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十三年!“新玩家”威尔森再战油运赛道!

2022年05月03日 23时 航运界网

如果用一个词语来概括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两年多的生活就是“变化”,而在此期间,航运业也在“混乱”与“秩序”之间反复横跳。同时,在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局势与环保法规等多重因素的推动下,船舶管理市场也持续面临着机遇、挑战与变革。

近日,航运界网专访了威尔森船舶管理公司(Wilhelmsen Ship Management,以下简称“威尔森”)船舶检查服务部门总经理Ajit Kurup,就威尔森面临的变化、在新环保法规下的船队管理、新技术对船舶检验的影响等方面进行了交流。
 


对于威尔森来说,最近的一次变化发生在今年1月,威尔森船舶管理公司与德国公司Ahrenkiel Tankers达成协议,获得该公司80%的股份,并将其更名为 Barber Ship Management。这是威尔森自2009年售出前子公司国际油轮管理公司(International Tanker Management,简称“ITM”)退出油轮市场后,时隔十几年重返油轮市场的重要一步。

谈及重返油轮市场的原因,Ajit Kurup表示:“在质量和安全方面,今天的油轮市场与十多年前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油轮性能也得到了更好的监管,这些都使我们有信心重新进入油轮市场。

“在重返油轮市场之前,我们已经拥有了丰富的天然气船舶业务经验和良好的业绩记录。我们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船舶管理公司之一,共管理23艘液化石油气(LPG)船舶和10艘液化天然气(LNG)船舶(包括液化天然气运输船、液化天然气加油船和浮式LNG存储再气化装置)。我们对这些船舶的安全管理遵循最严格的行业标准,因此也能够满足与其类似的油轮安全管理要求。”
 


作为全球最大的第三方船舶管理服务提供商之一,威尔森目前管理船舶数量超过450艘,旗下现役海员10800名。威尔森的技术管理和船员管理服务已扩展到各类船舶领域,包括LNG/LPG运输船、滚装船和 汽车专运船/汽车运输船(PCC/PCTC)、集装箱、邮轮、散货船和近海船舶等。此外,威尔森还提供干船坞检验、停堆和新船监造等服务。

近年来,随着国际海事组织(IMO)限硫令的生效,“碳中和”、“碳达峰”目标逐步推进,“环境友好”与“可持续发展”亦成为船舶管理行业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与此同时,新冠肺炎疫情依旧肆虐全球,俄乌局势不甚明朗,更是令船舶管理行业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如何在变化无常的大环境中,保证稳定且优质的船舶管理服务,也成为了船舶管理企业当下最热门的议题。

据Ajit Kurup介绍,威尔森已投入大量资金改进系统、技术和流程,为陆上和船上人员提供大力支持:“我们制定了良好的内部和外部集中审计制度,确保服务交付符合标准,业务流程高效稳健。同时,我们鼓励建立透明而负责的船上文化,培养‘公正文化(Just Culture)’,鼓励船员上报安全问题,积极从错误中吸取教训,防止同样的问题再次发生。”

谈及国际海事组织提出的2030 年和2050年的航运脱碳计划,Ajit Kurup认为,未来船舶管理企业完全有可能运营零排放船舶。

当然,Ajit Kurup对此抱有的积极态度并非盲目自信,而是基于威尔森在脱碳领域探索的实践经验。早在2018年,威尔森船舶管理公司的母公司威尔森集团与康士伯海事(Kongsberg Maritime)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Massterly的合资公司,联合开发和建造零排放无人集装箱船。去年11月,这艘名为“Yara Birkeland”轮的船被交付后,在奥斯陆峡湾开始了其处女航。
 


据了解,“Yara Birkeland“轮长79.5米,宽14.8米,满载吃水6米,空载吃水3米,正常航速6节,最大航速13节,载箱量为120 TEU。交付使用后,该船首先被投放至挪威南部一条长约37英里(约59.5公里)的航线上(Porsgronn-Brevik)用于肥料运输。通过对节省的燃料和船员成本进行测算,得出每一次航行可节省约90%运营成本的结果。“Yara Birkeland”轮投入运营后,将逐渐从有人操作过渡到“无人”自主操作,并计划在2022年进入到为期两年的技术测试期,使得该船能够自主推进,最终获得纯电动自主航行集装箱船的认证。

对此,Ajit Kurup表示:“根据国际海事组织提出的脱碳计划(2050年),我们还需要更长时间来实现这个目标。我们目前运营的零排放船舶并不适合长途贸易路线和深海航行。为了在整个行业普及零排放,还需要在整个价值链进行变革,使其适应更环保的选择,以满足国际海事组织的要求。”

此外,Massterly公司与挪威杂货经销商ASKO公司(船东)正在联合开发建造两艘全自动驾驶电动船舶——ASKO零排放滚装船(RORO)。据了解,此次建造的电池动力零排放滚装船每次可运输16辆卡车,将取代200万公里的陆地卡车运输,预计每年节省5000吨二氧化碳排放。
 


威尔森表示,在较短的脱碳时间期限内,将帮助船东遵守即将出台的要求,包括针对现有船舶的《能效设计指数》(EEXI),以及即将于2023年1月1日生效的碳强度指标(CII)。此外,威尔森预计,大部分船东将选择安装主机功率限制(EPL)设施来减少船舶的二氧化碳排放,该装置可能是现有船舶满足EEXI要求的最简单的方法,因为只需要对船舶进行少量改动,而且其安装对船舶正常运行的干扰最少。

航运业实现脱碳化已成为不可逆的趋势,这也意味着船东需要遵守更多的能源效率法规,最终将碳排放降至较低水平,或实现零排放。此外,管理双燃料船舶和可替代燃料船舶(如甲醇、氨和氢燃料船舶)的技术要求也将发生变化。

但值得注意的是,与传统燃料相比,可替代燃料需要的存储空间具有很大不同。未来操作这些船舶的资深认证海员将更加稀缺,因此威尔森一直在大力开展船员培训和认证,以建立后备力量充足的船员队伍,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

对此,Ajit Kurup强调:“我们必须不断改进船员的工作流程,有效应对新型燃料船可能遇到的安全问题。我们从未停止对技术平台和人员的投资,因为我们需要不断收集数据和分析数据,提高能源效率,尽可能对提高船东船舶的管理效率。”

如果说环保规则的变化,推动了威尔森在“无人船”领域迈出第一步,那么新技术(如线上远程评估、无人机检验等)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双重推动,也促使威尔森对传统的船舶检测进行更多的思考、改变和探索。

在船舶检验领域,过去几年出现了多项创新技术,特别是利用先进技术进行远程检验。此外,人工智能技术也能够收集相关数据,帮助人们获取船舶状况信息,但这些船舶状况数据来自数据库中的历史信息,并非以实际目测评估为基础。

因此,Ajit Kurup强调,船舶检验是一项以人为本的工作,船舶检验员是十分重要的资产,他们将在技术支持下开展高效的船舶检验工作。没有技术能够取代经验丰富的资深检验员,他们的实地检验工作更能确保船舶检验的准确性。这些技术还不够细致,无法发现所有故障,有可能掩盖许多潜在问题。
 


当然,这并不代表威尔森完全否定创新技术的应用。据Ajit Kurup介绍,威尔森已投资建设先进的平台,帮助检验员提高工作效率。通过平台,客户可以查看上千张图片和视频,了解船舶情况。此外,威尔森正在积极寻找更多技术,帮助检验员改进检验流程,提高准确性,最大限度缩短船上检验时间。

谈及未来几年威尔森船舶检验的发展,Ajit Kurup表示:“我们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对船舶进行准确的质量评估,此类船舶检验面向的是具有这方面需求的客户。我们的船舶检验服务需求增长强劲,仅2021年的船舶检验总量就增长了37%。预计未来三年将继续增长。此外,2019到2021年期间,我们在中国检验了大约100艘船舶。其中大部分为散货船,其次是油轮/化学品船和天然气船。

“受新冠疫情的限制,我们需要提前对上船检验行程进行细致规划。尽管如此,我们仍努力为客户提供准确的高品质船舶检验报告。在这方面,各家港口都有具体的要求,我们已经做到了提前制定计划,灵活应对变化。”

来源:航运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