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的未来

发布时间:2015-12-15 15:00:24  来源:航运界     专家:Richard Clayton

要论工业文明,英国在诸多方面都是领先的。但如果你看到那些荒废40年之久的老工业区,想法或许就不一样了。变化无时无刻在发生,不能适应改变的,终将被淘汰。
 
之所以这样说,不是为了抹杀制造业先驱们的丰功伟绩,事实上我们应该反省他们在100年、200年前面对的问题。或许能为航运业的未来找到答案。
 
英国不再是一个制造型大国,大型船舶早在几十年前开始在亚洲制造。日本、韩国、中国都具备大把资源可以建造油轮、散船、集装箱船。
 
那么,是否亚洲能通过新的科技或者新的商业模式对未来货物运输给出新的解决方案呢?
 
英国的工业能力让众多小众企业汇集在一起,成功因素包括,工程与设计相融合的技能、创新的愿望、及放眼全球跨界思考的能力。正如《新工业革命》作者Peter Marsh说的,都愿意逐波踏浪。
 
领先的公司,无论是否属于航运领域,都能借鉴不同领域知识,从复杂的电子和机械工程,看似不太复杂的客户支持技能。
 
正如1级方程式赛车,在英国公司依赖于制造和服务技能,创造出高速汽车,而这一技术过去则用于其他方面。
 
中国仅凭廉价的劳动力与不断吸收海外技术,还无法处于行业的前沿。目前造船企业已经不能提供充足回报,中国通过改善生产流程,使之更高效,降低成本,缩短周期。这样做也许会避免一年的危机,但不是新的想法。
 
在硅谷,强大的学术机构、拥有丰富政府资助的科学研究,以及充满活力的私人融资和创业氛围推动者改变发生。这所带来的关键改变是,让我们思考,我们究竟应该做些什么。
 
敢于冒风险,让有潜力的公司在获得政府投资后取得高额回报。这种哲学思想深深植根于美国文化中,但却与欧洲投资者文化背道而驰。
 
航运要解决的问题,就好比众多军事家面临的问题一样,刚刚获得战略资金,却发现自己早已在战场上了。
 
令人振奋的是,利物浦要建海运信息港,将结合学术界、商业精英、及中期社会基金组织起来,共同寻求商业革新方案。

想法很好,只是大环境不容乐观,就好比在巨浪前游泳。
 
但然并不能将信息港与工业废墟相比较,两者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但是,英国的工业遗产不在于建筑,而在于通过多种渠道及学术跨界解决航运的未来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