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国贸易限制令/禁令对于货物买卖合同效力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4-01-21 08:47:18  来源:航运界     专家:郑睿 访问个人主页

出口国贸易限制令/禁令对于货物买卖合同效力的影响
——评Bunge SA v Nidera BV [2013] EWCA Civ 1628案
 
  2010年6月,出卖人和买受人达成一个FOB国际货物买卖合同,标的物为25000吨俄罗斯制粉小麦。
合同使用GAFTA49格式(GAFTA:谷物与饲料贸易协会),货物交付期为2010年8月23日至30日。

  GAFTA49第13条规定如下:
“PROHIBITION - In the case of prohibition of export, blockade or hostilities or in case of 
any executive or legislative act done by or on behalf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country of 
origin of the goods, or of the country from which the goods are to be shipped, restricting export,
 whether partially or otherwise, any such restriction shall be deemed by both parties
 to apply to this contract and to the extent of such total or partial restriction to prevent
 fulfillment whether by shipment or by any other means whatsoever and to that extent this 
contract or any unfulfilled portion thereof shall be cancelled. Sellers shall advise Buyers
 without delay with the reasons therefore and, if required, Sellers must produce 
proof to justify the cancellation.”

  2010年8月5日,买受人指定船舶前往俄罗斯新罗西斯克港装货。同日,俄罗斯政府发布了一道贸易限制令:从2010年8月15日至2010年12月31日临时性禁止从俄罗斯出口若干农产品,其中就包括制粉小麦。2010年8月9日,货物出卖人向买受人通知了出口限制令,并同时宣称:根据GAFTA49第13条的规定,出卖人取消合同。8月11日,买受人视出卖人取消合同的行为为毁约行为(repudiation of the contract),随后提起仲裁,根据GAFTA49第20条索赔损失:即货物合同价格与2010年8月11日货物市场价格的差额共约306万美元。

  上述争议涉及的主要法律问题是:俄罗斯政府发布的贸易限制令是否能够使得出卖人立即取消合同?

  GAFTA仲裁庭认为,俄罗斯政府发布的这类贸易限制令,在出口贸易实务中,通常很快就可能会做出修订或撤销,所以如果出卖人想要根据限制令取消合同,就必须证明该限制令会实际上在合同付运期内阻止出卖人装运货物。出卖人无权在8月9日就宣称取消合同,出卖人行为确实构成毁约。仲裁庭同时裁决,GAFTA49第20条适用,买受人有权按照货物的合同价格与合同终止时的货物的市场价格索赔损失。出卖人上诉到英国高等法院。高等法院Hamblen大法官驳回上诉,支持了仲裁庭对讼争法律问题的裁决。出卖人再次上诉到英国上诉法院。

  英国上诉法院Moore-Bick大法官认为本案的核心问题,是认定第13条中的 “restricting export”是单纯对相关事件之性质的描述(purely descriptive of the nature of the event in question),抑或是对合同履行之影响的描述(its effect on performance of the contract)?
出卖人认为“restricting export”应当是对相关事件之性质的描述,所以只要相关出口限制令适用于合同项下货物和合同约定的交付期,第13条就应该适用,出卖人就有权取消合同。但是Moore-Bick大法官认为,第13条不仅仅适用于出口限制或禁止的情况,而且也适用于封锁(blockade)和战争(hostilities)的情况。在后两种情况下“restricting export”仅能解释为对合同履行之影响的描述。所以,根据同一解释规则,在出口限制或禁止的情况下,“restricting export”也应该作上述后一类解释。对出口之限制/禁止必须要对出卖人履行合同的能力产生实际效果,第13条才能适用。换句话说,第13条所述相关事件必须和出卖人实际上不能履行合同的情况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出卖人才能取消合同。Moore-Bick大法官重审了GAFTA仲裁庭的观点:国际货物贸易中的出口限制令/禁令通常都是出口国基于国内相关政策原因而做出的,出口限制令/禁令存在的潜在的国际影响并不总是会被充分考虑,因此,最初做出的限制令/禁令通常在稍后都会被修改。在这个案件中,俄罗斯政府在8月初做出的限制令在8月底交付期到来之时就可能被会修改甚至撤销。所以,出卖人无权在限制令一经做出之时就援引第13条取消合同。出卖人取消合同的行为确实构成毁约。

  虽然本案中涉及的合同GAFTA49是适用于中东欧货物贸易的合同,但是讼争条款第13条“Prohibition”在GAFTA其他标准合同中也有出现,比如说更加常用的GAFTA100第18条之措词和本案讼争条款之措词就几乎一样。GAFTA仲裁庭和英国两级法院对于该条款的解读值得经常使用GAFTA标准合同的货物出口人/出卖人关注,不要因为出口限制令/禁令的发布而随意提早终止货物买卖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