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年度英国最重要的海上货物运输案件,看看最高法院怎么判

发布时间:2018-12-07 09:46:26  来源:航运界     专家:郑睿 访问个人主页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案件举证责任应如何分配


——解读英国最高法院Volcafe v CSAV [2018] UKSC 61案


一、 案件背景

2012年1月14日至4月6日之间,九批袋装哥伦比亚咖啡豆被分别堆装在20个不通风的20英尺的集装箱中,从哥伦比亚运往德国。承运人为货物签发的提单约定英国法为适用法且英国高等法院对争议有权管辖;提单并入了《海牙规则》;集装箱的交接方式为LCL/FCL——这意味着承运人要承担拼箱的义务。

咖啡豆是一种吸湿性货物,易吸收也易散发水分。在当时,运输这种货物既可以使用通风的集装箱,也可以使用不通风的集装箱——使用后者在价格上相对便宜。但是,如果咖啡豆被装载在不通风的集装箱中从温暖的地区(如哥伦比亚)运往寒冷的地区(如德国),箱内的咖啡豆必然会散发水分,而水分会在集装箱箱内顶部和侧壁冷凝。因此,为防止咖啡豆受潮,根据当时良好的货物操作惯例,承运人应在集装箱内壁衬上结实的波状纸板或厚牛皮纸或多层薄牛皮纸以吸水,防止冷凝发生。

但是,当收货人在德国不莱梅开箱验货时,发现18个集装箱内的货物仍旧因冷凝而受潮,损失约6.25万美元。

收货人主张,作为货物的受托人,承运人向收货人交付的货物的状况,应和货物装运时提单所记载的一样,该案中承运人并未尽到受托人的义务。收货人还主张,承运人违反了《海牙规则》第3条第2款下妥善谨慎地装载、运输、照看货物的责任,详言之,承运人未能使用足够厚或足够多的牛皮纸防止货物因冷凝而受损。但承运人主张,咖啡豆发生损失的真正原因是其内在缺陷(inherent vice)。收货人则回应,任何因内在缺陷而导致的损失,仅因为承运人过失未能采取合理保护措施才会发生。

一审法官明确了以下事实:(1)装载在不通风集装箱中的袋装咖啡豆,可被完好无损地从温暖地带运往寒冷地带,但前提是集装箱内要衬上足够厚度或层数的牛皮纸;(2)没有证据表明究竟多厚的纸或多少层的纸(该案中只有一层)才能满足内衬的要求;(3)没有证据表明在内衬的纸的层数确定的情况下,纸的厚度必须达到多少;也没有证据表明在这一问题上被普遍接受的商业实践是什么。这些事实在英国最高法院得到了确认。

上述结论就引出了该案涉及的法律问题:(1)承运人有责任证明备箱时没有过失,还是收货人有责任证明承运人备箱时存在过失;(2)谁有义务证明损失由内在缺陷导致?
 


二、 判决分析

2018年12月5日,英国最高法院给出了上述问题的答案(Volcafe v CSAV [2018] UKSC 61)。Lord Sumption撰写了代表合议庭一致意见的判决书。他开篇就说:该案涉及到货损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通常而言,法院极少需要根据举证责任来明确无法查明事实的后果,一审法官通常都能够找到某些具有说服力的证据来确立事实。但是该案并非如此。

1. 普通法的规定

尽管该案中的提单适用《海牙规则》,但Lord Sumption认为有必要先从普通法开始分析,因为普通法的相关规定是《海牙规则》制定的法律背景。普通法下,海上货物运输本质上属于根据提单而进行的有偿寄托(bailment for reward)。在寄托关系中,动产所有人即寄托人(bailor),为特定目的(如运输、保管),按照合同明示或默示的方式,将其动产交于他人即受托人(bailee)保管,待特定目的实现后,受托人将财产交还寄托人或按照寄托所规定的方式处置该财产。寄托只涉及动产占有之移转,而不涉及所有权的移转。普通法下的寄托有两个基本原则:第一,受托人不是财产的保险人,他对财产仅有合理注意义务;第二,受托人有责任证明自己在寄托期间没有过失。他无需证明财产损失的确切原因,但是他要么必须证明他对财产已经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要么必须证明未尽合理注意义务并未导致财产损失发生。法律将举证责任分配给受托人的主要原因是动产在寄托期间由受托人占有,其他人很难或不可能解释动产发生损失的原因。上述原则可以一直追溯到罗马法时期。法国法和苏格兰(典型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的法律也有类似的规定。

那么,前述普通法的规定在适用《海牙规则》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中是否会不同?该案涉及《海牙规则》的两个核心条文:第3条第2款和第4条第2款(m)项。前者规定:除遵照第4条规定外,承运人应当妥善和谨慎地装载、搬运、积载、运送、保管、照料和卸载所运货物;后者规定:无论承运人还是船舶,对由于货物的内在缺陷引起或造成的灭失或损坏,都不承担责任。上述两个条文引发了两个问题:第一,当货物损失明确时,是货方有责任证明第3条第2款被违反,还是承运人有责任证明其遵守了该款规定?第二,承运人有责任证明免责事由发生,但举证责任是否在此后就转移给货方,由其证明承运人过失使得免责事由成为货物损失的有效原因?

2. 《海牙规则》第3条第2款下的举证责任

Lord Sumption认为,首先,《海牙规则》并不构成处理承运人货损责任的完全准则(complete code)。制定《海牙规则》的目的是使承运人的责任标准化,并限制承运人的免责事由。因此,《海牙规则》几乎仅关注承运人的履行标准。除了特定条文外(如第4条第2款(q)项),《海牙规则》并不涉及证据或举证责任分配的问题。根据普遍被接受的国际私法准则,这些涉及到证据和程序的问题都应当根据法院地法解决。《海牙规则》未在任何方面改变了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为有偿寄托的性质,因此,英国普通法寄托关系下受托物损失举证责任之分配,并不会因《海牙规则》适用而被排除。

Lord Sumption总结认为,原则上,当货物装运时表面状况良好,但是卸载检查发现发生损失时,承运人有责任证明损失并非因其违反第3条第2款下的妥善谨慎的管货义务所致。

更准确地说,发生货损时,承运人有责任要么证明其在第3条第2款所涵盖的各个方面均无过错,要么证明损失由免责事由所致。如果承运人能证明其履行第3条第2款并无过错,他将无需主张免责事由的保护。

3. 《海牙规则》第4条第2款(m)项的举证责任

承运人对其需要证明货物具有内在缺陷并无异议。但承运人主张,一旦其证明了货物因内在缺陷而受损,则货方必须证明因为承运人的过失,货物才会因内在缺陷而受损。该主张并未得到Lord Sumption支持。

Lord Sumption在分析了若干先例后认为,根据权威参考书Scrutton on Charterparties and Bills of Lading (2015年第3版),“内在缺陷”是指,考虑到承运人根据合同需要对货物尽到的注意义务,货物仍然不适于承受航程中发生的一般意外事件。这就意味着,如果承运人能够且应当采取措施防止货物的内在属性致损,就不能认为该损失因“内在缺陷”所致。因此,为了能够主张“内在缺陷”免责,承运人有责任要么证明他已经对货物尽到了合理照看义务,但损失无论如何都发生;要么证明因货物的内在属性,不论采取何种合理措施都无法避免货损发生。

4. 结论

综上所述,Lord Sumption的结论是:承运人有法律上的责任证明他已经尽到合理注意义务防止货物发生损失,包括尽到合理注意义务防止货物因其内在属性(如吸湿性)发生损失。基于一审法官查明的事实,该案中,承运人未能证明装有咖啡豆的集装箱已被适当处理以防止冷凝导致货物损失。

三、 案件评述

举证责任,又称证明责任,是一个技术性很强但意义又很重要的法律概念。当法律将举证责任分配给一方当事人,而该方当事人因没有举证或者虽然提出了证据但未能达到证明标准时,特别是当诉讼达到了最后阶段,案件事实仍然处于真伪不明的状态时,该方当事人将会承受对其不利的事实认定甚至败诉的后果。关于举证责任的分配,一个广为人知的说法是“谁主张,谁举证”,但该说法并不准确。

《海牙规则》(以及《海牙维斯比规则》)下,承运人需要承担两个基本义务:第一,开航前和开航当时谨慎处理使船舶适航;第二,妥善谨慎地装卸、运输、照管货物。不适航和货损问题的举证责任分配比较清楚,不但规则本身有规定,而且司法实务也有清楚的指引:首先,货方必须证明船舶存在不适航的事实;其次,货方必须证明不适航是货物损失的有效原因之一。当货方尽到了这两个举证责任之后,举证责任就将转移给承运人,由承运人证明他在开航前和开航当时已经谨慎处理。

英国最高法院对Volcafe v CSAV案的判决,不仅解决了长久以来理论和实务都在争议的谁来证明“妥善谨慎”管货的义务已被尽到的问题,而且还进一步明确了承运人管货义务和免责事由之间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虽然英国最高法院仅针对“内在缺陷”这一免责事由进行了分析,但是这些分析同样也应当适用于《海牙规则》第4条第2款中的其他免责事由(除了那些证明责任已被明确规定的免责事由,如(q)项)。

Lord Sumption在退休之前(2018年12月9日)给出了这一份对承运人和货方都极为重要的判决,这位被誉为“英国的大脑”的法官对海商法发展作出的贡献注定会被写入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