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装箱船交易量和运价创纪录,有人欢喜有人忧

2021年09月06日 10时 航运界网

航运界网消息,2021年,势必将成为集装箱船买卖量的创纪录之年。箱船运价飞涨,货运需求高升,据克拉克森研究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已有300多艘、总运力超过100万TEU的船舶成交。
 
2017年是集装箱船交易最活跃的一年。当前的交易量比那时尚差10万TEU,然而,距离年底还有4个月时间。分析师Thomas Betts表示,按照目前的速度,2021年全球可能有超过6%的集装箱船易主。
 
 
连续三个季度创记录
最近三个季度,船舶交易最为活跃。克拉克森研究表示,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二手集装箱船买卖数额已超过89亿美元。2020年第二季度以前,由于新冠疫情影响,交易量滑至十多年来最低谷。然而四季度以后,情况急转直上。
 
不过,随着贸易反弹和港口拥堵加剧,班轮公司要想租船变得十分费劲。
 
船在港口动弹不得
分析师Betts估计,2021年上半年,约有32%的集装箱船停靠在港,而2015年至2019年期间,这一比例平均接近30%。他表示,“这就导致多家班轮公司为获得吨位而进入买卖市场,因为二手船看起来很有吸引力”。
 
Fearnley Securities表示,2021年,拥堵“似乎已经成为”西方港口的“一大特色”。该投行表示,有47艘船等在长滩和洛杉矶港,其中包括7艘大型新巴拿马型箱船,这是创纪录性的。
 
船舶持续紧张
分析师Peder Nicolai Jarlsby、Erik Gabriel Hovi和Ulrik Mannhart补充称:“1月份,集装箱船交易量达到约40艘,这是首次峰值。之后到夏季,情况有所回落,仅为10至15艘,但也没有完全消除。从7月份开始,交易量继续攀升,变成了现在的情况。”
 
有消息表明,干散货船东进入集运行业,用好望角型散货船运箱子,日收益高达50,000美元。分析师们认为,这进一步表明目前集运市场船舶吃紧。Betts称,货运市场创纪录,也为班轮公司提供了“重磅激励”,去最大限度地部署运力。
 
克拉克森认为,船舶价值大幅上涨,也吸引船东出售船舶,以获得投资回报。目前,市场呈现出船舶运营商从船东手中买船的趋势,Betts表示,这至少占今年交易量的60%。相比之下,这一比例在2018年和2019年平均仅35%。
 
逼近10年新高
据克拉克森数据显示,从2020年10月到今年8月底,二手船价格指数上涨了160%,直逼10年来的高点。目前,一艘船龄10年、4500TEU的巴拿马型集装箱船,在该公司估值6000万美元,而去年10月仅为1050万美元。
 
与之类似,1700TEU支线船的价值飙升了400%,达3000万美元。Betts表示:“随着船舶价格的上升,集装箱船队的总价值迄今几乎翻了一番,达到2470亿美元。到目前为止,集装箱船市场表现非常好,二手市场也不例外。”
 
中小企业的生存困境
目前集运市场火爆,而成本基本持平,这就使集装箱班轮公司的收入大幅增长。然而,集运市场的“崩溃”,却是在由挣扎着摆脱疫情影响的小企业买单。
 
Global Shippers’ Forum和MDS Transmodal最新联合发布的《集装箱运输市场评论》(简称《评论》)显示,随着旺季的到来,托运人正面临“集运市场的崩溃”。由于现有运力跟不上消费者和企业日益增长的需求,运费不断推高,以至许多中小企业无法承受的水平。
 
MDST主席Mike Garratt表示:“全球集装箱运量第二季度再次增长,达到创纪录水平,但仍未完全恢复到三年前。彼时,班轮公司已经开始减少新造船数量。”
 
他补充称,在一些关键市场,签有船舶共享协议、或加入航运联盟的运力份额现已超过40%。“这种高度整合的好处是,班轮公司能够根据不断变化的需求调整运力分配,从而产生非常高的利用率。运费因此保持在前所未有的水平,这就意味着一些潜在货运量可能被抑制。”
 
Garratt补充道,与疫情前相比,包括被跳港口在内的行业绩效指标仍然很差。《评论》通过八个关键指标评估集运行业,包括运力、成本和收入、竞争力、连通性和服务绩效等。该报告涵盖了苏伊士运河堵塞、盐田港关闭对船期和靠港情况的影响。但即便是这些事件,在“运费上升、服务下降、船舱爆满的全球背景”下也“几乎微不足道”。
 
报告发现,过去18个月中,单位集装箱的运输成本几乎没有变化,而由于单位收益增长持续高于成本,承运人盈利能力飙升。报告显示,目前全球范围内,班轮公司的单位集装箱收入是疫情刚开始时的两倍多。
 
“所有行业指标中,没有一个表明其实有大量货物没有得到运输。这些箱子滞留在码头,堆放在仓库,等待着舱位。只有把这些商品投入市场,才能看出究竟是经济复苏,还是货架空空如也但消费者价格却在上涨。”Garratt讲道。
 
他警告称,成千上万的企业都指望着能在旺季熬过疫情的低迷期,这些公司的偿债能力已经岌岌可危。他表示,“各国政府需要更密切、更费心地关注失去控制的航运市场”。

来源:航运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