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四国!陆海新通道泰老中蒙国际联运班列开行

2022年04月06日 09时 上游新闻

4月4日,陆海新通道泰老中蒙国际联运班列从老挝万象发车,列车上来自泰国工厂生产的口罩,将搭乘中老铁路班列途经中国重庆,最终到达蒙古国的乌兰巴托,全程预计用时15天。这是泰国首次通过中老国际班列将防疫物资运往蒙古国。

一南一北,印度洋之滨和东北亚内陆,因为中老铁路的开通,贸易变得更加方便、快捷。

中老铁路通车100多天来,中老双边经贸持续快速发展,提升了亚太地区的互联互通水平。作为中老班列的主要运营平台之一,陆海新通道运营重庆公司围绕政策赋能、服务创新,产业联动等方面,打造了中老铁路服务区域经济发展的“陆海新通道样板”。
 


RCEP释放巨大潜能,中老铁路不断拓展纵深
3月18日,随着RCEP在马来西亚生效实施,RCEP生效国家达到12个,业界人士普遍认为,中国与东南亚经贸合作将更加紧密。

中老铁路开通运营后,重庆至老挝的货运时间缩短至3-4天,货物也可以借由这条铁路转运至泰国或者越南,大大降低企业的运输成本,货运效率也大幅提高。而在这之前,重庆至老挝的货物,陆路运输需要7—8天,陆路转海运需30天左右,耗时长、货物损耗大。

截至3月底,陆海新通道中老铁路班列已经开行了38列,共计972个标箱,货物辐射老挝、泰国、马来西亚、缅甸等中南半岛国家,并不断向亚欧大陆腹地延伸,累计货值超过2亿元。

泰国、老挝的农产品,马来西亚等地的原材料和机械品方便快捷的到达重庆,重庆本地的化工品和汽摩配件也运往东南亚,进一步助推了川渝地区与东盟国家地区的经贸往来,扎实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与RCEP有机结合,深化了区域间产业链供应链的合作。

综合服务实力强劲,西北、华东货物来渝集结
以往,西部的货物以散、小为主,多以汽运方式运到东部沿海地区集结,再上船运往世界各地。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RCEP生效等多重利好,一幕幕“逆行”也在全新上演。

“西北、华北和华东的货物先来到重庆集结,再运往东南亚;东南亚的货物也先来重庆,再完成集散分拨。重庆实际上成为了这条通道的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陆海新通道运营重庆有限公司这样介绍。

长江黄金水道与西部陆海新通道在重庆交汇,是重庆成为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的地理优势,同时重庆也有多年对物流的潜心耕耘,重庆的铁海联运班列和中老中越国际铁路班次最密集,运营平台的通关、保险和金融服务的综合保障也走在前列。

例如,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一单制”的创新,实现了“一次委托、一次保险、一单到底、一次结算”,在单证数字化基础上,通过与金融机构的系统互联,便利客户通过数字提单、数字仓单向金融机构申请供应链金融服务,进一步提高了物流效率,降低了物流成本。

与其他运输方式形成互补,保障供应链产业链稳定
陆海新通道运营重庆有限公司介绍,一家重庆本地的老挝贸易商,一直以来通过公路班车将其生产的摩托车零配件运到老挝的工厂组装生产,疫情来袭后,口岸拥堵,工厂得不到原材料已经停工,对企业经营有很大影响。

2021年9月,陆海新通道运营重庆有限公司了解到情况后,为客户提供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方案。即货物先通过铁路运到钦州,从钦州港转乘海船到达东南亚,再陆路运往老挝。原本要堵三个月的公路,通过铁海联运将时效缩短到十多天。

2021年12月,中老铁路开通后,这家老挝贸易商也是最先使用中老班列的货主之一。“对我们来说,中老铁路班列时效性大大提高,成本与先前的海运基本持平,满足了我们对急货的需求。”老挝贸易商表示。

疫情阴霾之下,单一的物流方式面临巨大挑战,面对新形势新要求,陆海新通道运营重庆公司为客户提供铁海联运班列、跨境铁路班列、跨境公路班车和公海联运班列的多种运输解决方案,有利于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未来,随着铁路继续向南延伸,连接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我国和东南亚地区各国都将迎来发展机遇。中老铁路所带来的综合效益将不断增加。陆海新通道运营重庆公司表示,将进一步健全运营机制,探索优化班列与运输流程,持续为企业降本增效,为区域经贸发展贡献新力量。

来源:上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