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式储油创下五个月来的低点

2020年09月28日 09时 航运界

自7月初达到3.07亿桶的高位后,浮式储油量逐渐回落,但仍高于预期水平。

 

随着中国港口拥堵状况进一步缓解,原油和成品油的浮式储存量已降至21周以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Lloyd 's List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21日,178艘油轮的原油储量约为2.379亿桶,较一周前减少1690万桶。

 

这一数字为5月初以来的最低水平。那时,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跌至21年低点,期货溢价走高,石油交易商买进并储存石油和成品油,以期在未来卖出获利。

 

2月初时,海上储油量达到1.176亿桶。7月初有254艘油轮上储存了3.07亿桶石油,自那以后,浮式储油量已逐渐减少,但仍高于预期水平。

 

而七月初出现的高位,这并不是因为贸易商雇佣了更多的船只来进行海上储存,而是因为油轮要等上20天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在中国港口卸货。在第二季度的6月、7月和8月间,炼油商购买了创纪录数量的廉价原油,但卸货出现了延误。

 

过去一周,数据显示,六艘VLCC和三艘苏伊士型油轮上在中国港口完成卸货。

 

在原油需求反弹慢于预期、第二波冠状病毒疫情给石油市场带来压力的经济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浮动储油释放的速度和规模是支撑油轮租金的最大推动因素之一。浮动存储的高水平是否会恢复,取决于即期市场和期货价格之间的价差能否让交易商认为具有经济可行性。

 

Lloyd ' s List的数据显示,至少有13艘VLCC、3艘苏伊士型油轮和11艘阿芙拉型油轮被租用,租期在3-12个月之间。其中,12个月租期的VLCC的租金为30,000-34,000美元/天,租期更短的租金则为24,000美元/天。

 

此外,报道显示,阿芙拉型油轮租期合同的日租金为1.95万美元到2.2万美元之间。

 

包括Shell、Trafigura和道达尔Total在内的租船公司,在油价波动和浮式存储头寸的支撑下,其贸易部门在今年第二季度实现了可观的利润。如果这些油轮被部署用于浮动存储,最有可能装载的是柴油、汽油等成品油产品,因为期货溢价对这些产品来说比原油期货更具有经济可行性。

 

全球经济对这些中间馏分油的需求正在影响整个石油行业,这在期货溢价中得到进一步反映,也将成为浮式储油、海运运输和陆基石油储备的最大刺激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