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北极会成为主要航运路线吗?如果会,对中国是一个契机...

2018年11月06日 09时 来源:百家号-无限视界


气候变化正日益打开西北航道,这是加拿大大陆以北的一条北冰洋航线。它是否预示着一个世界之巅将有更多货运的时代?

早在19世纪,就有一项竞赛,目的是绘制北冰洋西北航道的地图,并将其作为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之间的捷径。探险者会把船只带到格陵兰岛西海岸,然后在阿拉斯加和俄罗斯之间的白令海峡(Bering Strait)下之前,设法穿过加拿大的北极群岛。

问题是,即使是在夏天,这条路线也大多被无法穿透的冰挡住了。1845年,英国的约翰富兰克林爵士(Sir John Franklin)在一次最著名的探险中,两艘船被困,129名船员全部遇难。如今,170多年过去了,北极变暖意味着每年夏天有几个月的时间,北极航线变得越来越便利。
 


根据一些估计,北极冰正在消退,以至于西北航道可能成为经济上可行的航道。对于将货物从中国或日本运往欧洲或美国东海岸的船运公司而言,这条航线将使目前经由巴拿马或苏伊士运河的航程减少数千英里。

加拿大政府当然希望情况会如此。上月末,该国贸易部长吉姆卡尔(Jim Carr)表示,这条线路“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可能全年都能开通”。目前,这仍然是一项高风险的业务,而冰层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但在2014年,当努纳维克号(Nunavik)从加拿大魁北克省向中国运送镍时,它成为首艘在无人陪同下通过这条通道的货船。
 


这艘船的船主、加拿大海事运输公司Fednav负责北极业务的经理蒂姆·基恩(Tim Keane)当时就在努纳维克号上。他说这次旅行很愉快,“很无聊”——船不用在冰上挣扎几天。相反,它在26天内完成了从魁北克到中国的旅程,比通过巴拿马运河41天的回程少了两周多。

他说:“从长远看,当西北航道对你开放时,使用它是非常有意义的。”尽管Fednav公司目前还没有重新使用这条航线的计划,但根据货物的目的地和时间的不同,仍有可能使用这条航线。

在努纳维克号航行的一年前,另一艘大型船只——北欧猎户座号——在加拿大海岸警卫队破冰船的带领下,成为第一艘通过这条通道的货船。船东、丹麦北欧散货船公司(Nordic Bulk carrier)后来表示,“我们希望并期待再次这样做”。
 


目前通过这条通道的船只数量很少,但正在上升。在2017年,共有32艘船进行了航行,但其中只有一艘是货船。其他的包括探险游艇、专用破冰船、游轮和油轮。相比之下,2016年共有18艘船,2015年有16艘。

加拿大物流公司Fathom Marine预计,在该地区更多矿业项目的带动下,该航线的航运水平将继续增长。该公司总裁尼尔斯格拉姆(Niels Gram)表示,他的公司“在为该地区的项目提供海洋支持和投资支持方面相当乐观”。他说,随着更多的采矿项目投产,原材料将需要运往世界市场,场地也需要重新供应。
 


然而,一些北极专家不相信西北航道会成为繁忙的商业贸易航线。北极研究所智囊团的创始人Malte Humpert就是其中之一。他说,与北海航线相比,这条航线是一个“不太明确”的航运选择。他指出,西北航道有几个地理劣势,包括许多岛屿使该地区比俄罗斯航线更容易结冰。

加拿大航线面临的其他挑战是缺乏深水港口和有限的搜救能力。对于通道的使用也存在持续的分歧。加拿大宣称拥有主权,而美国和其他国家则认为这条通道是国际性的。
 


在投资和开发水平方面,更广泛的北美北极地区——阿拉斯加、加拿大的北部领土和格陵兰岛——目前落后于俄罗斯的北极地区。俄罗斯正试图提振其北方经济,计划在未来几年投资数百万美元,建造核动力破冰船,并在北海航线沿线发展港口基础设施。

然而,加拿大正计划重新开发其唯一可以进入北极的深水港——马尼托巴省哈德逊湾的丘吉尔港。国际贸易部长卡尔表示,这项工作将为加拿大北部地区打开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沙迪亚是北极360 (Arctic 360)的主管,该组织致力于推广北美北极地区,以及在那里进行可持续投资的地缘政治重要性。她认为加拿大的经济潜力巨大,但她表示,加拿大“在认识到自己的北方及其潜力方面行动迟缓”。

沙迪亚补充称,中国正更密切地关注北美北极地区的开发,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改变其与欧洲及其它地区的联系。

她希望加拿大人和美国人更多地关注该地区能够带来的经济回报。她表示“当你开始把北美北极地区视为一个新兴经济体时,投资者的心态就完全不同了。”

来源:百家号-无限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