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誉评级:航运脱碳任重而道远,并非想象中那般容易

2022年05月04日 23时 航运界网

据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最新报告陈述,由于近两年全球航运业的分散化以及碳排放的审查趋于宽松,再加上船东沉重的债务负担,他们认为航运脱碳在航运业已经不是第一梯队的核心问题。报告中指出:“航运业的环境监管尚不成熟,鉴于该行业在世界贸易中的作用以及缺乏可行的替代方案,气候风险对航运业的生存威胁很小。”
 


海运贸易占全球贸易的 80%,仍将是世界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没有其他商业上可行的替代品的情况下还会继续增长。 在2018年,国际航运占温室气体 (GHG) 排放量的2.9%左右,即10.76亿吨,这仍然使其成为每吨公里污染最少的运输方式之一。惠誉评级估计,假设不采用影响能源效率或碳强度的新规定,到2050年航运可能会贡献约10%的全球碳排放。

报告指出,航运业的船舶高度分散,排名前10位的航运公司占全球总运力的比例不到 20%,再加上不同大小和类型的船舶,这使得就脱碳政策达成共识变得困难。此外,在该行业实现减排涉及整个价值链的协调,从建设和维护到燃料和支持基础设施,使得运用新技术的航运公司通常负债累累,甚至利润率低,渐渐地就不愿投资未经证实的技术。

早在2018年4月,国际海事组织(IMO)就制定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初步战略。然而,国际海事组织的长期脱碳目标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也没有概述二氧化碳的绝对减排目标。它的目标是到2050年至少减少50%的温室气体排放,到2030年至少减少40%的碳强度,到2050年至少减少70%的碳强度,与2008年的水平相比。这使得国际海事组织目前的脱碳计划比《巴黎协定》更为宽松。此外,在找到长期解决方案之前,国际海事组织没有实施任何基于市场的抵消措施来填补减排缺口。

航运公司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减少碳排放,但没有一种单独足以实现IMO的目标。成功过渡到替代燃料可能是实现目标的唯一可行解决方案,但这种选择受到开发成本、技术、燃料可用性、基础设施和存储的限制。

航运业正在考虑使用多种替代航运燃料,其中液化天然气 (LNG) 是主要的过渡燃料。与传统重质燃料油相比,液化天然气的碳排放量减少25%,氮氧化物排放量减少 90%,而且不含硫,但这不足以实现2050年的目标。下一代航运替代燃料很可能是氢或氨,尽管这两种燃料在商业上都不可行,而且它们只能替代当前船用燃料消耗的不到50%。

其他减排途径包括使用更大的船舶提高运营效率,从而增加规模经济并提高碳强度。慢速航行可以减少燃料消耗,准时到达港口和路线优化也可以。流体动力学,包括更高效的船体设计、涂层、污垢和推进系统,可以将燃料消耗和碳排放降低10%–15%。机械改进,包括燃料消耗效率和混合动力,可能有助于实现脱碳目标的5%–20%。

来源:航运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