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船东的精粹标本——高世迈航运公司

2018年09月11日 09时 中国船检

希腊高世迈航运公司(Costamare)是在纽约证交所上市的集装箱船东。在过去几年里,高世迈公司稳健地不断扩大船队规模,并取得了卓越的财务业绩。

唯一未受韩进海运破产影响的船东

以拥有船队运力计算,高世迈是世界第二大独立集装箱船东,仅次于加拿大的塞斯潘。

这是一家总部位于雅典的公司,控制着70艘集装箱船的船队,其中包括与私人股本公司约克资本管理公司(York Capital Management)共同拥有的船只。

高世迈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科斯蒂斯·康斯坦特卡普洛斯(Kostis Konstantakopoulos,以下简称康斯坦特)更愿意避开媒体的关注。如果必须会见媒体或者出席行业会议,他通常总是让他的副手出席。

康斯坦特家族在财务上继续支持高世迈公司,今天该家族拥有公司近60%的股份。自公司2010年首次公开上市以来,家族成员通过参与每一次公开募股,一共提供了4000万美元的投资。

在2016年7月高世迈采纳股息再投资计划之后,他们通过选择接收新股代替现金股息,再投资4000万美元,顺应了高世迈在2016年7月的股息再投资计划。

2017年初,独立集装箱船东均处在最困难时期,康斯坦特家族的支持为高世迈公司提供了宝贵的现金储备。

现年49岁的康斯坦特是工程师出身,讷于言而敏于行,关注行业基本面,掌握企业发展的大方向。在过去几年里,公司船队稳步发展,创造了卓越的财务业绩。尤其值得惊叹的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和他的团队具备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洞察力和判断力。

最受业内人士称颂的是,它是唯一未受韩进海运破产案影响的船东。高世迈与世界最大的几家国际集装箱航运公司都有着超过20年的合作关系。然而,却没有租船给韩进海运。因此,2016年8月,居世界第七位的韩进海运突然破产,而高世迈幸免于难。

在航运市场极度艰难的形势下,高世迈公司依然在寻找合适的投资机会。康斯坦特和他的团队表现出“攻守兼备”的优良素质。2016年,公司历史上订造的最大船——5艘14424TEU船出厂,并以10年期的租约租给长荣海运公司,极大地提升了公司的盈利能力。根据公司同美国一家对冲基金公司——约克资本管理公司超过10亿美元的共同投资框架协议,高世迈公司在这5艘船里占有40%的投资份额。

2017年年底,高世迈航运公司的商业和财务状况好于上年,并且有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意图提高其在集装箱船东中的影响力。

一个与第三大独立船东D?hle成立的合资企业创建了一个控制着超过250艘船舶的租船经纪人公司,专门为大型班轮运输公司提供服务,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船队之一。该合资企业是希腊和德国两大海运国家之间罕见的联盟,目前正在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

与此同时,成功地避免接触陷入困境的韩进海运的高世迈正在以全部出租的状态运作着,其新船计划的大部分已经完成,2017年已交付4艘11000 TEU的船舶,仅剩两艘3800TEU的新造集装箱船将在2018年交付。

创始人瓦西利斯·康斯坦特船长的传奇一生

2011年,高世迈公司的创始人瓦西利斯·康斯坦特船长在公司首次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后不久逝世。对于他的离世,不少航运界、当地政府要员以及社会名流纷纷前往送别,在人们充满无限哀思的同时,也不吝送上崇高的敬意,称他是永远的“瓦西利斯船长”。航运充满了许多励志成长的男人的故事,但很少有人能与瓦西利斯船长“从甲板男孩到海运巨头”的经历相媲美。

小时候,他卖过纽扣,送过牛奶,并在18岁时作为甲板男孩开始无偿出海。1964年结婚后,他坚持在欧洲和地中海区域航线上的船只工作,而妻子卡门成为空姐,这样他们就可以尽可能多地相聚。

在悼词中,儿子阿奇利斯·康斯坦特告诉教堂会众,瓦西利斯船长上岸的第一个计划是买下一家小杂货店。但是他妻子担心他会赔钱,因为他总是赠送东西给穷人。

瓦西利斯船长深受孩子们的欢迎。在对瓦西利斯船长的赞赏中,有几十封信来自全国各地的学校。他们知道他,是因为他亲自参与了希腊环保协会儿童分会Helmepa Junior的工作。这位船东与孩子们有着很好的关系,常常用简单的魔术招待他们。

然而,更正式的是,在他的遗产中就包括赞助Helmepa,以此表达他对儿童的强烈关注。

瓦西利斯船长作为Helmepa的成员已经25年了。他于1986年加入理事会,并于1996年至2000年连续两届当选为会长,当时他被授予荣誉会长职位。他去世前担任第三任会长。

Helmepa对瓦西利斯船长的颂词中强调:“他对幼儿的力量深深信任,因为他们是我们社会最清晰的声音,正如他喜欢说的那样。他在1993年证明了这种信任,Helmepa Junior项目被提交给董事会,并且他承诺继续支持它。他坚持这一承诺,并用一生为之奋斗,他于2010年12月10日在高世迈公司建立了Helmepa Junior儿童成员理事会。他对那些孩子,以及他们的父母和老师都报以同样的热情。他不断强调说,他坚信最好的投资就是年轻一代。”

他的三个孩子的确发展了三个世界级的公司:科斯蒂斯·康斯坦特经营的独立集装箱船东高世迈;艾克利尔经营的高端酒店和泰姆斯房地产;克利斯托斯经营的Geo Hellas工业矿产公司。

父亲去世时,41岁的科斯蒂斯·康斯坦特接管了这个家族企业。他建立了强大的管理文化,并指导公司度过了该行业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市场冲击。

里程碑与行业荣誉

2010年,高世迈航运公司在美国成功上市,科斯蒂斯·康斯坦特掌控着10亿美元的资金。这是高世迈公司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如何花这笔钱,对华尔街如何看待集装箱船舶租赁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至少从2007年开始,科斯蒂斯就已经准备公司的公开上市。他坚定地认为,只有当船舶价格从其鼎盛时期的高位回落时,资本市场才会提供最好的火力。公司一上市,科斯蒂斯·康斯坦特在中国率先发起了战略部署,其中包括上海高世迈船舶管理公司,该公司成立之初拥有45艘船。

高世迈公司是2010年下半年在美国IPO上市的公司中唯一一家主要的航运公司。刚刚遭受了全球金融危机的航运业,船东们还没有过度扩张自己的船队。由于在集装箱船租赁市场上的许多竞争对手都负担着现有的新船建造项目的成本,没有足够的周转资金,所以,成功上市可能是高世迈的一个新的黄金时机。

但其他集装箱行业的参与者已经在谈论大规模的订单。科斯蒂斯·康斯坦特的最大挑战可能在于与他们竞争,以抓住华尔街的眼球,与此同时不要偏离高世迈已树立的可靠性和可持续性的优良传统。

2013年,高世迈夺取了在过去几年里一直由达瑙斯公司(Danaos)控制的希腊最大集装箱船船队桂冠。这是高世迈公司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它见证了该公司在一个绝佳的投资时期的持续增长。

其实,两家公司都不太关注这顶桂冠,因为它们的首要任务是在别处。就高世迈而言,在20世纪80年代,它开创了希腊在集装箱租赁市场上的先河,同时该公司一直强调盈利能力、可持续性和性能,而不是仅仅关注自身的公司规模。

在船队规模、质量和效率方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科斯蒂斯·康斯坦特引领高世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连续两年里,由于该公司一直是在股票市场上表现较好的航运公司之一,高世迈在劳氏日报社(Lloyd’s List)的全球大奖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双重”大奖,继2014年获得了劳氏全球奖(Lloyd ' s Global Awards)的“年度最佳公司”(company of The Year)称号之后,又获得了2015年年度船舶运营商奖(2015 Ship Operator of the Year award)。

荣誉有时会改变一个公司的行为,他们会躺在荣誉上不思进取。然而,康斯坦特却表现出“无泡沫”的性格,他制定了一个坚实的扩张计划,但总体上对炒作嗤之以鼻。

2015年,摩根士丹利研究公司(Morgan Stanley Research)将高世迈选为“海运领域最具吸引力的长期红利明星”(“the most attractive long-term dividend story in the maritime sector”)。

娴熟的资本运作深受资本市场青睐

康斯坦特认为上市后的表现对于华尔街如何看待集装箱运输行业具有潜在的关键影响力,因此2011年11月该公司上市后,立即开始实施明智的扩张和所承诺的更新。

然而,康斯坦特极力避免投机新订单。公司上市后,他签订了10份8800~9000 TEU的新造船订单,但都以地中海航运公司和长荣的长期有盈利服务合同为后盾。上市初期的收购就为公司的固定收入带来了超过33亿美元的长期租金收入。

2011年,高世迈的“Rena”号轮搁浅在新西兰的一个礁石上,并泄漏了燃油。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形象和康斯坦特的个人性格面临考验。在救助行动将持续到2012年的情况下,高世迈对事故的反应受到了广泛一致的高度评价。

随后,高世迈通过2012年3月和10月的后续公开募股又筹集了2亿多美元,增加了现有基金助推运力的进一步增长。

值得称道的是,高世迈所有的新造船都得到了西方和亚洲主要银行的全额融资。此外,该公司是在它想要的时候,还能进一步获得银行融资的少数几家公司之一。因此,某些罕见的融资案例往往在市场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高世迈和德国银行之间达成了一项更广泛的协议,通过这些协议可以达成更多的交易。

2013年,高世迈公司订造了全球首创的10艘新型浅水、宽体、环保设计的老巴拿马型集装箱船。这些长期包租给地中海航运和长荣的新船将为公司贡献13亿美元以上的收入。此外,还有创新的新合资企业来投资和管理公司的增长。

高世迈通过与约克资本管理公司的合作增强了火力,它已经投资了近10亿美元的新项目。其中主要包括五艘长期租用给长荣公司的14000TEU船,以及2015~2016年交付的四艘11000TEU的新造船。

2014年,高世迈启动一家有限责任合作伙伴公司Costamare Partners LP。尽管扩大规模令人印象深刻,但康斯坦特先生对交易十分挑剔,他只看重收益,而不是不惜一切代价地全力追求未来增长。

他还热衷于提高船舶管理的效率、灵活性和性能。除了运营实力之外,高世迈还在希腊和中国拥有自己的船舶管理公司,并与希腊V.Ships公司成立了一家独特的合资企业。

据报道,他的公司现在已经盯上了超大型集装箱船领域。随着越来越多的国际航运企业开始竞标建造大型船舶,高世迈已经成为此类合同的主要竞争者之一。

最新业绩

2018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高世迈航运公司净收入1920万美元,同比减少16.5%。调整后,归于股东的净收入为1340万美元,或每股0.12美元,比分析师的估计高出0.01美元。

趁着运价上涨的机会,高世迈目前正忙于在高价位上签订租船合同,尤其是大型船舶。

第一季度的新租船或重签租约船共16艘,反映了集装箱租船市场的强劲。如22年船龄的7403TEU“Kure”轮在12至15个月的租期内,以每天16350美元的租费率租出,而该船上一个租期是每天12500美元。

另一个新的租约是建于2001年的5578TEU的“Ensenada”轮,以每天16000美元的租金租给日本的ONE公司,而该船上一个租期是每天11600美元。

在二手船市场上也很活跃。第一季度,高世迈用现金从德国船东Hermann Buss KG手中购进建于2008年的“Michigan”轮和“Trader”轮。

此外,4月份还有一艘3800TEU的“Polar Brasil”轮出厂。这艘船是和约克投资管理公司合作投资的两艘船中的第二艘,拟租给马士基航运旗下的汉堡南美,租约为7年。

高世迈宣布第一季度分红为每股0.1美元,这是该公司上市以来的连续第30个分红季度。公司内部的持股人,包括康斯坦特家族成员,从2016年以来,都把获得的红利再投资于高世迈公司。
 


来源:中国船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