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成集装箱港航业兵家必争之地

发布时间:2013-03-25 17:44:07  来源:航运界     专家:徐剑华 访问个人主页

徐剑华 韩晨雨
 
【关键词】新兴市场 集装箱航运业 国际码头营运商 基础设施
【keywords】Emerging market; container shipping industry; international terminal operators; infrastructure
 
毫无疑问,自从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之间的贸易,以及各个新兴市场之间的贸易,变得愈来愈重要。分析师与咨询师相当肯定地认为:未来世界上最强劲的经济增长就在于此。较之成熟经济体之间的货物贸易运输量,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货物交易量至少为其两倍之多。
拉丁美洲贸易增长最快
根据德鲁里海事研究公司(Drewry Maritime Research)的相关报告,2011年全球集装箱贸易中,有17%是南北贸易,有2740万TEU的运输量。而这些运输量中,将近43%的比例涉及到拉丁美洲,其中有450万TEU在北美(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与拉丁美洲之间往返,这部分是最大的货运流。
然而,最快的运输量增长区域是在拉丁美洲与远东地区之间。2011年双向贸易量增长了15%,运输量达到了400万TEU。而在2005年时,这条航线才只输送了210万TEU。
德鲁里公司说,除了南北贸易之外,还有远东地区同中东和南亚地区间的贸易,以及亚洲内部贸易。由于新兴市场国家的区位特点,这些贸易航线都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2011年,单是在中东地区,进出口交易额比2005年就增长了83%以上。2011年,运输量有660万TEU之多。
在最近一次由《国际集装箱运输》和《Informa Maritime Events赞助,在新加坡召开的全球班轮运输会议上,德鲁里驻新加坡的高级经理杰森•钱预测,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内,中东地区每年将会有10%以上的运输量增长率。
他说:“纵观历史,这是非常罕见的增长。而沙特阿拉伯能够超出这个增长率。毕竟这个增长是建立在油价维持在目前水平的基础上的。”
设立在英国的Delta Economics代表汇丰银行做了调研,今年早些时候得出结论:2026年的世界贸易将会与今天的贸易大为不同。分析师称,新兴市场将会出现进口量超过出口量的现象。令船东兴奋的是,亚洲与拉丁美洲之间蓬勃发展的贸易将会是个利好消息。巴西和巴拿马现在已经成为亚洲增长最快的出口伙伴。
举一些具体例子:该报告预测,波兰、印度、捷克共和国有望在2026年之前保持大约5.5%的出口增长率。而巴西与印度的进口也会以每年7%的速率增长。
船公司巨头大手笔投入新兴市场
但是,是否新兴国家的贸易运输量增长能够弥补如今日显颓势的东西向核心集装箱贸易?这个问题依旧处于争论中。麦格理证券研究认为,这个可能性很小。
在最近的研究公报中,麦格理的分析师总结认为:新兴市场需要非常努力才能填补上重要的东西向贸易的日益放缓,因为货物运输量增长中很大一部分是往南的返程运输量。
同时,总部设在美国的纳百川国际物流服务有限公司(Encompass Global Logistics)的CEO阿沙•张认为,没有如此有魔力的市场存在,单靠一个国家不可能解决目前艰难的航运业所有的难题。比如,在欧洲市场破灭的时候,亚洲市场也不可能有奇迹增长。我们必须通过聆听消费者的需求,认真为今后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做好准备。
在集装箱业,由于散杂货,尤其是农产品包括易腐烂品在内的货物成组化,新兴市场的增长率将会因这个因素而进一步提高。
因而,毫不惊讶,马士基、地中海航运、达飞轮船、商船三井、长荣海运和汉堡南美等知名班轮公司都会在船舶、设备和服务支持上大手笔投入,以提升南北贸易的服务航线。
例如,马士基已经为亚洲/西非和亚洲/南美东海岸航线设计了特种船只。马士基在亚洲/南美东海岸航线的合作者汉堡南美为了争夺市场,也在逐步实施更大型的专门船队。
这些新的船只将能够携带更重的货物,能够适合这些特定区域内主要港口的最大尺度。最重要的是,船只都配备有更多电插头以适应运载被预期会大量增长的冷藏货物。
这些承运商在其它新兴市场也做了诸如此类的服务航线升级。印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直接挂靠服务航线,尤其是在往返远东地区和孟加拉国湾的航线上。
更大的船只也被配置在新兴市场中以获取规模经济。在远东-中东海湾的核心贸易中,达飞轮船、中海集装箱运输公司、阿拉伯联合共和国轮船公司组成的联盟现在使用容量在13000TEU以上的大船。
纳百川的CEO陈认为,物流公司目前处于一种特殊的有利位置,应该抓住和利用新兴市场给予的机会。他说,由于没有资产负担,第三方物流公司不用担心被船只和债务压垮。它可以利用其灵活性展开全面的市场调研,能够拥有一批客户。
他说:“我们很欢迎这种变化,我们与客户维持良好的沟通交流,能够从他们那儿搜集到对市场发展的看法与想法。我们总是不遗余力地打造适合不同客户的服务,并且引以为豪。因而我们的顾客乐意与我们交流,这些都有助于我们制定公司发展方向。”
然而,陈也强调:他不是那种认定X国接下来会机会多多,而Y国则完全失去吸引力,就主张把Y国从公司名单上划去的人。
建设码头不容忽视的风险
如今,国与国之间的相互依赖性更加得错综复杂,风险也更大了。例如,纳百川目前在越南很是活跃,而越来越开放的越南也对全球投资者更具有吸引力。但由于越南的制造业越来越复杂,人们的消费水平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在上升,大家都在寻找资金出路。但是由于政治制度的不透明,所以企业经营的便利化程度都在日日变化。这个国家的许多大规模基础设施项目都处于随时可能被叫停的状态。这些都使得纳百川风险重重。
陈表示,经过调查小组殚精竭虑的研究和客户的反馈过程,目前公司正在评估远东地区的缅甸和柬埔寨,以及土耳其、巴西的发展前景。
他解释说:“巴西是金砖四国的重要组成国,巴西政府越来越重视其辽阔疆域内的交通连通性。我们对冷藏货船运输很感兴趣。巴西等南美国家与市场潜力巨大的亚洲进行水果及其它易腐烂产品贸易,公司正在对这方面做详细的前景调查。”
在新兴市场开拓方面,国际码头营运商(ITO)甚为高调。AP穆勒码头(APM T)、迪拜环球港口(DP World)与国际集装箱码头服务公司(ICTSI)等知名港口营运商在过去的三年里已经拿到了很多份建造、运营及转让的权限。
然而,风险依旧存在:
  • 首先,新兴经济体并没有完全免受美欧与远东成熟经济体所遭受的金融危机影响。尤其是欧元区所面临的困境使得几乎所有航线的货物运输量都受到了影响。
  • 其次,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不确定。建设一座新的海运码头有助于促进贸易发展,但是由于内陆基础设施的不完备,其效率将大打折扣。在西非与东非,公路与铁路交通连接依旧很不完善,拥堵不止。
  • 再次,政治体制与社会制度也会阻碍现代化进程,限制新颖的操作方式引入,这又提高了成本。
  • 第四,要考虑到法律因素。目前的运营商也会成为挑战之一。这些法律因素会拖延项目进度,还会令公司陷入漫长昂贵的诉讼案中。AP穆勒码头最近就在哥斯达黎加的利蒙港和墨西哥的卡达纳斯港的项目上遭遇到如此困境。
  • 最后,繁重琐碎的单据工作、风俗惯例的明晰过程等等都令人难熬。在非洲大部分地区,经纪人和进口商通常在转运码头都习惯于免费使用仓储。
最近,俄罗斯的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被预期给集装箱运输打了一针强心剂,尽管其在影响上不如2001年中国大陆入世那么深刻。
虽是如此,运输公司和物流公司已经在俄罗斯部署了一段时间。在这些国际港口管理集团中,驻沙加的Gulftainer 和TIL,在过去的两年里已经投入了项目。
2011年9月,Gulftainer 与俄罗斯合作伙伴签署了一项协定,旨在乌斯特鲁戈扩建一个多用途滚装码头。这个新港口位于圣彼得堡以西150公里处。
2012年5月,这家与地中海航运公司有着紧密联系的TIL公司购买了UCL港20%的股份,成为圣彼得堡JSC集装箱转运码头的单一股东。
最近一些交易使业界感到了震惊,其中包括AP穆勒码头公司和全球港口公司(Global Ports)的交易以及日本邮船和洛尔福集团(Rolf Group)的交易。也许是因为它们体现了这个国家存在的潜力。
9月,AP穆勒码头花费8.4亿美元收购了在俄罗斯最大的集装箱码头营运集团N-Trans持有的75%股份中的一半的股份。这意味着,AP穆勒码头将在上市于伦敦的全球港口集团中持有37.5%的所有权股份。全球港口集团掌握操作着圣彼得堡港、东方港、以及芬兰港口赫尔辛基和科特卡的集装箱装卸设施。
此外,全球港口集团管理着圣彼得堡港附近的Yanino 物流园区。同时,还与爱沙尼亚的孚宝共同营运一个石油码头。AP穆勒码头的CEO杰姆•费杰夫称这次交易很有战略性,并帮助公司实现其雄心,打入了俄罗斯市场。
拥有1亿4千万人口的俄罗斯的入世,俄罗斯国内不断增多的中产阶级,过去五年里15%的年货物运输量增加幅度,这些都是有利因素。Global Ports目前拥有的设施数目尚有增长空间。
中国大陆方面也对与俄罗斯未来有诸多的贸易机会而欢呼。当其它市场的贸易额减少时,这两国之间的贸易额却如雨后春笋般增长。根据中国大陆官方资料,2011年双边贸易额有将近43%的增加。2012年前7个月,贸易额已经达到了509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7.7%。
根据其加入WTO的条款,预期俄罗斯将在进出口方面减少三分之一以上的关税。一些高关税行业,比如汽车行业,目前的关税率是30%,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将会下调到25%,到2019年调至15%
中国招商局国际 “试水”非洲
近些年来,西非凭借其运营良好的码头以及越来越高的货物装卸效率,令海运承运人信心百倍地投入更大的船只,尤其用于与远东地区的来往。这些吸引了相当可观的投资注入西非。
大多数船公司仍旧使用自带吊机的船只,这是为了在沿途海岸的设备出故障时,或者特殊设计的船-岸高架起重机或者现代化的自动港口起重机不可用时,能够起到个支持作用。
《哥本哈根经济》与马士基合作的一项调查显示,船舶大型化本身对经济的增长就有促进作用。
然而,行业风险与政治不安定性从来没有远离过这片大陆。在开拓产业方面,非洲大陆仍然是困难挑战重重。可观的油气储量,可支配收入的提高,全球贸易地位的提升,越来越庞大的中产阶级,这些因素将在长期内有利于拉动投资。
不论是在建设或者是规划阶段,非洲都有大量的潜力项目。其中包括:
  • 黑角(民主刚果):将会由AP穆勒码头公司与Bollore Africa 物流联合打造成为中非转运中心。
  • 洛美集装箱码头(多哥,洛美港):这一220万TEU容量的设施由TIL与Thesar Maritime 负责建设。第一期工程预定在2013年12月份开工。中国招商局国际有限公司(CMHI)最近持有了Thesa r50%的股份,价值1.88亿美元。
  • 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港务局正在招标,意图建立一个超过100万 TEU处理能力的码头。达飞轮船公司已经对该项目表示了兴趣。
  • 尼日利亚的来基港:菲律宾的ICISI公司将要在此建造一个新码头为附近物流用,并且为拉各斯港额外提供深水集装箱作业所需的处理能力。
  • 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坦桑尼亚港务局发布了该市第二个集装箱码头的招标程序。
  • 肯尼亚北方城市拉姆:一座大型多用途货物处理综合设施有待落实,肯尼亚港务局视其为连接埃塞俄比亚与苏丹南部的综合物流通道。
中国招商局国际有限公司也亟待在中国大陆之外扩张,且将非洲列入了主要市场之一。它宣称,在过去的15年里,其年平均集装箱运输增长率为10.3%。)
这家公司于2011年突然进入非洲集装箱业,与此同时,它并购了以星航运公司在拉各斯的廷坎岛集装箱码头的股份。自此以后,中国招商局国际有限公司就一直成功不断,2012年上半年达到了193042TEU,同比增长16%。。
中国招商局国际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辛西娅·翁说,由于如此强劲的增速,再加上公司也实际涉及到了运营部分,公司决定入股Thesar。
尽管新兴市场的贸易前景比其它地方要好得多,但是企业依旧需要提高警惕。必须明白一点: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一个区域打喷嚏,其余地域也会感冒不断,无法置身事外。
小结
1)挑战
  • 从总体上来说,新兴市场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依旧不完善,尤其是内陆地区。
  • 政治,文化,监管环境都会限制新的操作方法,提高运营成本。
  • 没有一个地方的经济不受其它地区经济情况的牵连。而在欧元区,危机依旧传播蔓延。
  • 了解当地市场情况。
2)解决方法
  • 港口、海运承运人和物流公司都需要努力提升内陆配送系统。
  • 要与国家,地方的政府与机构保持紧密合作关系,也要注意到风俗习惯问题。
  • 在进入一个新的市场前,一番彻底完善的调查是必要的。潜在客户必须要事先考虑到。