海防务、管理人方达律师事务所、隆海投资及上海丁果签署《框架协议》,隆海投资与上海丁果联合对公司进行重整投资,向公司投入不低于7亿元的重整资金,有条件受让公司实施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形成的股份,隆海投资或其指定投资主体将在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根据重整方案,公司以现有总股本为基数,按每10股转增8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共转增7.68亿股股票。以上转增形成的股票将不向股东分配,全部无偿让渡,由重整投资人厦门隆海、上海丁果或其指定主体以12.1804亿元对价有条件受让,价格大约在1.59元/股。然而,公司股价当时在3元/股以上,之后一度达到13元/股的高价。重整投资人的受让价格与目前的股价之间存在极大价差,这引发了交易所多次问询。

 

交易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天海防务说明公司股价短期内涨幅较大与公司经营业绩等基本面情况是否匹配,并结合公司经营业绩、股价走势,对比同行业上市公司估值水平,就公司股价异常波动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此后,上海丁果并未直接受让股票,而是指定厦门信达、冯翠英等13名自然人作为重整投资人,这进一步引发了监管层质疑。几番问询过后,天海防务遭到调查。

 

基于以上违法事实,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21年1月25日收盘时持有天海防务,并在2021年1月26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须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光环不再 上市十余年买了个“寂寞”

公开资料显示,天海防务是国内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专业民用船舶与海洋工程设计企业,而且还是我国船舶科技类第一家民营上市企业,自设立以来,一直以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设计为主营业务。

 

不过,天海防务自2009年上市以来,业绩平平,净利润在行业内中并无太大亮点。2018年公司计提大额商誉减值以及与重大合同有关的资产减值,此外也由于公司资金紧张,债务缠身,经营不善等原因,当年天海防务净利润亏损高达18.78亿元。2019年,受资金及债务等影响,业务订单承接不足,天海防务持续亏损,年内净亏3.58亿元。

 

自2020年开始,天海防务盈利能力得到一定改善,同时,公司股价也走出阶段性牛市行情。2020年8月下旬至9月上旬,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内,天海防务创造了股价涨超200%的奇迹。不过,短炒过后,公司很快便被打回原形。尤其是立案调查公告发布的次日(1月26日),公司股价暴跌14.67%。

 

1月26日晚间,公司紧急发布一则利好消息,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大津重工签订《莆田平海湾海上风电场三期项目风机基础工程—风机安装平台制作安装项目合同》,本合同价格为5357.8万元,占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9.09%。或受此利好影响,公司股价于1月27日涨超9%。不过,只是走出了一日游行情,利好快速被淹没。公司后市情况尚不明朗。

 

回溯历史,上市十余年来,天海防务股价几乎原地踏步,涨幅为17.90%,如果坚信长期价值一直持有,名副其实买了个“寂寞”。“规模最大”“第一家”等头衔只是个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