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士基曾向丹麦政府施压解决海员换班问题

2020年11月26日 09时 航运界

今年6月底,A.P. 穆勒-马士基首席执行官施索仁(Søren Skou)与丹麦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进行会晤,为海员换班问题寻求解决方案。

 

 

会晤期间,施索仁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大部分国家采取旅行和入境限制措施,导致成千上万的海员在船超期服务,无法换班下船。

 

据了解,此次会晤推动了包括丹麦警方、机场,以及丹麦本国船东协会在内的相关部门及行业组织的共同努力,为海员换班工作寻求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此次会晤之前,正是海员换班危机的一个高峰期,整个行业缺乏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以及协调措施。而施索仁与梅特⋅弗雷德里克森早在正式会晤开始之前,就已经开始行动,并成功地推动丹麦本国出台解决方案,帮助海员安全换班。

 

6月22日,丹麦工业、商业与金融事务部部长Simon Kollerup收到来自丹麦船东协会及相关行业协会的一封联名信,敦促丹麦政府采取措施帮助海员换班,信中表示:“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丹麦及其他国家航运公司海员换班工作严重受限。然而不幸的是,这正在发展成一场人道主义危机,如不及时采取措施解决问题,船上一些必要的工作将被迫停滞,全球供应链或将中断。”

 

此外,丹麦航运公司Torm执行董事Jacob Meldgaard和丹麦船东协会主席Anne.H.Steffensen也积极呼吁各方采取行动,帮助超期服务的海员完成换班工作。

 

6月25日,Simon Kollerup在回信中表示:“我同你们一样担心海员换班限制带来的一系列危机。目前全球各国的旅行和入境限制仍在持续,这对航运业所有的从业者无疑造成了严重影响。”

 

随后,Simon Kollerup立即发动丹麦工业、商业和金融事务部与丹麦外交部、司法部、移民局、卫生部及海事管理局成立特别工作组,力求尽快寻找到切实可行的解决和协调方案,帮助海员安全换班。

 

彼时,海员换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各国旅行和入境限制政策的不断变化,以及航班取消或短缺。因此,马士基从航运企业的层面率先提出,解决海员换班问题,首先要解决海员回国的交通问题。

 

马士基的提案很快成为海员在丹麦换班工作的起点。在施索仁与梅特·弗雷德里克森会晤的四周之后,丹麦工业、商业与金融事务部宣布,适当开放丹麦港口,允许海员换班,并允许海员从丹麦哥本哈根机场或比隆机场出发回国。

 

在上述两个机场,换班下船的海员将接受隔离和核酸检测,并获得临时签证。期间,丹麦航运企业将为海员提供住宿,以便集中隔离,并请相关工作人员协助执行实际任务。经各方预计,在该方案实施的前五周,每周将有多达500名海员通过这一解决方案成功换班。

 

然而,随着换班工作的持续推进,海员签证发放缓慢的问题,又成为拖延换班工作的一个关键障碍。为此,丹麦航运公司再次与Simon Kollerup联系,寻求解决。

 

经过多方协调,海员签证发放的问题很快得到解决,丹麦航运企业与丹麦政府最终也达成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模式,为海员下船换班提出解决方案。据消息人士估计,从那时起,已经有超过1200名海员通过丹麦的解决方案成功换班下船。不过该消息人士强调,这绝对不是一个精确的数字。

 

与此同时,马士基与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等主要船旗国展开合作,持续推进海员换班问题的解决。谈及各个国家和地区为海员换班工作做出的贡献,施索仁在A.P. 穆勒-马士基上半年财报中表示,海员工作时间超过合同规定的问题,在马士基的船上或多或少得到了解决,这要感谢多方的持续努力。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马士基目前正竭尽全力帮助海员下船回国,但相比于正常情况,海员换班的进度依旧缓慢。另外,许多船东或船舶运营商并没有能够与马士基比肩的影响力和财力。因此,海员换班的工作依旧很难推进,无法下船的海员数量依旧很多。

 

其中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是,目前仍然有许多国家对码头和港口实施封闭管理,海员换班只能集中在部分国家或部分港口。对此,丹麦海事工会CO-Søfart主席Ole Philipsen表示:“国际海事组织(IMO)9月发布的最新数据估计,有40万名海员被困在海上。海员换班问题是一直存在的,尤其是第二波疫情来临之后,各国的入境政策会再一次收紧,将再次增加海员换班的压力。”

 

一位来自船舶管理企业的管理人员表示,自己的日常工作就是负责安排海员换班,往年海员上下船,都会按照公司的安排有序进行,但今年的工作仿佛“噩梦”一般:“合同到期后,在船工作的海员无法下船,不得不继续在船工作数月,海员的心理状况处于随时崩塌的边缘。同时,岸上工作人员不得不面临时差、随时变化的边检卫检规定,工作压力也是翻倍增长。”

 

这一类现象在中小型企业更为明显,因为规模相对较大的企业具备更完备的线上工作模式以及更雄厚的资金,能够为海员承担回国途中产生的额外交通、食宿和检查费用,但是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这一笔额外开支将为公司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

 

正如施索仁此前所说,“想要彻底解决海员换班问题,不能单靠某一方”,海员在疫情防控期间做出了极大贡献,采取有效措施从实际帮助海员解决换班问题,才是帮助海员摆脱困境的重中之重。此时我们需要的,正是一个能够在全行业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并持续推动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