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星航运的“真还传”马上就要大结局了?

2020年10月09日 09时 航运界

航运界网获悉,随着全球贸易量的上涨,各航运公司均获得了不同程度的盈利。获利的以星航运正在考虑首次公开募股(IPO),从而偿还债务。据了解这是继市场状况疲弱和盈利记录不佳之后,前三次失败后的第四次IPO,而IPO对于筹集新的现金以改善其资产负债表至关重要。

 

 

此前,航运界网曾报道过以星航运已多次尝试进行IPO,但是以星航运的首席执行官埃利·格里克曼(Eli Glickman)仍守口如瓶。

 

在航运旺季后,以星航运凭借着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后所逐步提升的运价获取了一定的利润,而这笔盈利促使以星航运偿还了部分债务。以星航运2020年第二季度实现了10年来最高的季度利润,并且预计第三和第四季度集装箱航运市场将继续走强。

 

以星航运最近发布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以星航运目前正在考虑向公众首次公开募股的可能性,并为此保留了声誉良好的国际投资银行的服务。”

 

如果在盈利之前进行IPO,则投资者还要考虑以星航运的盈亏、此前IPO的失败以及以色列征服对以星航运的牵制等问题。其实,以色列政府在以星航运中持有一种特殊的“黄金股份”,以色列政府有权否决涉及该公司35%以上股份的任何交易,因此,任何高于此数额的股票出售都需要得到其政府方面的支持,确保在危机时期维持最低的运营能力和货运能力。

 

债务回购
 

据了解,以星航运已经发出要约,拟斥资最多6000万美元回购债务。而此次收购的对象是将于2023年到期的第一批和第二批优先债券的持有者。以星航运将提出以荷兰拍卖程序确定的价格收购这些债务,并已定下总计5850万美元的最高对价。设定以债券面值的0.60美元为最低购买价格。

 

如果卖家以最高价接受这一交易,该公司实际上将以6000万美元的价格清偿1亿美元债务。如果该交易未能进行下去,那么该公司将考虑重新报价。

 

以星航运在2014年重组后发行的债券低于其面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于那些以较低成本购买这些债券的债券持有人来说,此次要约将具有一定的吸引力。鉴于债券通常交易价格较低,自2014年以来一直持有的债券持有人也可能以更低的价格出售。

 

此时IPO是某位关键股东的推动吗?
 

以星航运的股东包括KenonHoldings,该公司持有ZIM 32%的股份。以色列集团(Idan Ofer)在2018年初持有Kenon Holdings约58%的股份,目前仍持有Kenon Holdings的多数股份,并被认为在所有重大决策中拥有关键发言权。可以说,能否决定以星航运上市实际上是由Kenon Holdings背后的以色列集团(Idan Ofer)所决定的。

 

其实对Kenon Holdings来说,剥离或出售亏损实体的股份是常用战略。2018年,在观致汽车遭受巨额亏损后,Kenon Holdings将其持有的大部分股权出售给了宝能集团(Baoneng Group),目前仅持有观致汽车12%的股权。按照这种趋势,在ZIM此前三次IPO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后,Kenon Holdings很有可能会出售其在ZIM的股份。

 

高运费是否促使以星航运的IPO计划?
 

自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全球贸易陷入瓶颈。航运公司在2月份之后纷纷闲置航班以维持公司运营。随后市场上运力减少,自4月以来运价保障,而各主要集装箱班轮公司均报告了从2010年以来的最佳季度收益。2020年一季度14家航运公司的总利润高达20亿美元。

 

长期的运力控制使运价得以维持,而较低的油价为航运公司节省了燃油费用。船东们默契的控制运力追求利润的最大化而不是降价争取市场份额的方法也发挥了作用,这确保新冠肺炎疫情不会像最初担心的那样影响集装箱运输。

 

随后,面对近期美线运费高涨,中国相关部门要求船公司对其运价备案规范化;完善运力、航线和班期的备案;以及规范收费行为。而美国和欧洲也表示,已经加强了对航运市场、各家航运公司以及三大全球航运联盟的审查,调查疫情造成的运价异常情况。

 

截至9月17日,由德路里(Drewry)发布的全球集装箱综合指数(WCI)较2019年增长109.5%。从上海到美国西海岸的现货价格比一年前高出182%,而从上海到热那亚的价格上涨了92%以上。

 

此前以星航运所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中显示,以星第二季度总收入为7.951亿美元,较2019年第二季度的8.433亿美元增长了4.7%,净利润2530万美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394%,调整后EBITDA为1.451亿美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经营有了显著改善。在2020年第二季度,实现了十年来的最佳业绩,租船费、燃油费以及运费水平的下降也对盈利的结果产生了积极影响。

 

所有利益相关者可能都认为这可能是IPO的合适时机。此外,以星航运通过一项“战略运营协议”与2M合作伙伴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公司结盟,该协议规定以色列航线共享船只并在几种服务上交换航班。

 

尽管以星航运在2020年上半年获利,但其资产负债表仍然为负,这是自2015年以来的情况,到2020年6月底仍为赤字2.4亿美元。其总负债和净负债也分别为负-653%和-568%。较差的财务状况反映在其最新的Altman Z-score评分中以星航运只有0.29,这意味着以星航运还是处于高度困境的情况。AltmanZ-score是基于公开声明中的许多指标来预测破产可能性的公式,评分小于1.81就表示该公司处于财务困境。高于2.99的分数表示处于安全区域。

 

慢慢还债路
 

其实,在集装箱运输领域,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股市暴跌,股价波动性大,很少有投资者能获得高于平均水平的回报。尽管金融业在2020年已经复苏,但可持续性仍然值得怀疑,从而导致投资者对航运产业的信心减弱。对于大多数运营商而言,投资资本回报率不足以覆盖加权平均资本成本。

 

以星航运首席执行官埃利·格里克曼(Eli Glickman)表示:“自2019年第四季度以来,以星轮船的息前和税前利润在全球集装箱航运公司中排名第一。”这对以星航运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改变。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偿还了5.5亿美元的债务,远远超出了计划。几个月前,我们偿还了最后一笔5000万美元的债务,并解除了所有的契约。”

 

尽管解决了部分债务问题,但2014年重组后,以星航运的负债仍大于资产价值,股东的负资产为2.4亿美元。尽管IPO将为那些在2014年将债转股的公司提供一条退出途径,但任何公开上市仍面临挑战。

 

航运界网评价道,自2008年起,以星航运便多次计划IPO,上市的计划一拖再拖,尽管公开上市仍然面临很多挑战,这些问题应该都不会阻止以星航运的上市脚步。如今盈利的以星航运将有更多的底气面对相信它的股民,稳步的盈利才是稳定股价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