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航运界 > 航运专栏 > 正文

苏伊士运河安全情况

发布时间:2014-02-10 10:21:12  来源:航运界     专家:瀚莹海事咨询
 
2013年8月31日,一艘巴拿马旗集装箱船Cosco Asia在通过苏伊士运河途中受到伊斯兰武装分子袭击。两枚火箭推进式手榴弹从岸边射出并击中该船,幸运的是船舶并没有受到太大损坏。据报导,置于顶层的一个集装箱被击中,靠近起居舱的舱口也受到了损坏。9月5日,一个自称为al-Furqan的组织发布了一段视频并声称对这起事件负责,视频内容正是Cosco Asia受到袭击的画面。资料显示这是一个在埃及Sinai地区及Cairo、Suez和Ismailia市区活动的激进组织。
 
虽然被公布的视频画面质量很低,但也能清楚看到两名男子对该船发动袭击的案发过程。通过观察这两名男子的举止,军事专家认为他们并没有接受过任何军事训练,而且在这次事件上也没有具体的破坏目标。两名男子的意图可能仅仅是想显示他们有能力轻松避开运河周围的安保措施,只要获得合适的武器,他们还能执行更严重的袭击活动。不过专家认为,这只是一起相当业余的袭击事件,两名男子未经过培训或做好充分准备,而且他们背后的组织规模小、资源有限、经验缺乏。
 
据报导,这起事件的案发地点位于Port Said和Ismailia之间,河道相对狭窄。苏伊士运河多个河段只有300米宽,因此船舶只能单向流动。此外,运河每天有三班固定时间的护航编队。像al-Furqan这样的激进组织只要知道护航编队的时间表,就可预先策划并轻松发动袭击。运河某些河段,船舶位于河道中间时离两岸只有150米左右距离,大部分轻武器或小型重武器的最大有效射程都能达到这个距离。出于上述情况,在苏伊士运河航行的船舶面临着来自岸上的袭击风险。
 
与事件有关的三名男性疑犯已被埃及当局逮捕,但官方没有透露这几名男子的相关信息,也没有证实他们是否确实发动了这起袭击。
 
苏伊士运河的脆弱性
 
苏伊士运河对激进组织来说具有莫大的吸引力。这条运河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航道之一,2012年共有17,225艘船舶使用这条运河,运载了超过7亿4千万吨货物。如果苏伊士运河因为恐怖袭击而遭到关闭,那么世界经济必然会受到重大影响。若船舶以16节的速度从远东行驶至法国马赛,绕好望角比经苏伊士运河要增加两周左右的航行时间。运费上涨必然会导致物品价格上涨。此外,苏伊士运河还是重要的原油交通枢纽站,2012年共有1亿3千8百万吨石油经过苏伊士运河运往世界各地,关闭运河还会使石油价格飚高。
 
除了经济层面的影响,造成运河关闭的恐怖事件必然会受到广泛报导,与事件有关的激进组织也会极大地增加曝光率,并利用这样的袭击事件向全世界宣示自身具备攻击重要基础设施的效率和能力。
 
埃及军方作为这个国家权力的最高行使者,一直深知苏伊士运河的战略地位。这条运河为埃及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每年为国家带来50亿美金的收入,相当于10%的财政收入。
 
每当埃及出现安全或政治危机,埃及军方都会立即调派军队、装甲部队和空军镇守运河以确保运河完全受控。埃及军方在这方面从来没有失手过。得益于这些行动,每次埃及经历危机导致社会动荡不堪时,苏伊士运河仍然能够维持正常运作。例如,2013年埃及曾发生数起针对总统Mohamed Morsi的游行抗议,虽然部分抗议活动发生在港务局总部门前,但运河的日常运作并未受到任何影响。
 
苏伊士运河有多个河段特别容易被堵塞。特别是Ras El Ish至El Ballah、El Firdan至Ismailia、Gebel Maryam至Deversoir、和Shandur至Port Tewfiq之间河段,是苏伊士运河最狭窄的河段。如果船舶在这里沉没或被凿沉,必然会造成严重堵塞。
 
在Port Said的苏伊士运河入口处、苏伊士运河集装箱码头(SCCT)和Port Tewfik发动快艇炸弹袭击可以取得最好效果。虽然这样的事情不太可能发生,但即使船舶在上述区域被炸弹击沉,运河也不会被堵塞。再说,与运河狭窄河段相比,在这些区域清理船舶残骸相对更加容易。最后,驻守在运河入口处的军队和海军基地也进一步降低了在这些区域发生袭击的风险。
 
若要堵塞苏伊士运河,破坏苏伊士运河大桥或El Ferdan铁路大桥也能达到目的。不过,由于这些桥梁受到埃及军队镇守,激进组织想要在桥上装置足以毁坏整座桥梁的炸弹而不引起军方的注意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事实上,苏伊士运河是世界上军事化程度最高的其中一个地区,因此激进组织很难在这里发动袭击。
 
其实,与上文提到的各种袭击事件相比,船舶面临的更大威胁来自于Port Said和Suez的锚地、以及Lake Timsah和Great Bitter Lake的等待区锚地潜在的船载自爆炸弹袭击。下文将介绍这种袭击的可行性。
 
2013年10月前后,伊斯兰激进组织在Sinai地区发起了数起针对当地军队和警察的袭击。2013年10月19日,位于Ismailia市的埃及情报中心受到汽车炸弹袭击。事件表明虽然埃及国内的安全措施有所提高,但伊斯兰激进组织仍然有能力发动重大恐怖袭击。如果这些激进组织成功破坏运河边上的任何一个雷达站,导致船舶监控系统受到影响,那么运河的交通很有可能会被迫中止。
 
加沙和利比亚都存在武器偷运问题,激进组织可以从这些地方获得更先进、杀伤力更大的武器,从而对文中提及的对象发动更重大的袭击。虽然如此,埃及军方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 意识到保护运河的重要性,因为这不仅仅是为了守住自己的名声,更是为了保护国家的经济命脉。
 
每况愈下的安全状况
 
尽管埃及军方优先考虑苏伊士运河的安全,但目前军方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安全挑战。2011年Hosni Mubarak倒台后,埃及国内涌现出多个不同团体争相向新成立的政府争夺更大权力,因此引发了大规模的骚乱。2012年国会选举结束后,埃及爆发了大规模暴力行为。为确保选举顺利进行,5个月后的总统大选被加强警备。然而,随着Morsi被选为总统并企图显著提高自己的势力,以及所属党派的支持者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的势力后,国内出现了更多骚乱。这些骚乱多数发生在埃及的主要城市。随着Cairo、Alexandria、Suez、Port Said、Asiut、Mansoura和其他城市不断发生大规模示威事件并最终演变为暴力事件,为维持社会秩序,埃及军方被迫向这些城市调派更多军队以提高安全部队的力量。这样的举措会导致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是,国内其他地方的军队数量有所下降。
 
其中一个安全状况受到严重影响的关键地区是埃及东部的西奈半岛。自Mubarak下台以来,被伊斯兰激进组织占领的西奈半岛不断发生由名为Salafi jihadist的激进组织所发起的针对埃及政府和军队的武装暴动。事实上,多年来这个地区都是伊斯兰激进组织的根据地,这些激进组织曾在西奈半岛向以色列发起了多次火箭袭击。此外,位于加沙的哈马斯组织(Hamas)在西奈地区有大量人际网络,大部分走私供应物品和武器都是经过西奈半岛被运往加沙。
 
因此,埃及军方多年来都重兵镇守这个地区,不断与伊斯兰激进组织搏斗,并限制他们向埃及政府和以色列发动袭击。然而,埃及和以色列这两个前敌对国在1979年签署了一份和平条约。受条约限制,埃及军方在西奈半岛的军队数量受到限制。因此,若埃及向西奈地区增加兵力,必须先获得以色列的同意。虽然以色列一般都会接受,但埃及军方仍克制在这个地区部署过多的兵力。
 
上文已提到,Mubarak的倒台在埃及各地造成了重大骚动和混乱。为了维持秩序和社会稳定,埃及军方被迫向各大城市调派更多兵力。结果导致西奈地区的军队力量减少,使伊斯兰激进组织在这个地区有了更大的活动自由。针对安全部队和国家财产的袭击数量有所增多,例如向邻国输送汽油的阿拉伯天然气管道就不断受到炸弹袭击。
 
自2011年以来,埃及对西奈地区的伊斯兰激进组织发起了多次进攻,却始终无法终止这些激进组织向埃及军队、设施和以色列发动袭击活动,也无法终止这些组织在加沙地带对哈马斯组织(Hamas)的支持。
 
西奈地区的不安全状态给苏伊士运河带来许多潜在威胁。不仅因为西奈半岛与苏伊士运河接壤,把运河视为袭击对象的激进组织也多数都以西奈半岛作为基地,并在这个不稳定的地区策划和发动袭击活动。令人担忧的是,这样的状况在中短期内都不会有所改善。埃及各个主要城市的安全状况仍非常脆弱,埃及军队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将被迫驻守在各个城市。前总统Morsi的支持者将会在Morsi被审判的过程中持续进行暴力游行示威,埃及警察和内部安全力量很有可能将无法控制局面,埃及军方必须提供援助。此外,埃及军方还必须优先确保各个重要港口设施和运河的安全。不过,虽然这样的做法可以使运河更加安全,具讽刺意味的是,它却为企图袭击运河的激进组织创造了机会,使他们能够更自由地策划和发动袭击活动。
 
最近几个月,埃及军方加强了苏伊士运河的安全措施,不仅主要设施受到严密保护,这条160公里长的运河大部分河段都有武装小队在巡逻。去年9月,多达8万名士兵被调去守护运河。此外,通路上的检查站数量增多,来往这个区域的车辆也被受到更严密的检查。不过,这种级别的安全措施不会被一直维持下去,因为埃及军方缺少兵力,所需费用也高,只有在埃及当局认为潜在威胁加大的时候才会采取这样的措施。例如,2013年11月4日,前总统Morsi被审判的首日,埃及当局认为穆斯林兄弟会将会以苏伊士运河作为目标发动袭击,因而加强了运河的安全措施。
 
关闭运河
 
伊斯兰激进组织发动袭击的最理想结果是成功关闭整个苏伊士运河。若要实现这个目标,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在运河最狭窄、每次只能通行一艘船舶的河段里击沉好几艘大型船舶。但是这样的条件,不仅是从组织上还是实践上来说都是难以实现的。
 
虽然Cosco Asia被两枚火箭推进式手榴弹击中,但是它所受到的损坏却微乎其微,这足以显示商船的坚固程度。若要对船舶造成更大损坏,激进组织需要用到更具威力的武器。虽然伊斯兰激进组织可以从“友军”那里获得专门用于袭击船舶的精密导弹,例如,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曾供应俄罗斯Yakhonts导弹给真主党(Hezbollah)。但这些激进组织却无法使用这样的导弹,因为发射导弹必须要用到发射器,从而必然会被埃及军方和情报机关发现。除了导弹和鱼雷,击沉大型船舶最有效的方法无非就是使用水雷或在船上安置炸药。其中,使用水雷的方法并不可行,因为当局很快就会发现水雷的位置并将其拆除。因此,最具破坏性的做法是在目标船舶里安置炸药。而且,对船舶造成巨大损坏所需的炸药用量并不会很大。2004年,一枚仅4公斤重的炸弹足以令渡轮Superferry 14号在菲律宾沉没。
 
然而,把炸弹装置在商船上的难度却是非常大的。如果还想在好几艘船上都装置炸弹并在运河指定位置引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目前没有证据显示任何一个激进组织有能力实现上述袭击,但最近在Ismailia发生的数起袭击以及Cosco Asia事件说明这些激进组织有能力躲开现有的安保措施。与“基地”组织(al-Qaeda)有联系的伊斯兰激进组织Ansar Jerusalem所带来的威胁与日俱增,这个组织听信来自真主党和伊朗的指令,是最有可能袭击苏伊士运河的激进组织,因此也是埃及军方的重点关注对象。他们决心要攻击埃及政府,特别是Morsi被赶下台之后。同时,埃及动荡的社会状况促使码头装卸工人和其他能够接触到集装箱的工人为这些激进组织提供便利,使炸弹可被偷偷装置在集装箱里并最终运至船上。
 
上文已提到,由于苏伊士运河的布局所致,受船载自爆炸弹袭击威胁最大的地点是Port Said和Suez的锚地、以及Lake Timsah和Great Bitter Lake的等待区锚地。在2000年和2002年,USS Cole轮和Limberg轮分别受到类似袭击。Great Bitter Lake是一个重要的捕鱼地,许多渔船都在湖里运作。海岸警卫队禁止摩托艇进湖,因此,不太可能实现小船炸弹袭击。木制帆船可进入湖内,但是这种类型的小船并不适于用来发动袭击,因为小船的船速比较慢,发动袭击前就会被发现。因此,发生上述袭击事件的可能性是很低的,虽然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如果激进组织利用在锚地和Great Bitter Lake里给正在等泊的船员和船舶售卖物品的小船来携带炸药并袭击商船,或利用这些小船把吸附式水雷缚在船壳上面并引爆,这样就很有可能对船舶造成足够的损坏从而终止该地的交通运输。
 
除上述情况以外,苏伊士运河还有可能受到远程导弹的袭击。西奈地区的激进组织曾用远程导弹袭击以色列的Eilat,偶尔还会因为发射失误而意外击中约旦的Aqaba。这些导弹的杀伤力比用来袭击Cosco Asia的火箭推进式手榴弹更强大,但却很难确保命中率。这类型导弹在发射后无法被调整方向,如果控制导弹发射的人总是不能准确击中像Eilat这么大的一座城市,那么对于这些人来说,命中商船的难度更高于中彩票头奖。然而,即使船舶被这样的导弹击中,导弹的弹头也只能给船舶造成表面损坏。船员倒是有可能会被击毙或受到重伤,但船舶的整体结构不会受到破坏。
 
有趣的是,埃及人自己向世界展示了关闭苏伊士运河的最有效办法。在1956年苏伊士危机和1967年的“六日战争”期间,埃及领导人故意在运河里凿沉好几艘船舶从而封锁了运河。第一次事件发生后,运河被关闭了1年时间;第二次事件,整整过了8年时间运河才重新对外开放。
 
参考上述做法,对激进组织来说,策划一起成功袭击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租一艘船舶并安排自己的人做船员,然后让这艘船在选定位置沉没。实现这个计划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和前期策划,某些激进组织也许具备丰富经验和财务资源去发起这样的袭击活动。但他们的行动很有可能在袭击事件发生前就已被各个紧密监视激进组织的情报部门察觉。此外,目前伊斯兰激进组织更趋向于发展成为单独的小团体,而小规模的组织难以具备发动上述袭击所需要的经验的财力。在这样的双重条件约束下,成功发动袭击并导致运河关闭的情况不太可能出现。
 
结论
 
苏伊士运河对于中东伊斯兰激进组织来说具有莫大的吸引力,因为这是一条备受世界关注的运河,成功袭击运河能够为激进组织带来很好的宣传效果。如果发生一起袭击事件令到运河的设施被严重破坏,或者成功影响到运河的运作,那么这起事件必然会引起全球媒体的广泛报导,激进组织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虽然运河可能仍然能够维持运作,但发生这样的事情必然会对船舶的保险费、日用品价格和燃油费用产生连锁反应。如果激进组织能够成功关闭苏伊士运河,那么造成的影响就会更加巨大。
 
然而,成功执行这样的袭击活动所需要的协调能力和资源并不容易获得,因此发动这样的袭击活动是非常困难的,在短期内也不太可能会实现。埃及军方目前紧密监视着苏伊士运河,并重兵镇守着各个重要设施,当察觉到威胁增大时,埃及军方还会加强安全措施来保护整条运河。正是由于军方在苏伊士运河和埃及各个城市增加兵力,导致西奈地区的兵力有所下降,激进组织就有了更大的自由度在西奈这个与运河接壤的不稳定地区开展活动。
 
在可预见的将来,激进组织将继续对苏伊士运河发动袭击。不过,在运河被严密保护的情况下,不太可能发生足以导致运河关闭的袭击事件。因此,船舶面临的最大威胁,是火箭和火箭推进式手榴弹袭击。这样的袭击不太可能造成船舶沉没,也不足以造成运河被关闭,但是由于船舶和船员面临的风险增高,却会导致保险费、日用品价格和油价有所上涨。

 

0
 
社区登录
社区热点 更多>>
迷你博客 查看更多>>
王清三无阶级~加油!(回复)
陈国卿船舶保险条款 PICC86 & PICC96的比较 分类:船壳保(回复)
钟晓乐方舟子戳破几个常识性的谎言,就被满网抄斩,逼得逃往平时他(回复)
钟晓乐看了渣浪的所谓的对话直播,只播出官员们的说话,学生的话,连(回复)
钟晓乐拳王阿里,除了是体育人物,还是宗教人物和政治人物.在拒绝接(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爱船网-航运信息港(www.aiship.cn)加微信有惊喜哦 微信号(回复)
钟晓乐刚看完了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大概是一个讲一个邪(回复)
周建芳(回复)
周建芳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回复)
朱胤峰我司专业日本航线十年,欢迎同行询价、合作。 我司优势有很(回复)
武嘉璐现在CI已经没有了么?竟然消失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