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航运界 > 航运专栏 > 正文

海事赔偿责任限制权利的丧失

发布时间:2014-10-28 10:05:43  来源:航运界     专家:郑睿 访问个人主页
 
海事赔偿责任限制是海商法一项独特的制度。胡正良教授主编的《海事法》在综合了该制度的主要内容和各国学者的论述后,将其界定为“在发生海损事故造成较大的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害时,船舶所有人、船舶承租人和船舶经营人等责任主体有权依照法律的规定,将其对某些海事请求的赔偿责任限制在一定范围内的法律制度。”

在大多数案件中,海事责任主体都有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的权利。但是在一定情况下,该权利也会丧失。例如,主流的国际公约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第4条就规定:“经证明,损失是由于责任人本身故意造成,或者明知可能造成这一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不作为所引起,该责任人便无权限制其责任。”
 (A person liable shall not be entitled to limit his liability if it is proved that the loss
 resulted from his personal act or omission, committed with the intent to cause such loss, 
or recklessly and with knowledge that such loss would probably result)
我国《海商法》第209条对于责任限制权利丧失的规定也是参考1976年公约做出的。

公约上述条文,从主体、主观方面、因果关系等角度对责任限制权利的丧失条件进行了界定。其中,在实践中较容易发生的争议的,是主观方面的具体含义,即什么叫做“故意或明知可能造成这一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不作为。”2014年4月,加拿大最高法院在The Realice [2014] SCC 29一案中,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权威解读。

Real Vallee是一名老渔夫,在加拿大魁北克的圣劳伦斯河已经打渔捕蟹近50年时间。2005年,他驾驶渔船The Realice在河上抛锚捕捞螃蟹时,发现船锚和河底的不明物体绊住。等用绞盘把锚绞起之时,发现该不明物体为铺设在河底的光缆。在这之后,Vallee在当地一家博物馆参观时,偶然看到一张地图上手写着他捕蟹的那篇水域有“废弃”的河底光缆。他觉得这就是上次绊住他船锚的光缆。但是他并没有仔细检查看到的这张图到底是不是正规的圣劳伦斯河的地形图(事实上,这根本不是)。2006年,Vallee的渔船船锚再次和河底光缆绊住,他就用电锯把光缆切断了。不料,该光缆实际上正在使用之中,光缆的所有人为修复光缆花费了100万加元。修复完成之后,便起诉Vallee索赔修理费用。

根据加拿大海事责任法(Marine Liability Act)第29条,Vallee造成的财产损失责任会被限制在50万加元。但是,案件一审和二审的法官都认为,因为Vallee是故意切断光缆的,所以根据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第4条,他无权限制其赔偿责任。Vallee向加拿大最高法院提起了上诉。

Vallee的上诉理由有两个:第一,案件发生的情况不属于责任人故意制造损失。因为,他认为光缆是废弃的,切断它不会造成任何损失。一审和二审法院的错误在于他们关注的都是切断光缆这个行为而没有考虑Vallee的主观意图。第二,案件发生的情况同样不属于责任人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不作为。所谓明知,是指责任人认识到了危险的存在但是无论如何还是决定继续其行为。在本案中,Vallee并没有认识到危险的存在,因为他从看到的地图上相信光缆已经被废弃。而且,Vallee的行为也不构成“轻率”,因为他并不知道光缆还在使用之中,也因此不会知道切断光缆的行为会给光缆所有人造成损失。

光缆所有人对辩解回复到:第一,Vallee切断光缆的行为构成普通法上的侵害他人之物(trespass to goods),属于一种故意侵权行为,所以也同样构成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第4条中的“故意”。第二,“轻率”的含义还应该包括对危险存在的漠不关心。Vallee声称自己在博物馆的某幅地图上看到有手写的“废弃”两字,但是却想不起有关该地图的其他信息,也没有进一步采取措施去核实光缆是否正在使用。所以,Vallee的行为是一种对危险视而不见的行为,构成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第4条中“轻率”作为或不作为。

加拿大最高法院认为一审和二审法院对于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第4条的解读都过于狭窄,并推翻了两审法院的判决,支持了Vallee赔偿责任限制的请求。加拿大最高法院的理由有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 从立法目的看,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想要达成一种权衡。作为对责任限额提高的公平交换(quid pro quo),打破责任限额就被设定得非常严格。公约起草过程中,就明确拒绝了责任人“重大过失”就将丧失责任限制权利的提案。不论是案例法还是权威学术著作如Limitation of Liability, 4th edn,都认为原告想要突破被告责任限制的权利几乎是不可能的。责任人必须对损失具有极高的主观可归责性才有可能丧失责任限制的权利。一审二审法院对于公约第4条的狭窄解读违背了公约的立法目的。

第二, 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第4条规定责任人在两种情况下造成损失会丧失限制责任的权利。但是,第4条的“损失”之前还加上了一个限定词“这一”(英文such,或可译为“此种”或“该”)。权威案例法和学术著作Limitation of Liability, 4th edn都认为,第4条仅在责任人有意图制造此种损失或能预见到此种特定损失时才适用。在当前的案件中,由Vallee的行为产生的损失是光缆所有人因修复被切断的光缆而支出的费用,从案件的事实看,Vallee本人真诚地认为是光缆是废弃无用的(不论此种想法的产生如何轻率),他并没有意图制造此种特定损失,也没有能预见他的行为会造成此种特定损失。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认为,只要Vallee有意图切断光缆并因此行为导致的损失而被起诉,他就没有权利限制责任,这是对于先例和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第4条文本的误读。

综上所述,虽然Valle在切断光缆前没有按照相关法律的要求查询确切的地理图表并向相关当局询问光缆的性质和用途,他的行为是轻率的,但是此种轻率并不构成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第4条中规定的责任限制丧失的条件。加拿大最高法院的判例再次确认了责任人享有责任限制的权利只有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才会被剥夺,责任限制几乎是一个责任人的一个无可置疑和无可争辩的权利。

0
 
社区登录
社区热点 更多>>
迷你博客 查看更多>>
王清三无阶级~加油!(回复)
陈国卿船舶保险条款 PICC86 & PICC96的比较 分类:船壳保(回复)
钟晓乐方舟子戳破几个常识性的谎言,就被满网抄斩,逼得逃往平时他(回复)
钟晓乐看了渣浪的所谓的对话直播,只播出官员们的说话,学生的话,连(回复)
钟晓乐拳王阿里,除了是体育人物,还是宗教人物和政治人物.在拒绝接(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爱船网-航运信息港(www.aiship.cn)加微信有惊喜哦 微信号(回复)
钟晓乐刚看完了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大概是一个讲一个邪(回复)
周建芳(回复)
周建芳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回复)
朱胤峰我司专业日本航线十年,欢迎同行询价、合作。 我司优势有很(回复)
武嘉璐现在CI已经没有了么?竟然消失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