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 Bunker - Res Cogitans案终局判决及影响简议

发布时间:2016-05-20 13:40:10  来源:航运界     专家:瀚莹海事咨询

我们在2015年8月和11月分别发布了《OW Bunker胜诉后,船东何去何从》和《OW Bunker在英国上诉院的胜诉裁决解释了什么问题》两篇文章,简介了“Res Cogitans”案在英国高院和英国上诉院的判决情况。2016年5月11日,“Res Cogitans”案迎来了英国最高法院的终局判决。
 
观点
 
与此前的所有判决无异,5名大法官一致认为“OW Bunker与船东签署的供油合同并非买卖合同,不适用英国1979年货物买卖法;因此,尽管OW Bunker没有向实际供油商支付油款并取得燃油所有权,船东不能依据英国1979年货物买卖法拒绝支付油款”。
 
但是,英国最高法院并不认可英国上诉院所持有的“OW Bunker和船东之间的供油合同协定了在应付款日将船舶上所剩余燃油的所有权转移给船东,在此范畴下为买卖合同,因而适用英国1979年货物买卖法”的观点(注*);认为OW Bunker与船东签署的供油合同是以单一价格换取燃油的供应、而不论付款时燃油是否已被消耗的单一合同,不应将其分割解释为一部分是买卖合同、另一部份不是买卖合同;OW Bunker“在应付款日将船舶上所剩余燃油的所有权转移给船东”的义务不足以令整个合同成为买卖合同。英国最高法院的这一认定,从根源上否定了英国上诉院“如果OW Bunker未能在应付款日时将船舶上剩余燃油的所有权转移给船东,即属违约;但这种程度的违约并不能解除船东在整个供油合同下的所有权利和义务,除非应付款日时船舶上所剩余的燃油数量在总供油量中所占比例非常高以至于可以构成无效对价(Total Failure of Consideration)”的意见,否定了类似供油合同可以属于买卖合同的可能性,否定了类似供油合同主张剩余燃油所有权未转移而构成无效对价的余地。
 
同时,英国最高法院认为OW Bunker在供油合同下唯一的默示义务,是OW Bunker已经合法地获得批准船舶使用燃油的权利;而OW Bunker获得此权利并不需要其获得燃油的所有权。此意见相当于确认了英国高院关于“如果OW Bunker没有从实际供油商获得船舶可以使用燃油的权利,则构成无效对价”的前半段意见;至于是构成无效对价,还是构成其他法律结果,正如英国上诉院所认为的,“船东提起的仲裁和诉讼由始至终没有去主张‘如果OW Bunker和船东之间的供油合同不是买卖合同,而OW Bunker未给予船东有效的对实际供油商有约束力的燃油使用授权,因此船东没有责任向OW Bunker作出支付’”,英国最高法院只是客串式地讨论了一下,并没有下结论。
 
最后,英国最高法院认为Caterpillar案应被推翻;该案判决认为根据英国1979年货物买卖法第49(1)条规定,只有货物所有权发生转移,卖家才可以要求买家支付货款;英国最高法院认为,1979年货物买卖法第49条并没有排除当货物所有权没有发生转移时,卖家可以根据合同其他条款要求买家支付货款的权利。换言之,即使OW Bunker与船东签署的供油合同适用英国1979年货物买卖法,OW Bunker根据供油合同约定仍然可以要求船东支付油款。
 
影响
 
英国最高法院的终局判决没有涉及实际供油商可能对船东“重复支付”的请求,接下来我们简单讨论该判决对其他后续问题的影响。
 
OW Bunker对船东支付油款的请求
 
英国最高法院的终局判决已经基本排除船东在“英国1979年货物买卖法”和“所有权转移”问题上做文章的可能性,但三级法院以不同的表述都指向同一个问题:在不同个案下,OW Bunker是否已经合法地获得批准船舶使用燃油的权利?这是目前仍然打算拒绝对OW Bunker作出支付的船东可以主张的较为清晰的一点理据。但如之前所述,即使OW Bunker没有合法地获得批准船舶使用燃油的权利,其结果能否达到拒绝支付全额油款的目的,(斗胆揣测英国最高法院的心思)可能还要看燃油实际上被船舶消耗了多少、实际供油商对船东“重复支付”请求的事实。
 
船东和租家之间责任的划分
 
对于供油合同是由租家与OW Bunker签订、但船舶被OW Bunker或实际供油商扣押的情况,势必牵起船东与租家之间的矛盾;争议的焦点很可能在于租家是否履行了租约中规定的安排供油和支付油款的责任、OW Bunker或实际供油商对船东的支付请求或其扣船行为带来的损失是否应该由租家承担。英国最高法院在同一天对“Global Santosh”案作出的判决,以4:1的优势,认为并非所有租家代理(本案中指收货人)的行为都能当作租家基于租约需要承担的责任,只有哪些为履行租家基于租约需要承担的责任的行为,才能视为租家代理行为;租家对装卸货安排负有租约下的责任,但对装卸货作业何时安排没有责任;因此,租家代理没有安排装卸货的行为并非租家代理行为。英国最高法院还认为,船舶被扣是基于收货人和托运人之间的程租合同纠纷,不能视作是收货人在履行租家代理行为时导致的。“Global Santosh”案和“Res Cogitans”案的事实及所涉条款尽管是完全不同的,但涉及英国法下船东和租家之间责任划分的精神却是互通的。
 
供油合同条款的修改
 
英国最高法院推翻Caterpillar案后,此前业界推荐的将英国1979年货物买卖法明示并入供油合同的修改方法已变得不可取。船东将需要更有技巧的措辞以并入供油合同避免同样局面再次发生。
 
 
(注*在解析英国上诉院的这段意见时我们内部存在很大分歧,当时我们倾向认为英国上诉院法官不可能将一个合同视为两个合同;在与中国船东互保协会吴剑平先生讨论后,吴剑平先生坚持以判决书的字面意思作解析。英国最高法院的判决证明吴剑平先生的理解是正确的,在此特别感谢吴剑平先生的坚持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