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职业“枪手”代发论文的地下产业链

发布时间:2016-08-03 08:01:37  来源:航运界     专家:徐剑华 访问个人主页

蔚为大观的中国论文造假产业链
7月17日,参考消息网发表《外媒关注中国论文造假产业链 一篇博士论文要6万》报道:“外媒称,中国学术界论文造假事件近年呈高发态势,而这背后早已形成一条庞大的产业链。”

据报道,央视新闻近日曝光了广东省一家参与论文造假与买卖的“广州名匠”, 7月12日,该公司已遭到中山市公安局的搜查,客户资料、写手资料等文件也被扣押。

广州名匠的郑姓经理指出,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代写、代发,以及写发全包,而业务主要的两大支柱分别为职称论文以及学位论文。

他称,每篇论文都有明确的价码,一篇职称论文要代写保发,只需要1000多元,而学位论文则要贵一些。博士论文大概一篇5万元至6万元,硕士论文则是5000元到1万元左右。

报道称,业务颇为火爆,一天能获得十几件订单,仅是今年1月份,公司已完成了近1395件订单。下单购买论文的客户中不乏一些高校的在读博士生,而他们对所购买论文的质量感到很满意。

据了解,写手一般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交出一篇5000字的职称论文,而他们的做法是去抄袭另一篇论文。

看到这篇报道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被我实名举报的“抄袭大神”董鹏是一名代写代发论文的“职业枪手”!

抄袭大神
今年1月,发现我发表在“中国船检”2015年第7期上的《大船功过谁与评说》被董鹏抄袭后把题目改为《集装箱船大型化是与非》发表在同一家杂志2016年第1期上,并分别以“董鹏”为唯一作者或第一作者署名又发表在另外四种杂志上。

随后,我分别向上述杂志社实名举报董鹏抄袭和一稿多投的学术不端行为,各编辑部都表示已将董鹏拉入黑名单,永不采用他的稿子。在我向“物流”杂志社举报董鹏一稿多投行为之后,该刊主编立即采取三项措施:一是取消其“特约撰稿人”资格,并从公布的名单和照片中删除;二是取消当期稿费;三是永不采用他的稿子,并通过微信直接通知他。

接着,我将董鹏的三项学术不端即抄袭、一稿多投和冒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项目承担者通过“航运界”网进行实名举报。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有一根主线贯穿在他的所有学术不端之中,那就是:董鹏是一名职业枪手。

笔者对董鹏学术不端行为的举报,主要依据中国知网(http://www.cnki.net/),并通过甄别作者的工作单位、所在地、作者照片等信息进行,避免同名同姓的情况出现。

一、董鹏学术不端之一:抄袭
限于篇幅,关于董鹏抄袭罗列两条代表性证据。

(一)证据一
《宏观质量研究》编辑部曾在2015年第二期刊登了一则《关于谴责董鹏肆意抄袭的声明》(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HGLY201502014.htm),可点击查看。


(二)证据二
一稿多投的五篇以董鹏为第一作者或唯一作者的文章,大量篇幅系抄袭我发表在《中国船检》2015年第7期上的《大船功过谁与评说》及其他几篇文章。据初步目测,其中每一篇文章中,分别有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篇幅的文字与我的上述文章完全相同。详见航运界网《实名举报董鹏学术不端之一——抄袭》http://www.ship.sh/news_detail.php?nid=21008
 
“学术大神”
笔者举报董鹏的第二项学术不端行为是为一稿多投。上面提到的一稿五投案例对于董鹏来说实在是太惯常的行为,因为就笔者搜索发现的案例,董鹏“一稿N投”里的N甚至可以高达28篇!限于篇幅,加上编辑整理文档的工作量较大,仅举五个代表性证据如下(证据均来源于中国知网http://www.cnki.net/,搜索“董鹏”即可)。值得一提的是,董鹏均为第一作者。

董鹏学术不端之二:一稿N投的细目
【注】限于篇幅,以下五例“一稿N投”的细目没有全部列出,感兴趣的读者请关注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44604231
(一)证据一(一稿28投)
1 基于供应链视域下的生产运营计划制订和管控研究 董鹏; 吴炬文; 梁钦; 刘冠荣 黑龙江造纸 2015/12/15
……
(二)证据二(一稿23投)
1 制造业内部物流所处的困境及优化管理研究 董鹏; 张东明 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10/20
……
(三)证据三(一稿18投)
1 如何提高企业需求预测准确性(上) 董鹏; 赵得龙; 付东雪 首席财务官 2014/2/10
……
(四)证据四(一稿15投)
1 基于供应链的企业库存成因及优化控制研究 董鹏; 冯定根; 黄惠良 林业机械与木工设备 2014/2/10
……
(五)证据五(一稿11投)
1 我国物流业供给侧改革的突破口 董鹏 中国金属通报 2016/2/20
……
李鬼成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项目承担者”


董鹏多次自诩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项目承担者”,自称目前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两个在研资助项目:

1.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技术创新网络结构演变下知识扩散对企业成长的影响研究:基于CAS理论的视角”,项目批准号:71102149;

2.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资助“突发事件决策知识快速反应系统研究”,项目批准号:70571011。

在“一稿28投”案例中,绝大部分提到了上述两个所谓“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资助项目”。下图是其中一篇文章的第一页截图,从文章的脚注可以清晰地看出他所标榜的两个基金委项目的名称和编号。

【注】证据截图见航运界网《实名举报董鹏学术不端之二——一稿多投已成惯例》(http://www.ship.sh/news_detail.php?nid=21116)

本人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官方网站(http://nsfc.biomart.cn/ )上搜索获得的结果表明,这两个项目的名称与批准号丝毫不差,但是项目负责人和参与人名单中没有“董鹏”或他的论文合作人的姓名,而且项目批准时间也不对,详见下表。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官网公示(公示)与董鹏文章脚注(董示)的比对
项目
批准号
项目名称 批准时间 项目负责人和参与人
公示 董示 公示 董示
71102149 技术创新网络结构演变下知识扩散对企业成长的影响研究:基于CAS理论的视角 2011 2013 贾卫峰, 朱烨行, 孔令夷, 李彩凤, 周丽媛, 刘营 董鹏,
吴炬文
70571011 突发事件决策知识快速反应系统研究 2005 2014 荣莉莉, 赵胜川, 吴江宁, 章忠志, 赵晖, 王庆全, 尚志豪 董鹏,
吴炬文
 
显然,董鹏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的官网上,随便找一个项目,保留项目名称和项目批准号,窃为己有,到处标榜自己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多个项目的承担者。他会根据需要把项目的批准时间更改为最近年份,假装为正在进行中的项目。比如表列第二个项目实际上是2005年立项的,按惯例早在2010年之前已经完成结题了。但是董鹏把它改头换面,包装为2014年刚刚立项,给人以“创新项目”的形象。在学术期刊上发表后,给人的印象是:他就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负责人,成为年轻有为的行业“专家”!

个体户“枪手”
根据央视新闻的上述报道,我已经可以证实董鹏是以有偿帮人家发表论文为生的个体户“枪手”。从他的一稿28投、23投等作品可以看出,合作作者换了很多。论文本身也是他从网上找到后全文抄袭或大部分抄袭后组装完成的。他不需要经纪人,也不加入“广州名匠”这样的公司。董鹏已经把剽窃和一稿多投这两项活动娴熟地糅合在一起而形成了很成熟的、很工业化的“生产流水线”,同一篇文章可以批量化生产出二十几个“个性化”产品,提供给二十几家期刊,读者受众可达成千上万人。
下表是笔者从“中国知网”搜索到的董鹏生产流水线的“冰山一角”。

 
论文题目 作者及单位 发表刊物及期数
制造业内部物流所处的困境及优化管理研究 董鹏(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计划部) 安徽电气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4年第12期
陆洪培(南京大学工程管理学院)
赵朝阳(山东山推工程机械结构有限公司)
郭勇(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四川有限公司广安)
魏华锋(伊莱克斯(杭州)家用电器公司)
李旭(大庆油田责任有限公司钻探工程公司)
企业需求预测准确性存在的问题及其应对策略 董鹏(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计划部) 上海煤气2014年第3期
赵得龙(北京智为先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付冬雪(东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董国钢(武汉生物工程学院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张伟(河南焦作隆丰集团IT部)
杨阿南(江苏淮安市富士康科技集团)
中国互联网金融风险及监管对策研究 董鹏(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计划部) 北方金融2014年第11期
李庆保(北京大学紧急管理学院)
对气候变化及代际正义的哲学思考 董鹏(卡斯塔集团) 延安大学学报2015年4月
贾联哲(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传统农区产城融合的新型城镇化路径探讨 董鹏(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计划部) 城市2015年5月
陈智慧(中山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在站博士后)
基于供应链视域下的生产运营计划制订和管控研究 董鹏(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计划部) 河北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年第9期
刘立军(华北理工大学秦皇岛分院)
汪雁飞(华中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余呈先 (安庆师范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集装箱船大型化的幕后推手与发展趋势 董鹏(通达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交通财会2016年第2期
胡培新(天津市交通与物流协会)
季伟(河北师范大学)
解读《史记·刺客列传》中的荆轲形象 董鹏(卡莱( 梅州) 橡胶制品有限公司计划部) 四川民族学院学报2015年4月
赵雪琪(南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博士)
民族音乐在普通高校中的传播与弘扬——谈高等教育中的民族音乐普及教育 董鹏(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现任职于通达咨询有限公司咨询部) 音乐传播季刊2016年第1期
浅谈游戏改编类电影中的虚拟与现实世界 董鹏(陕西通达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现代电影技术2016年第5期
 
从上表可以看出,多篇论文涉足的领域十分广泛,至少包括企业管理、互联网金融、哲学、城市与区域经济、供应链管理、航运经济学、音乐、电影艺术、中国古代文学、历史……而且在这些领域都已达到了“专家”级的水平。董鹏被一些人称为“学术大神”看来决不是偶然的,当然,有人膜拜也有人调侃。但是,剥开画皮可以发现“学术大神”原来是“学术大盗”。随手从上表中举两个例子。

一是董鹏和中山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在站博士后陈智慧发表在《城市》杂志2015年5月的《传统农区产城融合的新型城镇化路径探讨》,其实是全文抄袭郑州轻工业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讲师李卓杰女士发表在《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4 年12 月的《产业选择视角下的传统农区新型城镇化路径研究》。

二是董鹏和南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博士赵雪琪发表在《四川民族学院学报》杂志2015年4月的《解读<史记·刺客列传>中的荆轲形象》,其实是全文抄袭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孟蒙女士发表在《文化教育研究·文学研究》 2014 年5 月号的《论<史记·刺客列传>中荆轲形象的复杂性》。

我想提醒某些“脑残”们:你花钱找董鹏买论文真的不合算。他接了你的订单,就上“中国知网”网站查找适合你要求的最新论文,换个题目,比如把《超级货柜船的功和过》,改为《集装箱船大型化的是与非》,有时甚至一字不改。然后把作者名字和单位改掉。在文章内容方面,除了把“我今天晚餐吃了番茄炒蛋”,改写成“我今天晚上食用了鸡蛋炒番茄”以外,基本上不会改,连小标题都不会动。直方图、饼图、折线图都会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以示功夫之深。

你连抄袭都要花钱请人帮你抄,一旦出事,你可能会被撤销职称、学位,受处分,还会背上抄袭的黑锅,这是何苦呢!

谁来揭开“大神”的神秘面纱
董鹏之所以伪造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承担者的身份,是为了抬高身价,提高价码。每一篇论文都以他自己为第一作者,也是为了方便顾客在“中国知网”等数据库和互联网上搜索,提高知名度,扩大顾客群,提高价格等级。据笔者初步搜索,仅2016年4月1日至4月30日的一个月内,确认第一作者或唯一作者是这位“董鹏”的期刊作品就有35篇。仅以“枪手”酬金和稿费计算,用“日进斗金”来描述这份生意也许并不为过。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董鹏是一名个体户,最多雇一二名助手帮忙管理来往账户,负责监督每一个客户的每一件产品从订单到投稿再到确认发表和收取货款的全部流程。

与既是老板又是枪手的董鹏相比,“广州名匠”公司所雇用的枪手只好算是辛苦的“打工仔”了。

相关期刊上对董鹏的简介显示:此人是陕西安康人,工作单位经常变换,主要包括通达管理咨询公司、顺达管理咨询公司、惠达管理咨询公司、AIP集团、卡斯塔集团、卡莱(梅州)橡胶公司等等(这些仅是对董鹏在相关期刊上留下的工作单位粗略统计,笔者曾试图通过他的工作单位举报其学术不端,但上网搜索才发现根本查不到这些公司或者公司的详细联系方式)。工作职务也经常变换,包括公司的首席战略研究员、首席顾问、计划部门主管、企业管理专家等。

网上查到的董鹏简历足以“亮瞎”你的眼睛:首次提出MCR概念的学者;第一个推翻泰罗以来企业组织架构的专家;SIOP在中国推行的第一人;成功验证“牛鞭效应”在企业内部的存在,并建立数学模型;工作期间,主持并完成企业生产异常系统开发项目;担任多家学术期刊审稿人及编委;长期致力于供应链与物流、生产管理等方面的研究;中国科技与科技政策研究会会员、雨果网特约观察员、万联网特聘专家、E-works特约撰稿人。不明就里的善良读者真以为他是一位“如假包换”的“青年才俊”。

经笔者上网搜索,“中国科技与科技政策研究会”根本不存在,是杜撰的。与此名称最接近的“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是一个学术性群众团体,成立于1982年,是全国性一级学会,共有会员11,400余人。董鹏把“科学学”偷换成“科技”,就像一家名为“粤利粤”而让人误以为“奥利奥”的食品公司一样,显然是一枚招摇撞骗的“李鬼”。

董鹏在银行开户都没有留下供职单位信息,所有论文上公开的供职单位可能都是假的,只有以下四个信息是真的:

一是陕西农村收取邮寄杂志的地址,各期刊编辑部据此寄送发表论文的当期杂志(估计因为行踪飘忽,一会在广州,一会在无锡,不方便收取杂志);
二是某开户银行的借记卡号码,用于收取稿费和顾客支付给他的“枪手”交易的报酬;
三是QQ号,用于洽谈交易和确认订单;
四是手机号和微信号,方便洽谈交易,机动灵活,可以随时消失。

设想一下,陕西安康某村,董鹏老家。每一天,乡村邮递员都会送来一大包登载了董大师论文的报纸、期刊,这在中国哪里都堪称奇观。可别小看了这些不起眼的报刊杂志,也许董家这栋楼就是靠这些东西盖起来的。

“论文崇拜”的体制不变,职业枪手的香火只会越来越旺
代发论文这一“新兴行业”也许存在已久,但是鲜有媒体揭露。其实作为枪手,他诈骗侵犯的是公众、被抄袭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及其他一些学术机构与组织。达成的生意是在当前高校、高职学校、研究所、国营企业对于提职所要求的发表论文数量和质量的环境中,一种各取所需的“公平”交易。交易双方都不吃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把一稿28投的第二第三作者的身份扒开来应该蛮有价值的,不过他们都不会承认找枪手买过论文。
在人大经济论坛的学术道德监督版bbs,可以看到一大批网友正义的呼声(http://bbs.pinggu.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730316&page=2),比如:
“发布新闻的记者应该承当传谣造谣的责任”(指2014年12月22日发布《从无序到有序,探索制造业信息化本质—— 专访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计划部主管董鹏》一文的e-works数字化企业网记者王慧敏  熊东旭  )。
“晕,这个记者写点东西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人?”
“这种不学无术,胡乱抄袭,专发垃圾刊物,专靠忽悠吹牛的人,所有期刊包括知网,都应该封杀他。”
“是不是那个抄袭牛人???”
“抄袭帝的庐山真面目啊,看来被肉啦!哈哈,哥们面相感觉福气很薄,有股戾气!又大师了一把!”
“造假应该算是缺德的表现吧?”
“真正的大神抄袭了还名利双收,这才值得称道,比如……”
“我的文章被抄袭了,除了题目,其他全部都被他公开发表在另一个杂志上,是他和另一个作者合发的,那个还是中山大学的博士后。想问一下,怎么维权啊?”(笔者注:这条评论应该是我在上面提到的《产业选择视角下的传统农区新型城镇化路径研究》一文的作者——郑州轻工业学院经讲师李卓杰写的,但我没法联系上她。希望她能看到本文,一起参加到揭露学术不端的行列中来。)

通过QQ,可以找到董鹏订购论文,按照客户的身份(如在读博士生;高校助教、讲师、副教授、正教授;企业副处、正处、副局、正局;高职教师)、所要求的期刊级别(如权威期刊、核心期刊、一般ISSN期刊)、专业领域、论文字数、署名次序有不同的价格。

我们的“卧底”通过QQ和电话联系,冒充顾客,“冒死”获得了一些资料。他要求我们的“卧底”发一份简历给他,并且“凭良心开个价”。也许是因为央视新闻刚刚曝光,目前风声紧,或者对卧底的身份有怀疑,他很警惕,还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最后推托:“我十月份以前要培训,没有空,你找别人吧。”

最终,功亏一篑,我们卧底败走麦城,与董鹏的“生意”没有谈成。
     
值得反思的是,专业媒体在审稿的时候,为啥不可以像高校检查学位论文那样使用查新软件检查每一篇来稿的原创性、创新性,以及与学术界已发表的相关论文的“相似度”?在当今时代,配置这类系统的成本应该不会很高吧?如果每一家杂志社都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既可以最大限度地防止抄袭,也可以最大限度地防止一稿多投,使董鹏之类的学术不端者无法售其奸。

另外,如果每一个被侵权的论文作者都能站出来实名举报,让杂志社拉黑这些剽窃者,压缩学术不端者的生存空间,这世界会好起来。如果大家都见怪不怪,忍气吞声,甘愿吃“哑巴亏”,正气不能抬头,邪恶横行无阻,那么这种不良的学术风气只会越来越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